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几文
豈几文

一個只有想法沒有做法的中年大叔

誤入現代軀殼的前代女詩人靈魂

誤入現代軀殼的前代女詩人靈魂

【前言】

話說之前因為 @Jeger 的邀訪,上了《後綴》玩了一趟 ( Gucci 唸成 "哭擠”,店員的表情也哭擠🤣了 ,硬要打廣告~😂 ) 結果上癮,分裂人格再度發作,也想試試當個採訪者,就這樣厚顏地自薦,做了本次的採訪。

至於採訪的對象如何選擇的呢? 起初我有眼不識 @Sappho ,是幾位馬特市大神級文友推薦我去看她的文章。這一看不得了,這位莎佛果然也是一位 “神佛級” 的高手,幾篇影評就瞬間將我圈粉。我常在想,若奧斯卡設有「影評獎」,莎佛肯定要狠狠地拿個十座八座,抑或是莎佛有可能成為第一位光是 "用寫的” ,就可以傳達出的畫面既視感與意境,並足以拿到「最佳導演獎」的人。所以,本篇小弟就越殂代庖,來個 前代靈魂的女詩人 的專訪吧!

莎佛精彩的影評

Q1. 請問 Sappho 如何發音? 有何典故? 依我補教名師的 Phonics 攻略來唸,應該是 “沙否” 吧? 

Sappho 是古希臘著名女詩人,在世期間約為公元前630至570年間,擅長以音樂伴奏唱出來的抒情詩。她的詩,洋溢著女性和女性間,或溫柔或大膽,或朦朧或熾熱的愛。一般咸信,她是西方歷史上第一位蕾絲邊。英文 Lesbian 一字,即源自她的出生地 Lesbos 一島。由於她的詩圍繞著女性,讚頌著女性,在一片男性喧嘩聲裡風姿特秀,有時也被賦於西方第一位女性主義者的身份。
Sappho 正確發音如何?可能要問問懂古希臘文之人。是以,與其把 Sappho 譯成唸成 “沙否”,何不來個美麗曼妙的“莎佛”。
不愧是 “莎佛”,文字與讀音兼具美感,有女詩人的範兒。也稍稍解除了我原先以為的 「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狂放與霸氣之猜想~ 
Sappho

Q2. 請問是怎樣的因緣際會旅居英倫? 留學? 嚮往 Harry Potter? 有機會被選妃進入英國皇室? 

2020年夏天才與畢生偶像結緣,怎可能嚮往 Harry Potter?書沒看過,電影看過第二部,感覺那個傲慢自大的金髮碧眼男孩,就是西方世界潛意識裡懼怕的納粹幽靈。
沒做過王妃夢、豪門夢,連小小的少奶奶夢都沒做過,大約是因一來,幾沒讀過瓊瑤小說,沒機會中毒;二來,父親這個男性形像自我懂事以來,就是有點滑稽又有點令人失笑。我生性敏感又善感,但有些事,非常理性。“君為女蘿草,妾作菟絲花,”不在我的夢想、幻想、理想裡。
留學???嘻嘻,請君入甕,答案在下面這幾篇文章。
霜降:秋光冉冉留不住(上)
霜降:秋光冉冉留不住(下)
聖誕節:致似水年華
好個 “莎佛”,用文章來回答問題。如同電影 "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般,要掌握所有的線索才能解密哦! 好奇的讀者們,請認真的爬文,尋找 “The Sappho Code”吧! 


Q3. 那個傳說中的德國機器人是妳的分裂人格? 還是德國 iPhone 的 Siri? 還是妳的德籍老公?

