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痞2020
柯痞2020

追逐高質量內容的匿名者 https://nodebe4.github.io/

编程随想,网络战争,意识形态,理想,名利场,死文青

编程随想的博客已经有二十多天没有更新了

新闻读多了,发现在新闻稿件的写作中会假设读者没有任何背景知识而对相关的人和事进行不厌其烦的介绍,无论这人或事有多众所周知,比如六四、911事件、习近平修宪等等。这种无记忆性,用脚趾头想也能理解其在新闻写作中的合理性。所以我也尽量模仿

编程随想

编程随想的博客」是一个以一个人的力量对抗中共的整个极权机器十二年的故事,是比坦克人更伟大的行为艺术,是一面自由的旗帜。他教会了无数人如何使用网络匿名技术,对抗言论审查和政治迫害,传递自由的火种。他言之有物、授人以渔,持之以恒,不求名利。不算详细的介绍,请移步维基百科

在六四那个时代,那些上街、请愿、连署、运动、甚至挡坦克的是英雄。六四一代现在还在海外号召这些行为,殊不知在大规模监控的时代,那些活动早已成为纯送人头的行为艺术。现在街上只有车、摄像头、快递员,再过一些年快递员大概都会变成空中的无人机了。而「编程随想」君则亲自示范并传授了大规模监控时代对抗极权的正确的姿势。

编程随想的博客2021年5月9日之后就停止更新了,老读者都知道他与大家约定的静默期是14天,而现在20多天过去了,编程随想大约不可能再上线了。观察他最近半年以来的博文,更新频率和原创性都有明显下降,或许真的是身体有恙无法再战斗,也可能被捕——虽然大家都不愿意相信。编程随想用最后一篇博文「分享各类电子书(政治、IT、科普、历史、等,97本)」与我们告别,或许是传递知识和技能才是救赎的忠告。

网络战争

发明互联网的先驱们曾经乐观的认为,互联网促进知识共享和彼此连接,消除人与人的隔阂,实现爱与和平。而现实并没有完全按照互联网之父们的设想发展,今天的人们或自发或有组织的在互联网上吵架、制造信息污染、然后修起一座座由技术和偏见构成的高墙,将人们隔开在一个个泡泡中。网络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因为信息就是权力,赛博空间只是物理世界权力的延伸。但编程随想、Edward Snowden、Julian Assange 这样的人仍然能用一己之力挑战和改变现实世界的权力运行。

普通人也在另外的战场参与自己的网络战争,无论是小粉红还是绿卫兵,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在为别人带来流量和影响力,或许他们知道一点点,但他们无力抗拒隐藏在细节的魔鬼的诱惑,他们无力抵抗社交媒体公司设计的点赞带来的虚荣,他们没有工具跟踪自己的网络生活的损益表,他们没有自制力去管理自己的情绪、时间、还有自己的隐私。他们以为自己在参加真实的网络战争,其实是在玩一场大型虚拟现实的游戏,他们的多巴氨为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平台、广告商、政客、资本带来收益,名副其实的人肉电池。只不过在中国,很多人知道这个事实,而在所谓的自由世界,很多人不知道罢了。

认知战争的核心就是通过扭曲信息,让受害者对周围世界的认识产生系统性的偏差。主要的手段一是通过审查和封锁让受害者看不见那些“不利”的信息; 二是通过淹没战术让有用信息被淹没在大量杂讯之中,让受害者无法看到有用信息;三是通过有组织的引导让受害者看见设定的信息,进而忘记自己的真实处境,对周围多数人的态度产生错觉;四是利用情绪操控改变受害者的行为,比如赞赏、冷漠和辱骂。

在信息传播的网络中,参与认知作战的节点分为主动和被动两种。主动节点为agent,比如前一篇中提到的中共控制的全部大陆媒体,或者美国对华广播系统,以及民进党网军的中央厨房控制下的网军们,以及那些拿钱办事的意见领袖,他们通过协同操作释放信息并制造第一波共振。剩下的部分为独立的媒体、自媒体、意见领袖和普通人构成的被动节点,在第一波浪的刺激下,为了追热点、拼流量、蹭热度等经济诱因刺激,或者单纯的条件反射、吃瓜看戏、人来疯等心理诱因刺激下,开始后续的大范围传播。在大众媒体中,有一种东西叫做议程设置,即是靠主动节点的协同作战来实现的,议程设置并不一定是灌输一种观点,而是操纵受众对于一个议题的重要性的认知。如果你不想成为这个生态系统的受害者,那么你在构建自己的信息获取渠道时,应该主动屏蔽所有的被动型节点(社交媒体用户、自媒体、大V、甚至媒体评论人),不管他们多可爱或多动听。因为认知操纵的绝大部分伤害都是来自这些你不会太防备的被动节点,相反主动节点的利益关系明确且受制于相关媒体监管规则,你对他们时刻有戒心。

