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之歌

日常:每天運動、不停腦霧(?)/ 睡眠:睡睡醒醒/ 鼻過敏:康復滿三個月/ 休假:深命再造工程進修/ 不定期:寫文章、拍照、唱歌///// 都市裡的鄉下人 | 天橋下的說書人 於「AIS國際教育研究機構」進修數年,不定期分享生活體悟與成長心得。 AIS的教育:超心理行為管理學、超心流幸福成功學、超心學反思退位系統、深命再造工程、復興人文再生、自己就是最好的老師

三樓 - 92年的故事4.到不了的都叫遠方,看不懂的都是高端

(edited)
這一年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小玥,她以前的老師,是現在我們某單位的主管,那次我們正聊著戀愛這件事,我只隨口說了最近有很關注的人,但我不認識對方,只知道她在某某單位上班,雖然我也想認識她,但不知道可以怎麼做。這時候新人小玥就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我以前跟我們老師感情很好!我去找她聊天,順便幫你問問那位女孩子的聯絡方式!」我:「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神助攻,嚇得我六神無主,不過可以認識那位高冷女孩,我還是硬著頭皮去了!


果然如小玥所說,她們老師真的跟她關係還不錯,一見面就笑笑的寒暄,她還大方介紹了我給她的老師—隔壁單位主管。

我賣力擠出得體、好學生般的笑容,把尷尬收進我合身的衣著裡。


小玥彷彿佔盡了主場優勢,寒暄過後就直接開門見山說:「老師~妳們單位是不是有一個長得很高、很漂亮的女孩子呀?」「我學長想要認識她😁 」

對的,那個時候她真的是擠出這麼欠揍的笑容。

我倒是尷尬了!怎麼有一種什麼都沒開始,就突然見家長的感覺。


「對啊!我搭車的時候天天都會遇見她,我覺得她很漂亮很有氣質!很想認識她!」


(但我內心很想挖洞把自己埋了,如果我埋好了,請不要把我救出來)

那位主管一聽,便稍稍壓低了聲音,很慎重的問了我一個問題:「交朋友很OK呀!我也很開心哦!不過呢!她是一個聽障人士,你要認識她、跟她交流,只能用寫的,或者是比手語,你會介意嗎?她沒辦法像我們一樣可以正常聊天,因為她聽不到聲音」

因為她聽不到聲音

因為她聽不到聲音

因為她聽不到聲音


這句話迴盪在空氣中,那時候的我們倆同時愣在原地,但是我的內心更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堅定。

「我不介意😊」我說

因為她的特別,我更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友誼,只不過不知道對方的想法。

主管露出了欣慰的姨母笑,電視上的那種笑容彷彿帶刀的,這位主管則是真真切切地發自內心的開心,她們家那位特殊女孩兒,竟然有人要主動認識她!(當然,她並不是人緣不好或自閉兒)

隨後就帶著我們倆,直接往她們單位移動。主管把她叫了出來,用手語表示這兩位陌生的學弟妹想要認識她,跟她做朋友。我楞楞地看著她們倆比著高端語言。

(到不了的都叫遠方,看不懂的都是高端)

單位裡其他同事也好奇探頭出來。她們彼此交流了幾句,學姐轉頭又看看我,立刻露出了陽光的笑容,也非常熱情用喉嚨發出了艱澀的聲音「好啊!」,同時用手比出了寫字,表示她可以這樣跟我認識。

她願意!!!!!

這不是什麼求婚或是告白場面,但是那個當下就像我的頭頂開出了一朵花一樣,公司的走廊、我的身後背景,一瞬間成了風光明媚的景緻,這是前所未有的心流狀態!好開心好喜悅!

那個愉快的下午飛一般地結束了,我們約定好,用紙筆交流,先正式自我介紹。

要從哪裡開始呢?就像學生時期一樣,自我介紹裡寫了姓名、身高、生日、血型、興趣…等等。

得知她是比較資深的前輩,我都喊她漂亮學姐,學姐大約是我們正式認識的那時候不久,就不再搭車通勤上班了,因為她已經可以自己騎車上下班。如果沒有小玥,我就真的錯失了可以認識學姐的機會。


小玥說要幫我們的大學姐取一個外號,那就叫S吧!


