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leko

自由攝影師一枚

東京漂流(之七)

第二天,T和孩子到保健所測體溫,一上樓,吃了一驚。保健所的工作人員祝賀她們延簽成功,有一位還做了示牌,上面寫著祝語。T和孩子頗受感動。

雖然可以自由瀏覽網站,在谷歌市場下載更加“嚴格管控”的應用,但病房裡沒有WiFi,數據卡流量用起來真快。換上的流量卡是T在便利店買的3G/月卡,本以為能用到出院,沒想到孩子最先用完。便利店導購推薦T到新宿的遊客商場買了7G/月的流量卡,3張花了九千多元,看來通訊費用不菲啊。換流量卡時,我將國內使用的中國電信卡安在副卡位,遇到國內突發事件也便於聯繫。減少了YouTube的瀏覽量,就聽手機裏保存的袁騰飛、石國鵬的歷史課音頻,最後的選擇只有電視了。

電視沒有中文頻道,新聞台連續播放鑽石公主號的疫情發展,影視台多是老舊的武士題材片,也有英語電影,綜藝節目受歡迎,女性美容節目也多,最有看頭的是美食頻道,海鮮製作、本國牛肉、有機食品是保留節目,雖然不懂講些什麼,但看得令人口舌生津。韓劇有專門的頻道,唯一有中文字幕的是國產宮廷劇。最沒意思的是國會討論頻道,好像全天都有,往往一轉台,就看到安倍首相,麻生太郎在講話,從面相來看,安倍首相溫和一些,麻生先生更有氣勢。

在普通病房的生活平靜,護士還是按程序一天3次記錄身體數據,如果有專項檢查,護士會在掛墻的小白板上寫上最簡單的英語單詞提示,比如X-ray。要做咽拭子的話,會畫一個拭棒探入口腔的簡筆畫。白板上還有當天的日期和負責護士的簽名。我明白,病毒漸漸被治療和免疫力清除,自己就要恢復了。但有時候,仍覺得身體忽然發熱,緊張感后,出過一陣細汗,體溫又會恢復。

晚上,做了一個夢,醒來情景全然模糊,記得清的是爸爸的白髮都變黑了,我還問爸爸你怎麼返老還童了嗎。他好像微笑著回答:“可能是鍛煉的原因吧。”

2月6日,咽拭子檢查有結果了,是陰性,按照安排,我可以出院了。保健所的工作人員到病房,首先祝賀我即將出院,然後又拿出幾份文件讓我簽字,看上去像是“指定感染症”國家負擔費用的函件。護士也拿來一叠問卷,一看,還好是中文的,内容是評測醫院的服務水平,有9頁40個問題。護士拜托我如果願意的話,請填寫。

護士離開,我正看問卷,電話響了,是國内打來的,媽媽的語氣慌張急迫,她說爸爸咳嗽、腹瀉,身體很不好。我問有幾天了,送去的奧司他韋吃了沒有。媽媽說有幾天了,吃藥后沒有好轉。我聽得頭皮發麻,覺得這次麻煩大了。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請養老院的負責人W先生接電話,告訴他自己現在身在國外,一時無法回來,拜託協助送爸爸到醫院治療,照料媽媽。他問知道武漢目前的情況嗎,我說從新聞裡看到了,所以在這個關頭務必請你們協助父母度過難關。接著媽媽告訴我手邊現金不多,去醫院繳費怕不夠。我讓她要求養老院從預付賬戶預支,回來再補齊。而W提出可以用微信轉賬到他的賬戶,再由他支付。轉念一想,覺得可行。我請他加微信號,這樣聯繫也更方便節省。稍事安排,我冷靜下來釐清思路。最好的情況,爸爸只是普通感冒,在醫院治療幾天就會康復,再回養老院修養;問題嚴重,爸爸也患上新型肺炎,病程早期,經過醫院救治康復;最壞打算,醫療系統崩潰,醫院人滿為患,爸爸得不到充分救治,凶多吉少。他有慢性糖尿病,每天要注射3次胰島素,去年春節前住院時,胰島素用量用法都做了調整,雖然摸索出適合自己的藥代動力規律,但還是做不到準確控制,會偶發低血糖,血壓偏高靠藥物調節,腎代謝也有點問題,腳稍有浮腫。但總的來看,養老院的環境、條件是令他滿意的。

忐忑中,T來病房探視。她發覺我情緒恍惚,問怎麼回事,簡單地説了情況,她立即緊張起來。問清前因後果,她勸我不要著急,現在武漢情況非常糟糕,交通斷絕,爸爸治療的事只有託付養老院,看情況發展安排回國。我衡量再三,覺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點頭答應。

心緒不寧,胃口也差,可口的餐食變得索然無味。打電話給媽媽,她告訴我正在醫院,醫院已經收治了。總算有點安慰,起碼爸爸得到治療了。我寬慰媽媽不要著急,有醫院救治,養老院協助,先照顧好自己,中午就在醫院吃點東西。媽媽說自己不想吃,就在醫院等著,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告訴她不必久等,醫院治療也插不上手,等會兒就回去。媽媽說到時候再看吧。傍晚,我再打電話詢問,媽媽已經回到養老院。我問妳怎麼回去的,是養老院來接的嗎,她說不是,自己到外面也不知道搭什麼車,有位好心司機把她送回養老院,給錢也沒有要。這樣我才算放了心。

晚餐后正躺在床上聼石國鵬講明治維新,醫院的公共廣播響起,雖然聽不懂講什麽,但平靜的語調似乎透著緊張,片刻后,病床晃動了幾秒。“肯定是發生地震了,要不要跑出去避險呢?”我不禁想。“再等等吧,要是再來一次就得跑了。”安靜了一會兒,公共廣播停了。繼續聼明治維新,突然病房裏照明系統停電了,只剩下生命監護設備的指示燈在黑暗裏閃爍。等了一會兒,供電沒有恢復。“怎麽醫院還會停電啊?”“反正也要睡覺,燈不亮也沒關係,窗外的路燈、室内的指示燈光亮也足夠了。”“咚咚咚”傳來敲門聲。“請進。”我應道。護士進來,用翻譯機交流。意思大概是:不好意思!打擾到您了!因爲醫院的供電綫路出了故障,可能2小時后才能供電,但是故障沒有徹底排除,將會在明天進行檢修,所以明天仍會停電,生命監護設備有應急供電,所以不必緊張;門口的儲物櫃内有應急電筒可以暫時照明,請問有沒有什麽其它的需要。我搖頭表示沒什麽需要,不必麻煩。她再次道歉,祝晚安后離開。

晚上難以入睡,在網絡上漫無目標地瀏覽。一則消息彈出:“李文亮醫生因新型肺炎病逝。”這簡直就是在網絡投下一顆重磅震蕩彈,深夜躺在病床上都能感到震撼,就像剛才發生的地震。過了2小時,照明供電仍沒有恢復。“也許今晚不會來電了吧,就是電話快沒電了,不能充電有點不方便。”我正想著。又一條訊息傳來:“李文亮醫生仍在搶救中,沒有離世。”到底哪個消息是真的?后一條算是有點安慰吧,但願李醫生能度過此劫,爸爸能度過此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東京漂流(之六)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