我的分裂人格?那我的不分裂人格又是什麼?可否先請豈兄勾勒一下你想像中的我的人格。不是迴避問題,豈兄是名師,得讓你顯顯身手,如何對付刁鑽學生和受訪者。
讀者好奇的是 “妳的分裂人格”,不是 “我想像中妳的不分裂人格”哦~ 藉由繞口令式的太極來迴避 “莎莎” (叫得可愛一點是否會太肉麻? ^_^) 的迴力鏢~ 
德國 iPhone 的 Siri?
從來沒用過 iPhone,我是千年老古董,不是很確切知道 Siri 為何。所有古懂都值錢,唯人一老,愈來愈不值錢 。若是“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連孔夫子都要開口罵“是為賊”也。
這應該是本次訪談中莎莎最直接正面的回答了!
德籍老公?你確定我有婚姻在身?我既以 Sappho 之名寫作,有無可能是蕾絲邊?否則,Sappho 之名從何而來?哈哈,看到這裡,有無想痛扁我一頓的念頭?
若敢說有,讀者應該想痛扁的就會是我了! 哈哈~
我家機器人,比不上德國片《I am your man》裡的機器人 Thomas. Thomas 的存在,就是討主人歡心。他在 Alma 公寓醒來的第一天,不但把客廳整理得一塵不染,所有書籍有系統地歸位,還煮了咖啡、準備了豐盛早餐。我家機器人,需要有一個 Thomas 幫他收拾整理,更需要有 Thomas 的做事效率。Thomas 一察覺 Alma 不喜歡他動了她的東西,馬上說11分鐘內,可以將一切恢復原狀。我家機器人,永遠追著時間跑,總是錯過 deadline. 是否想到夸父追日?只是,少了悲壯,添了人間煙火味。
Alma 和 Thomas 無溝通問題。我家機器人也許年代久遠,poorly programmed ,溝通有障礙,無法從過去經驗和交談語境,自動得出一套當下的理解意會系統。所以經常問一些令人額上三條線,甚或火冒三丈的問題。飯桌上明明討論著事情,可很多時候問他話,他不回答、不看你、也不作任何表示,而是對著眼前食物專心吃東西。很多時候你說著話,他不言不語、只發出令人不知所以的嗤笑、冷笑、好笑,令人覺得好不莫名其妙。Thomas 說起話來,有條有理、思路清晰。我家機器人說起話來,經常無邊無際,聽得讓人摸不著邊際。所有問題在他解說下,都變得無比複雜、無比龐大、無比混沌;你得時時提醒他:請說重點。如果可以的話,很想送他進廠維修,可是商家只賣不修。懂 Algorithm 的他,又拒絕自行修復,你能拿他怎麼辦?
在一個時時為討你歡心而存在的機器人,和一個有血有肉但滿身缺點的人,你會做何種選擇?
我是不是打開了莎莎說機器人的話匣子了? 為避免過多《I am your man》的劇透,以上約刪了一萬多字.... 好奇的讀者請自行腦補~

Q4. 妳在馬特市宛如深山修士一般的存在,不輕易現身,一旦出手,又驚為天人。妳留言時的引經據典,可能內容質量都快要超過妳發的文,看來妳其實有喜歡與人互動,卻刻意保持神秘的悶騷?

說實話,豈兄,不是非常理解這個問題。
我從不排斥與人互動,但在馬特市或其他平台的主要目的都是寫文章,而非社交。可發現社交是馬特市的必要之惡後,也入境隨俗,只是介入程度,算是蜻蜓點水。理由很簡單,多花時間在社交上,就剥奪了我閱讀寫作的時間。每個人看待寫作的態度不一樣,但我在乎我寫的每一篇文章,而且要寫得讓自己滿意,幾乎是每個段落、每個遣詞用句。不是讓所謂的讀者滿意,因為,區區我在這裡根本沒幾個讀者。我不往自己臉上貼金,也不輕易把讚美之詞往別人臉上貼。你可以說我不通情理,但如果世界上到處都是帥哥美女,帥哥美女就變得不稀奇。所以,天人二字,能否換個詞?我是那種就算去別人家裡做客,若食物不合意,我不說好吃,也不說難吃,就簡單不置一語。嘻嘻,這就是我。會否覺得我很難相處?其實還好,不合時宜,又跟不上時代,只好活在自己的小小時代。
我問得很爛,但莎莎答得漂亮! 


Q5. 依照妳對文字的潔癖與掌握的能力,現實生活對子女的教育中,妳是個虎媽嗎?

我不肖虎,怎會是虎媽?請參考下面文章,或能找到些許靈感。
十五歲、努力愛春華,寶寶和《Rocks》(英國/2019)(上)
十五歲、努力愛春華,寶寶和《Rocks》(英國/2019)(下)
又玩起了 “The Sappho Code” 😅。


Q6. 若有人稍稍妄想朝妳的寫作風格靠近,妳會建議他讀甚麼書? 看甚麼電影?還是勸他放棄?