從那天起,S學姐跟我,經常交換紙條,穿插工作上的小事。小玥也跟學姐交換自我介紹,但她只負責開場,很快就沒有後續了,畢竟主角是學姐跟我,她要把剩下的都留給我。

小玥時不時會來追問進度。我反過來問問她有沒有喜歡的人,她說沒有。她對於人生也還沒有什麼想法、目標,覺得可以幫我一個忙,拉近學姐跟我的距離,挺好的!

玥:「但是你怎麼沒有打算跟S學姐告白?」


我:「不知道欸!我就只是想成為她的朋友,這樣我就很開心了!其它的我沒想法」

小玥總覺得我浪費了這麼好的機會,但我不在乎。可能我壓根就沒想過戀愛這回事吧!但我挺有欣賞別人的能力的!也許也不是,就只是對方的眼神吸引我而已。



有一天,S學姐在信裡告訴我,她有一個很喜歡的男生,就在我們單位,是我們的前輩。

前輩們跟我們單位雖然一樣,但是職務內容不同,我們一直是沒有機會認識的。

我好奇S學姐心儀的對象長得是什麼模樣。

那天,她拉著我,比給我看,她還打聽過了那男孩的名字。

S學姐:「我想認識那個男生,你能幫我把信交給他嗎?」


我:「…好。」(我有一種酸澀的感覺)

當我走到前輩的辦公區,正好他們在喝下午茶,幾個大男孩痞痞跩跩的在一旁嘻鬧。

「請問,這邊有一位某某某前輩嗎?」

前輩學長正好背對我,把身體轉了過來。我忘了我怎麼跟他提起的,但我確實把S學姐的信交給了他,只是他也沒任何反應或表示,隨後又恢復了痞子樣。



回到自己位子上,我顯得悶悶不樂。前輩怎麼可以沒有前輩的樣子呢?!!!

(我以為的前輩是玉樹臨風又非常具有魅力的類型,很顯然他不是,可是學姐喜歡他)

前輩的長相出乎我的意料,他的態度也讓我覺得受傷,好像他無視了我心目中的女神,那可是我的女神啊!

可能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學姐吧,我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就是要郎才女貌那種樣子啊!

你看看,人類根本不需要看偶像劇,就自動會編這種劇情出來!人家S學姐就是喜歡他這種痞痞的類型,也許他打籃球超帥,但這一切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他們唯一匹配的也只有身高而已啊!」,我的內心暗自批評著。


學姐的單戀沒有後續,我的也沒有,我甚至還不知道這算不算單戀,只是悶。但學姐可就不在意了,沒有就算了,她很快恢復一如往常的樣子。

高冷的學姐只存在我們一起搭的那一班車,只存在我的想像裡。真實的她非常有個性、率性做自己。她是一個很大方、喜歡交朋友、生氣也明著表示的女孩。偶爾給我的信裡,她還會提起小玥。「小玥最近在做什麼?她都沒有再給我回信」

我只能掰說小玥工作忙,我們也沒那麼熱絡了!總不能說小玥的自我介紹只是為了幫我們兩的認識牽線的吧!

小玥壓根就沒想過要加入「安安你好幾歲住哪」的路線,她覺得那是給戀愛中的人士玩的,她一點也不感興趣。


學姐對小玥存有純粹的友誼,我們誰也沒戳破。我的友誼不如自己所想那麼單純,我們也沒戳破,而我努力讓它只是純友誼,一步我都沒打算往前,尤其是學姐已經心有所屬之後。


小玥:「所以你還喜歡S學姐嗎?」


我:「喜歡啊!還是喜歡,但也只是喜歡🙂」介意一個人這麼久,應該是真有喜歡了吧?


休假,我又開始往網咖跑。聊天室裡的陌生網友,大多有意無意地拋出曖昧的話,還有不少人仗著網路不用露臉就大談情色話題。在虛擬世界,我顯得格格不入。那種什麼18禁,我一個字也沒聽懂,字是讀懂了,但那是什麼意境?我完全體會不到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三樓 - 92年的故事(前言)

三樓 - 92年的故事:你的眼睛是這一切的開始

三樓-92年的故事:自閉的新鮮人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