淇淇

寫小說/分享好書好電影/喜歡碎碎念 曾出版小說集《無差別愛人》、《陽光最是明媚》、《我和我的......》、《小心愛》、《愛你愛我》、《雙十年華》等

《素食者》:暴力背後的慾望投射

(edited)

韓江憑《素食者》一書奪得英國曼布克獎,成為首位榮獲此文學獎的韓國作家,而韓江在奪得此國際大獎前,已屢獲韓國文學大獎,可見實力非凡。

韓國是男性主導的國家,女性一直處於弱勢,而素食主義者在肉食世界更被視為異數。一個弱勢的異數就算沒有遭遇排斥與歧視,也難以找到真正的接納和認同。如果多數是“正常”,那麼少數即“異常”。“正常的多數”總是有意無意強迫“異常的少數”歸順自己,硬是認為與己不同的人是“異常”,甚至是“失常”,因此強制對方接受治癒回復“正常”。這種被普遍認同的行為其實是一種集體暴力,而《素食者》將一個弱勢的異數所遇到的各種有形與無形暴力,以一種詩意的方式呈現,冷酷又詭異。

《素食者》中的女主角某天醒來後決定從此不再吃肉,甚至無法忍受皮革製品,於是她將家中所有與殺生有關的製品丟掉。她成為素食者後,雖然沒有阻止身邊人吃肉,卻再也無法為丈夫炮製任何肉食,也因而不再是一個“稱職”的妻子,而當一個妻子不再“稱職”,被拋棄算是“合情合理”嗎?

一般人成為素食者多是基於健康或宗教理由,而女主角拒絕食肉的原因卻是因為無止盡的夢。夢不過是夢,旁人對於她變成素食者的理由嗤之以鼻,沒有人試圖理解她在殺戮與血腥的夢裏所感受到的恐懼,旁人只是對她莫名其妙的執著感到厭煩,認為她不識時務。家人因為無法容忍她的“異常”,於是軟硬兼施迫她吃肉,彷彿只要她重新吃肉,一切問題便會迎刃而解,然而,忽視問題的核心,只求表面的順從,最終只會適得其反,結果將女主角迫得自殘迫得發瘋……

這只是小說的開端,往後的發展出人意表,讀來處處怵目驚心。一個女人只是想忠於自己的感受生活,卻被全世界視為異常,一再迫其就範。只要是“為你好”,就可以合理化地使用暴力,甚至接管女人的身體。當一個人的意志不斷被侵蝕,連身體的自主權也給剝奪,身心俱被囚禁,活著還能稱為“人”嗎?於是女主角直接想變成一棵樹、對世界無害的樹。她無意向血腥殘暴的世界作出控訴,可是世界卻無法放任她對人無害的行為。活著,就要接受社會的規限,這是強勢與弱勢的角力,生命必須轉化方能找到出路。

《素食者》以三段結構書寫,而貫穿整本小說的女主角卻從來不是敘述者,猶如“異常者”被世界滅聲一樣。三個章節的敘述者分別是女主角的丈夫、姐夫和姐姐,以不同人物的視角旁觀一個柔弱女子的殞落。他們既是旁觀者,也是故事的核心,將偽善、慾望和責任演繹得淋漓盡致,透過自身的遭遇,見證著女主角由肉食主義者轉化為素食主義者再轉化為植物的過程,細膩而又富洞察力。

《素食者》用詩意的文字書寫荒謬的世界,冷靜又殘暴。然而,書中的暴力並不張狂,卻無處不在,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家長對孩子的暴力、人類對動物的暴力、“正常”對“異常”的暴力、醫療對生命的暴力……在充斥著暴力的世界裏,多數的人選擇對暴力視而不見,而暴力背後卻是慾望的投射,對平靜的渴望,對藝術的追求,對死亡的嚮往。

世界從來不是單純的二元對立,在葷食與素食之間,本來是個人的選擇,只是旁人的喧鬧往往做成磨難。在磨難中、孤寂中更考驗個人的意志和堅毅。《素食者》用冷靜的筆觸為讀者帶來灼熱的思考,值得推薦。

書名:《素食者》

作者: 韓江

譯者: 千日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出版日期:2016/04/07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女神自助餐》:拯救女性的力量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