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風
大風

寫作是夢想,提筆只為了留下自己的想法,單純享受寫作的快樂。

鬼月鬼故事~月與離的故事六

月與離的故事,暫時告一段落,總有一天「重啟」

月雖然想復仇,無奈無法靠近離,只能遠遠看著離,那天月看見阿明跟著變成月的離進入酒吧,月發現離脖子上戴著一條非常好看的項鍊,月也是精品愛好者,她發現這條項鍊是純手工,且不屬於任何國際知名品牌,忍不住想摸,念頭剛起,雖然是鬼魂之身,卻被強大電流穿身而過,

突然有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我不想讓你出手,以免沾染太多因果,我把離變成你,讓他了解對玩弄女孩子的後果,接下來你想怎麼做,直接告訴我」,月就說出自己的復仇計畫。

 阿明起床洗漱後,看到師兄傳來新聞連結,點開後斗大的新聞標題

「今年最離奇案件~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服裝、同樣的自殺方式」,阿明看完後覺得so so,從事這個行業,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沒見過。
這時,公司老闆電話打來「阿明,看到新聞了吧,趕快去那裏把屍體運回來」。

阿明抵達後,看了現場一眼,脫口而出「MDFK,這不是變成月的離嗎,他怎麼會死在這裡?而且和月的死法一模一樣」。
死亡現場拍照、整理完畢後,屍體運回殯儀館途中,一路上阿明心神不寧,先將現場狀況傳訊給師兄,回到殯儀館後,正好老君的「音符」傳了過來。

「老弟,上次你要我查的事,很棘手;簡單說,本來想用逆向工程學回推施術者,但這個人法力高強,太狡猾了,就像是用VPN一樣,施術者的身分被加密了。」

阿明身為入殮師,雖然不認同離生前的所作所為,但還是幫月(也就是離)化妝,穿好壽衣,在幫月整理遺容時,將這整件事從頭到尾,從時間線、出現的人事物,通通梳理一遍,總覺得有一個細節疏漏了;為此,他決定從月(真正的月)自殺那一天起,所有的路線、建築物重新再走一次。

把月召喚出來,告訴她自己的決定,月現身聽完後,一方面好奇到底是誰在幫自己,另一方面為了證明自己是清白的,也要陪阿明走完全程。

午夜12點,鬧鐘響起,阿明啟動了「紀錄符」,和月一起出發;從月自殺的地點、殯儀館、公司等等,物理意義上的徒步走完,阿明發現,這些地點,都有殘存的法術痕跡,如果沒有靜下心來好好勘察,根本不可能發現。而且,這種殘痕和月對離的怨念不同,目前只能確定,真不是月幹的。

阿明看著月自殺的繩子,心想會使用「咒物」這種高級法術的有誰?是為情?為仇?既然沒線索,還是問一下師兄好了。

師兄的電話無人接聽,留了訊息給他,一小時後,師兄回電「阿明,現今能使用「咒物」這種高級法術,我能想到的只有3個人,除了我,另外2人分別是太乙派及天師派的阿圖及阿彤;使用這種法術會灰飛煙滅,沒有人會這麼做的」。

師兄說只有3人會這個法術,偏偏這3人又不可能會害人,不得已,只好傳「音符」給太上老君,希望能到地府見離一面。

老君無奈只好幫忙帶阿明去了一趟地府,看見離在油鍋地獄,會同陰間獄卒把離提到陰間會客室見面,並要求離仔細回想,從月自殺那一天起,是否有不尋常的事發生。

離為了在油鍋地獄少受罪,全力配合阿明,他說月自殺後,每天睡覺前,閉上眼睛都會看見一隻黑色的鳳凰,睜開眼就不見了。

阿明回到家後,一直在想,黑色鳳凰和「咒物」的關聯,百思不得其解,倒了一杯威士忌,靈光一閃,那天他和變成月的離進去的那間酒吧,logo就是一隻黑色鳳凰,總算是有線索了。阿明把杯內的威士忌一口喝完,倒頭就睡。

阿明又把月召喚出來,說道「當初,我是有限度支持妳復仇,所以讓妳留在人界,現在離已經死了,還下到油鍋地獄受苦,雖然他的死和妳的復仇無關,某種程度也算是達到妳要的結果」。

月說「當初我恨他,執意要復仇,但是和你一起經歷的這幾個月,我想通了,離已經付出代價,人要懂得放下,鬼也是;我也該去奈何橋找孟婆報到了,你是好人,祝你一生平安!」看著月的鬼影漸漸變淡,阿明知道月已經離開。

月和離都到地府去報到了,阿明心中的大石還是沒有放下,雖然每天還是過著一樣的生活,閒暇時,也在各大論壇、ptt和中國古籍中尋找黑色鳳凰和咒物的消息。

每年的12月31日,阿明都獨自一人在師父的墓前待一整天;年底了,循例公司要聚餐,阿明的老闆決定慰勞大家,公司最年輕的小鮮肉,提議去酒吧,一夥人鬧哄哄的搭計程車前往,小鮮肉將地址傳給阿明,畢竟是老闆請客,阿明想去打個招呼就走,當UBER載他抵達目的地,阿明瞳孔放大,沒想到公司聚餐地點是黑鳳凰酒吧,打開門後,看見bartender是離、waitress是月,阿明點了一杯馬丁尼(Dry Martini)找了個靠窗的酒落位置坐下,此時太上老君的「音符」傳來,阿明點開一看。

 這個時候,下起大雨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