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ight
K.sight

我是大陆人,我没有海外账户,大家能给赞就给赞,希望能与大家一起探讨人性科学,民主与自由!

十月幸苏记

 九月二十七日,我费尽心思向辅导员请了假,为十月的十日苏州研学做准备。  说白了就是去集训考研。

(火车站)

 我骑上电瓶车去了西站,再从西站坐地铁去南昌站,到的时候是八点半点了,火车九点四十开动。

  火车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地方,这里没有高铁动车,只有绿皮车。巨大的火车站空间极为宽敞,其中人来人往,我带了两个箱子,穿行于人群:有老人在坐着发呆,有情侣打情骂俏,有妇女教训小孩,大声吼一声,小孩就一声不吭。我来到厕所旁,一旁有一片空地,有几个衣着深色朴素夹克的男人,有几个红蓝白条的编织袋满满当当,有的呆坐着,有的直接躺在铺好的报纸上睡觉。

  我打算去上个厕所,厕所里也是满满当当,找个坑位不简单,好不容易发现一个,我像是屎壳郎找到食物一般,一股涌入。

  坑旁的墙面上,映着很多网站,广告,招亲,甚至还有卖摇头丸的,伴随着粪臭,我甚至觉得害怕,这时,我的厕门被人推动了一下,我心咯噔一下,还好我锁住了,外人也识趣的走了。

  我提起裤子,去了候车区,距离火车开动还有四十分钟。候车区的座位上全是坐着人,还有行李,我坐在行李箱上面,在检票口等候,这时候,一个老太走了过来,还带着一个小孩,她问我:“这是去苏州的吗?”

  我说:“是的。”“这不还有40分钟?就开始等了?”我说:“是的。”

  老太连忙感叹一声:“害哟哟!”

  不止我一人,我前面还有几人也在等候,也许是没有座位了。跟我一样,不得不在检票口等车。

  (行李箱)

  我穿过千重万难,终于安置好了行李。我睡在上铺,一个行李箱放在下铺的床下,一个放在架子上,我摇摇晃晃爬上了铺。

  铺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小,不能够支持翻身,一翻身可能就要跌落床底。

  我动作很快,其他携亲带眷的,还在我背下忙来忙去,我有一种“早干早享福”的喜悦。有一个行李箱在我的脚对面的架子上,一有别人把行李放上架子上,引起了铁架的动静,我都会警醒的坐起身子,以防有坏蛋在打我的行李箱的主意。

  几个回合下来,我的行李箱纹丝未动,我就想是不是我太敏感了,还是我太多疑了。想来想去,原来这么多箱子为啥就偷我的呢,再说了我的行李箱颜色也不好看。

  我划弄着手机,依旧担心我的行李箱,况且还有一个行李箱在下铺的床底。我心系着我的行李箱,就像是我的心头肉,可惜我不能把它们带上床保护着,终于,下铺有了动静,我马上神经质的探头往下看,确实有动静但是我的行李箱没有动静,我又放松地躺下了。

  他们为什么对我的行李箱不感心趣呢,里面有吃的,用的,还有珍贵的考研资料,快上千元的绘画工具,为什么就不偷呢?

  很快,火车熄灯了,我的手机屏幕变得极为闪耀。但是周围没有光了,我看不清我的行李箱到底有没有被盯上,我又变得恐慌起来,但是周围的人也纷纷躺下睡了。虽然没人了,但是走廊还是有人在走,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推着食车的售货员,这下我彻底放心了,我的行李箱不会被盯上了。

  我有点失落,我如此宝贝的东西,居然没人看一眼,我倒是看了那么多眼的东西,在别人面前居然这么一文不值。那么我会不会也一文不值呢?我上了社会,会不会也像我的行李箱一样,塞着好东西但是没有人用我呢?想来想去我越来越恐慌。

  我孤身一人躺在绿皮车的上铺,没有我的角落,铁轨被有规律的打击着。就像莫名的酸楚与迷茫,扫荡着我的灵魂。

  (饥饿)