豈兄,請把 "稍稍妄想" 刪掉,不要誤把區區在下當成張愛玲或什麼名作家。除了一本學術翻譯之作之外,我可是一本書都沒出版啊。
好 “凡爾賽” 的自謙啊~ 😅 學術翻譯書我連看都看不懂了,更談不上翻譯呢!
會建議他讀甚麼書? 
學生時代看的課外讀物幾為小說,台灣、香港、中國、世界名著,男作家居多。對當時號稱剖析女性議題的廖輝英、袁瓊瓊,看過她們的書,但沒有特別感興趣。倒是李昂,當年《殺夫》在聯副連載時,可是捲起千堆雪。讓你的胃酸微微上湧,卻非得天天搶著報紙看完不可。
或許豈兄猜得到,我對言情小說沒興趣。後來不再看三毛的書,就是因為她筆下的愛情經歷太迷離又玄奇,真實發生?臆思冥想?不過,一直喜歡琦君的散文。喔,我們這個年代的,怎少得了獨領風騷一時的龍應台,絕對有才華、能寫會寫。不過,讀了她的《目送》後,我也作別西天的雲彩,不再花錢買她的書,但不拒絕看書。
又讀了一點書之後,閱讀的題材變廣泛了,包括又臭又長的評論文章,還有以前覺得枯躁乏味的歷史。感謝當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兒》,領我進入巍巍歷史殿堂;張宏杰的《坐天下》,也讓我手不釋卷(手機)。說到評論文章想補充一點,有些人就是抱著簡單粗暴的二元分立意識型態寫文章。盡信書,不如無書,特別是資訊爆炸的網路時代。
有幾類書幾乎不看,勵志的、理財的、美容的,目前能想到的就是這幾類。
莎莎只提供了 “不看書類” 的名單,好個 "雷區反向建議法" !
我很喜歡古詩詞,多看多背,對寫作絕對有幫助。
我小時候爸爸也是這樣教我的。我現在也只有 <木蘭辭> 能倒背如流,哈哈!
看甚麼電影?   
我喜歡那些看完之後,讓我有所思有所感的電影,不管是憤怒不平,還是傷感喜樂,都好。但不是所有時候,都有辦法欣賞那些影評人口中的好電影,譬如趙婷的《游牧人生》。疫情之故,好不容易一年半之後,終於可以進電影院。誰承想,得看著女主那張苦得不能再苦的苦瓜臉,還得看著她急急地坐在馬桶上嗯嗯?我承認攝影帶點詩意,影片有那麼一絲絲哲理,但我的腦袋不想管哲學,只想要更多的美和清新空氣。
名片、名導、類型都很多, 人人都可發表的時代,影評、書籍亦汗牛充棟。弱水三千,取一瓢而飲。人生,少不了作選擇。
依目前的問答方式來說, <The Da Vinci Code> 應該可以認真看一下~

Q7. 妳推薦甚麼英式下午茶?

我的旅行方式是,沒有非得一去不可的景點、沒有非得一嚐不可的美食或小吃。興之所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隨緣隨喜,適合自己一個人旅行。同樣的,嚐過一次英式下午餐,一次就夠了。我才不管什麼式,夏日午後,清風徐來,薰衣草正香,飛來蝴蝶蜜蜂三兩隻,什麼茶喝在嘴裡,都好。有意境,粗茶淡飯,也香。
莎莎,我想拱妳做美食評論家的美夢幻滅了… 😅


Q8. 對於 Brexit, 妳的看法是?

當年我也投了同意票,因據說脫歐後房價會下跌三成。沒等來房價下跌,倒等來了疫情。一場疫情,奪去了十六多萬人的性命,房價不跌反漲,你說這是什麼道理?眾多小蝦米,永遠玩不過那該死的少數資本政治精英。脫歐,英國人為什麼要脫歐?典型島國心態,還在作日不落帝國的清秋大夢唄。
原本只是尬聊,沒想到莎莎的贊成票也太符合一般首購族的期望了吧? 哈哈哈~ 這樣看來台灣是否也應該... 呃,支持DPP黨綱來壓抑一下房價?  


哦! 差點忘了,莎佛都會在文章中放上自己拍的照片。要不是她的文字太過搶眼,這些攝影作品的水準之高幾可讓人驚呼是一位 “被文章耽誤的攝影師” 啊!

宋.葉茵《山行》青山不識我姓字,我亦不識青山名。飛來白鳥似相識,對我對山三兩聲。


【後記】

本次邀訪的起心動念,就只是想借由幽默的語句來呈現我心中神秘又高大上的莎佛對此莎佛的回應是:

豈兄,請刪除 "高大上"。你可以說我神祕,但我長得不高,身材比年少時橫了些,但絕對稱不上大。既不高,豈兄自不必仰著頭望我,何來上?
不行,不能刪除高大上,沒有一個答題者可以修改問題的! 就是因為莎莎在我心中是高大上,才值得我邀訪啊!

經過這次的邀訪,不敢說稍稍對莎佛有更多的瞭解,但卻增加了更多對她的崇拜! 自忖於自身學養之不足,硬擠了幾個不入流的問題,勉強完成的採訪稿,希望不會惹怒了我的偶像及莎佛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