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靖

現職為東京、台北、南投趴趴走的菜籃族/專職投資人/Podcaster。 曾任中央與地方政府機關公僕、科技業工程師、工地女工頭、工廠女工、酒促、賣菜女…等百工百業工作。因只會國考,就開了個《國考驛站》podcast,無心插柳成為台灣國考人氣podcast。著有《關於國考: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合作來信[email protected]

虎母

「母老虎」是媽媽情緒爆炸時的形容詞,但在嚴肅面容下,母老虎卻有著一顆易碎的玻璃心,期盼有人能理解她的立場。

我趁長假帶孩子回鄉下娘家,隔日一早,孩子翻箱倒櫃地把可以玩的東西與玩具全拿出來,我在廚房忙進忙出料理午餐,又看到客廳就像世界大戰後雜亂無章,自然發揮媽媽該有的權責,指揮孩子收拾玩具,孩子卻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想當然耳,母老虎上身!咆哮吼叫!

孩子被母老虎威嚇後落淚,疼愛外孫的老媽馬上跑過來,愛憐地對孩子說:「你媽媽是母老虎,不要惹她!」我既啞口無言,也無從辯解。

老媽這話把我拉回到20多年前的某一日。

為了減輕父親養家經濟負擔,母親擔任起保險業務員,保險業務的工作時間與多數工作不同,傍晚後最忙碌,因為客戶在那個時間才會在家。那日母親忙到很晚,提前買了便當放家中給我跟弟弟當晚餐。

飯後,弟弟發揮科學家精神,將媽媽擺在梳妝台上的化妝水及乳液,混雜了生雞蛋拿到廚房煮湯,我也加入廚師行列,煮完之後再拿著衛生紙在客廳的垃圾桶裡生火,幻想我們姊弟倆正在露營。

火生到一半,忽然聽見鑰匙轉動的聲音。

「是媽媽回來了!」我跟弟弟馬上變身消防隊員撲滅火勢,再把剛煮的「創意蛋花湯」拿去餵食馬桶,但仍躲不過媽媽敏銳的眼與鼻,換來一陣皮帶鞭打和罰跪。

當時弟弟一邊哭一邊對我說:「媽媽是母老虎!」

此後,弟弟總以開玩笑的口氣將「母老虎」取代「媽媽」一詞,當時媽媽完全沒有生氣,反而對我們說:「對啊,我是母老虎,所以你們要乖一點!」

媽媽當年的反應,與今日她對外孫說我是母老虎時的自己如出一轍,默默接受了這個形容詞,心裡雖然會在意,但比起柴米油鹽的各種煩惱,是不是「母老虎」,好像已經顯得不重要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