社交媒体通过向你出售被社区肯定的感觉,而将你俘虏、绑定,从而影响你。社交媒体是认知操纵的主战场和重灾区,如果你不是利益相关者,如新闻工作者,活动人士,机构,数据分析师,真的不要去自投罗网。在这方面,我认为RSSHub为代表的RSS项目是可与编程随想比肩的另一个伟大事业,它能让普通人自己选择信息来源,而不是让传统媒体主编、无良自媒体、社交媒体小编和巨魔们来操纵你的认知,是对整个认知操纵生态系统竖起的一根大大的中指。目前,RSSHub项目在Github上已经收获了16.4k的星和超过2.8k的fork,这个开源社区做到了连Google都没有做好的事,并且有倒逼Google重新回到RSS的趋势。

意识形态

人们天天在谈论意识形态,不少人把它简化成蓝绿之争,左右之争,但很少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深入了解到底什么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这架机器是如何运行的,谁怎样给自己设置了出厂设置,谁在影响你,谁得益,谁被操纵,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了解整个教育系统和新闻行业是如何运作的,还有CIA和安全局之类的情报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即便是那些把这一切都搞清楚的人,大部分也都揣着明白装糊涂,还生怕别人也学会了这个。

更多的人,虽然(装作)不知道什么是意识形态,但也知道自己是韭菜,知道佛系和躺平

理想与名利场

有人分不清楚理想与名利场,有人装睡叫不醒,还有人被理想、傲慢与偏见、以及时代推上一个舞台,直到站上了理想的舞台,才发现这里是另一个名利场。编程随想的伟大在于他真的能心无旁物的践行理想,并且成功了。

小弟不才,目前为止也算做到了站在编程随想这样的巨人肩膀上,心无旁物的践行黑客主义的理想,在这个世界我的身份与名利或人情无关,达到既定目标就撤,不留恋。

有的人天天高唱民主自由,但也不过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民主八股政治正确,从来不授人以渔,从来不寻求真正游戏规则的改变。

真正为社会带来变革的,从来不是高唱理想,而是教人如何混名利场。

理想的傻子多了,只会催生出大骗子。

内卷到了极致,自然会有人躺平。

加速到了疯狂,自然会有人喊卡。

能够带来民主自由的,从来不是几个为理想主义掉脑袋的傻子和圣人,他们存在的意义不过是政治建制派版图中的另一个山头,新闻源里的另一个喇叭,和历史档案里的另一笔教训。

最终带来民主自由的只能是无数难被欺骗和操纵的刁民,不管是论战、认知战、还是玩名利、还是玩摸鱼,都很难搞的刁民社会,才是民主的土壤。

民主运动不能只限于告诉年轻人共产党坏,共产党杀人,民主自由人权好。这些东西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他妈care,但是无论任何时代,男人都想要钱和女人。那些被理想骗进去的人,最终要解决的问题是名利、钱和女人,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不能光负责骗人下水而不解决核心问题。

只有将在专制社会生存和发展的潜规则公布于天下,同时将议事规则和领导力普及于天下,将躲避大规模监控的赛博隐身术普及于天下,才能借助被压迫者追求幸福的本能去彻底的改变生态系统的格局。专制者只能收买一小撮,不是因为大部分人是圣人,而是收买大多数太贵了。这在信息时代并不是难事,「编程随想」就是一个在思想和数字的高墙上砸出一个大洞的例子,「授人以渔」。

死文青

文青经济好,女人钱好赚。感觉PUA,装逼Po照骗。

黑客最讨厌的,大概就是死文青了。

那个叫小二的整天装文青,其实是一堆人共用的帐号,这件事一开头被人通过活动时间分析抓包了他还死不认帐。端点星案爆发之后,黑客被抓进去两个,而那堆共用帐号的死文青还在外面。

虽然他们被抓之后,我替他们奔走呼叫,但是现在他们快要出来了,我又得好好骂这些死文青了,前面「支性的根源」系列那五篇还没骂够。

小二这个死文青天天给你讲情怀,遇到事情不是躲就是和稀泥,给他出主意他就拖拖拖,我自己把主意实现了他又因为分了他网站的流量而出来骂街。

这就是死文青的真实面目。

要想当编程随想这样的黑客大侠,就别他妈的顶个死文青的人设

不想做事或者本事不够就明说,别他妈的说放到我的to do list

跑到匿名者的世界寻求普通社交网络里那种廉价的认同和尊敬

拜托,这是对匿名者最大的侮辱,show me your work

还整天炫耀自己技术好,几岁了?

被抓了还不是第一天就把我招供了。

赛博战场上没有温度,要温度滚回豆瓣去,或者来matters也可以。

死文青就是喜欢把什么都混在一起,现实生活中拉一堆亲友团给自己当troll

虚荣是匿名反抗者之大忌,

虚荣是文青的本质

死文青没有既定目标,自然不知道何时撤,于是被抓是必然

因为网络空间获得的虚荣太容易被现实碾压

所以死文青停不下来,不作不死

珍爱生命,远离文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