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之歌
森林之歌

都市裡的鄉下人 | 天橋下的說書人 於「AIS國際教育研究機構」進修數年,不定期分享生活體悟與成長心得。 AIS的教育:超心理行為管理學、超心流幸福成功學、超心學反思退位系統、深命再造工程、復興人文再生、自己就是最好的老師

臉盲+路痴原來真的是一種病

(edited)
搞了半天,「不怕鬼」—原來是因為有病啊!

拜科技所賜,出門有機車代步,常走的路會有印象,記不得的靠導航。

認不得多數的臉孔,但好在親朋好友還有照片,讓我在臉書瀏覽時候會加深印象,但離開那個「視覺畫面」之後,你問我這個人的樣貌?身材?我仍然是模糊一片。

我只會回應:這個人的性格、說話語氣、走路方式(如果夠熟悉才記得)、聲線、笑聲(?)等等…,還有更多的都是相處的感覺,而不是視覺。

一直以來都是「路痴」加「臉盲」,昨天突然想把這兩樣特殊又貌似常見的症頭合併搜尋,畢竟常走的路還可以報錯路不算小事啊!結果有了全新的發現…

原來我是【心盲症】患者😦

心盲症(英語:Aphantasia),又稱幻像可視缺失症、想像障礙,[1]是指無法進行視覺想像的狀態。[2]受影響者無法在腦海中想像一幅視覺畫面。很多受影響者同時不能回想起任何氣味、聲音、觸感。其中一些更表示自己不能辨認人臉。[3] 

- 註解來自「維基百科」

這症狀最突出的優點就是「不怕鬼」因為無法想像就不會有恐懼感😳

搞了半天,「不怕鬼」—原來是因為有病啊!🤣🤣🤣🤣🤣🤣

好在還認得出自己的家人跟親近的朋友😓(極少數)

不過現在想想,我好像可以理解為什麼只要跟朋友不常聯絡就真的會失去聯絡,因為我的腦海裡所有的影像都是模糊的,既然是模糊,很容易成為背景。

我的記憶沒辦法透過想像回放,不夠親近的人,或是生活圈沒有交集的人,真的最後會變成兩條平行線。我能夠回放的,都只能倚靠聲音、情感、事件去記下,但如果我對於一個人一件事的詮釋是不好的,那個記憶點就會成為長久的痛苦,成為情感的障礙。

因為生長背景的關係,我常常獨立面對許多人事、以及專注在工作,所以沒有和他人維持聯絡的習慣,我甚至常常忘了和對方聯絡,久了就…就沒了。😓

那,我那說不清楚的「社交障礙」會不會也跟「人臉辨識障礙」相關呢?所以容易感到不自在?

昨天查了非常多的資料跟比對,才確定自己是屬於這個症狀,或許是一種疾病?

無法在大腦想像(或重現)任何比較具體的畫面,包含輪廓跟細節。就算肉眼看得再清楚,閉上眼睛就會完全馬賽克了,連顏色也模模糊糊的。

所以認不得多數的人臉建築汽機車道路…,原來方向感不好的主因不是左右轉失靈,是因為腦中畫面缺失,就會常常看什麼都陌生,於是不知道要去的地方到底在眼前畫面的哪一邊🤦

要經過無數次的重複、重複,才會認得一些路、一些人。

當然也是有某些人只見一次就記得。不過閉上眼睛讓我形容一下對方的模樣呢?我昨天練習了把最親近的幾個人拿出來想像…結果馬賽克的程度比高度遠視加散光還嚴重🤦🤦🤦🤦🤦

「心盲症」患者有先天後天兩種,後天一般都是大腦有受傷或動刀。據說最嚴重的那種,是連照鏡子也認不得自己的樣子…

好在我的語言文字還能正常使用,神奇的是我還能寫文章(但背誦是我最不擅長的了!趕快把學習障礙推給心盲症

噢我突然想起那年的健身房教練課,體驗課跟正式課程一次都是一小時,我竟然花了三個月才認得教練的樣子…

不過我還知道自己是誰,還好還好!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