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宽Kiva

编辑,纪录片导演

我们都是弦子和她的朋友

今天1点我到达海淀区法院的时候,门口已经聚满了来支持弦子的人。

一个男孩扮演成“朱军”

主要是年轻人,其中有很多都是男性。人多得几乎占满了整条街,却出奇安静。直到弦子出现,人群也只是有一些响动,却没有任何喧哗。大家整齐地竖起标语,数着1、2、3 喊出“弦子加油”。有人上去递花,有陌生的女孩过去跟弦子耳语几句,然后拥抱在一起,更多人只是默默地开始抹眼泪。面对人群,弦子说很怕自己“搞砸了”会辜负大家,但她相信“历史也许会重复,但一定会向前”。


人群的安静,衬托出警察们“维护秩序”声音的响亮。他们驱赶人群到马路上并拉起警戒线,还以“检查采访资格”为由,非常粗暴地扣押了一名外国记者。人群里出现了声援的声音,但语气都非常冷静和理性:“要扣人请出示证件”、“不要穿便衣直接扣人”、“大家让出一条道不要挡路”、“大家不要跟警察起冲突”……

我陪弦子走到进口。她迅速收拾好了情绪,恍惚中已经配合地扫好了法院门口的健康宝。她的手心有些冷汗,手掌却是温热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穿卡其色呢大衣、背着一个小皮双肩包的她,就已经消失在几个穿深蓝色制服的人前面。我难以想象那么瘦弱的她,是带着怎样的勇气和决心,一个人走进这样一个未知的建筑物中,去面临这样一场胜负难料的诉讼。我想她一定告诉自己,她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才能走到今天。

开庭以后,一部分支持弦子的小伙伴在附近酒店找了个会议室避寒,同时等待结果。其实很多人互相都不认识,但就是互相信任着一起去了。到了房间里,大家也开着门,随时欢迎新的人来。然后几十个人逐渐围坐在一起,开始一一介绍着自己、以及自己和弦子的关系。除了少部分人是她亲近的朋友,更多的人都是“被她鼓舞”或“她帮助过的人”。大家在一起为她录视频、写小纸条,在没有媒体能报道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渴望发出一份哪怕微弱的声音。同时,外地不能赶到来的朋友送来了奶茶、炸鸡,向大家表示支持,整个会议室充满了食物。


夜幕降临,五个多小时已经过去,法院也过了正常下班时间,我从酒店回到法院门口。警察已经拉起了更多的警戒线,陆陆续续还有新的年轻人来。我因为有今天必须要完成的工作,加上头一天就已经有感冒症状,决定先离开。回家的路上,我和朋友点了50杯热奶茶送到法院门口。这时候现场的微信群里有人加我好友,直接就要给我转钱,说ta人在福建。

除了现场的微信群以外,线上支持弦子的微信群已经加满了五个。每个群里的人都在给远方的朋友同步现场的情况,同时给现场的朋友点热饮、暖宝宝、手套、糖葫芦、关东煮……外卖已经不知道收件人到底是谁 ,每一个外卖都是“给弦女士的朋友”,然后大家说:“我们都是”。

有人像小贩一样走在人群中,给大家分吃的喝的;还有人在提醒“要分些暖宝宝和吃的给警察”、“警察不要就坚持给,他们也累了”、“大家一定要把垃圾收好”。


截止我写下这些字,已经过去了10个小时,弦子还没有出来。进去之前她就已经肠胃炎发作,不知道她这10个小时是怎么面对那些漫长的举证、屈辱的程序和无望的等待的。

但我只知道,这10个小时,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10个小时。我见到了活生生的善良、坚定、柔软又理性的人群。没有人高呼什么口号,没有人有什么居心,没有人想出什么头逞什么能。只是在场,只是等待,只是陪伴。

在那条北京的冬夜里冰冷的街道上,堆满了热腾腾的食物和鲜花,还有无数个无法被磨灭的灵魂。如果你和我一样,见过这样的一群人,那你一定会和我一样,不会再觉得任何黑夜遥遥无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