  这是十五的夜晚,月亮格外的圆亮。我躺在窄窄的上铺,久久不能入睡。月光在地板上铺上了一层银色的布,我肚子又饿的咕咕作响,我爬了起来,准备搞点吃的,头一抬看见了我架子上的行李箱,安然无恙。它跟我一样一起去苏州,但是不同的是,我肚子空的,它肚子是满的。

  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坐我对面还有一个老头,老头表情严肃,目光扫着车厢。

  实在是饿,饿人的目标是很明确的,他只想搞吃的,他的烦恼与恐慌来源于没有吃的,他的快乐与幸福来源于吃的,他会觉得吃完了就自由了,以吃饱为目标,希冀从此一饱永逸,再无烦恼。所以我斥巨资从售货员那里买了泡面和饮料。我急呼呼的冲向热水区,还去厕所撒了一泡尿,完毕,我回到了座位,老头把他的东西收走,帮我在桌上腾出来位置,供我这个饿鬼饱腹。

  我狂吃了起来,就像是饿人扑在面包上,我徜徉在美味的面条中,遨游在鲜美的汤汁里。我的味蕾被刺激到了极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惬意。我的吃相很难看,吃的鼻涕乱流,用餐巾纸擦去鼻涕之后,有一阵肺部没有空气一般的窒息感。于是我疯狂接纳周围的空气,那闻起来像是杂糅着人类皮肤屑,空调风,布料,地板的气味。

  (月亮)

  终于是吃饱了,我的肉体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再灌一口饮料,不久前的郁闷全扫空了。人一旦解决了肚子的亏空,就会面对成千上万个麻烦。我突然想起自己又是孤身一人,又是泯然众人。月光洒满了地板,我想找人说话,夜已深,就算是那老头也回铺睡觉了。

  也许连张怀民也睡了吧。

  但我睡不着,我把目光移向窗外,我豁然地开朗起来,那居然是我前所未见的世界!

  一轮圆月稳稳地站在天上,周围除了比邻星,就再不见其他亮光了。火车行到郊区,没有人家没有灯火,十五的月亮太亮了,我从没见过这么亮的月亮,它把田间照耀地反光,田间的绿色反扑向天空,连天上的云也被染绿了,山脚流淌的水变成了绿色,连深深的群山也泛出绿光,眼前俨然一副青绿山水画,我退回观察起眼前的全景,简直是美的不可言说,火车虽然开的慢,但是山水它步步移,山水我面面看,我每每眨一下眼睛,眼前都是全新的景色,远山与近水,就像是动画一般移动,辅助以皎洁的月光,我甚至感觉眼前的景色是有生命的,她在与我的灵魂沟通。她的云挡住了月亮,对应地远方的田地上铺上了月光的阴影,一会儿她的月亮出来了,世界又开朗了起来。

  我真的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城里生活花灯酒绿不见月,乡下生活司空见惯月不见,而我焦虑恐慌青绿山水月见我心。她应该是在安慰我,她应该是在解放我,她应该是在救赎我。月亮继续散发出银光,山木土水继续变幻着,她们仿佛是在与我交流。

  她也会有烦恼吗?她日复一日地,她的月亮日日转,她的山木日日站,她的溪流日日淌。她不会觉得无聊吗?她会不会因为没人关心而烦恼,会不会因为自己明明很美丽但没人欣赏而难过呢?人们的铁轨压过她的肌肤,她也会难过吗?如果一年中,只有十五是她浓妆艳抹的一天,也是她专门为我准备的美丽吗?

  我居然沉浸在了理想主义,现实离我远去,我仿佛飘出了车窗,与月光融为一体,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了。我感受到了前虽未有的慰藉,这是大自然给我的,这不是这个社会,金钱,荣耀,成功所能提供的,我感受到了前虽未有的强大,我的精神在那一刻充满了能量,我自由了,我审视这大地,我觉得我无所不能了起来。

  我瞬间懂了古人为何会“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又为何“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自然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她未懂我一根毫毛,却是将我的心弦拨弄成一首雄伟壮阔的情歌。

  (尾)

  唉!如果她是我,我是她,我还会再次难过吗?我还能再次见到她吗?令我欣慰的是,几日后的苏州,我深夜自习结束回寝室,夜空中总有那么一轮明亮圆圆的月亮。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