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門研究員 KUN
偏門研究員 KUN

老靈魂一枚,多重身分。 談城市也論建築,說人物也講史話。

[史話]高雄二二八事件點燃的第一把火——新高雄大酒家

適逢二二八事件七十五週年之際,屹立高雄街頭八十多個寒暑的老建築,不僅是此歷史事件的重要現場,並見證了鹽埕商業街區的發展,獲封「政治大樓」的它,更是高雄地方政治史上十分重要的地標,現在則搖身成為吸引饕客造訪之所在。

1947年3月3日,臺北爆發衝突的二二八事件已經蔓延到高雄,當天高雄市參議會會議結束後,傍晚市參議員及公務機關的首長、人員一同至「新高雄大酒家」聚會,在此同時街上開始混亂,舉止備受爭論的警察局長童葆昭,其停放路邊的座車不僅被民眾搗毀放火,本人也遭受到攻擊,在酒家老闆蔡彩宏的協助下逃離,最終狼狽地躲至壽山上的高雄要塞司令部。

在新高雄大酒家前的一把怒火,可謂象徵民眾針對當局不滿的怨氣,卻也點燃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決定進行鎮壓的其中一條導火線。過去許多研究二二八事件的文獻中,雖常提及此地,卻未見詳細位置敘述,頂多註明是在七賢三路上,或是壽星戲院對面,甚至有些研究還標錯了位置。

事實上,逐漸被在地人淡忘的新高雄大酒家,原有的建築本體尚存於鹽埕街頭,如今使用單位為著名的天天沙茶火鍋。這棟耐人尋味的老屋,存在早於二次大戰前,且有著豐富的使用歷程,1937年興建完成後,應為黃胡所開設的「日活カフヱー」,是有女給服務的珈啡店,地址為北野町四丁目七番地。這棟三層樓的建築面寬兩間,屋頂為平頂形式,立面有水平帶狀雨庇出挑,並可見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的幾何元素,尤其是女兒牆在其中一側高起所形成的不對稱樣態十分有趣。

N新高雄大酒家原貌(資料來源:串門文化)

昔日鹽埕區大公路以北的地帶皆屬北野町,儘管東側河畔有清國時代的鹽埕庄聚落,但這裡直到1930年代才有比較多發展,可以說是鹽埕區最晚開發完成的地方。在現今七賢三路的兩側,最初有1930年創立的壽星座(戰後為壽星戲院)及1933年竣工的中央卸市場(高雄果菜市場前身),還有後來由新興露店(1937年)、樂天地(1940年)形成高雄極具規模的「盛り場」,逐漸造就北野町的榮景,加上戰後的美軍俱樂部,人車雜杳之情形是如今難以想像的。

1944年北野町三丁目與四丁目周邊航照影像(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二次大戰後,新高雄大酒家(Palace New Takao)最晚應在1946年就已開設,經營者蔡彩宏籍貫為澎湖,但是否在日本時代就來到高雄仍待考究,1953年被選為省轄市時期的高雄市議員(第二、三屆),曾經擔任有四屆高雄市烹飪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高雄市商會理事、香港自然日報高雄辦事處主任、高雄市國術會常務理事等要職,被形容成是一位處世圓滑、精明能幹之人。

事件後各界人士為求自保不得已刊登廣告向彭孟緝表示謝意(資料來源: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新高雄大酒家歇業後,接手房舍的是高雄聞人陳水印醫師,時任省轄市時期的第一屆高雄市議員,約於1952年開設「陳內科醫院」。陳水印在日本時代任職於總督府高雄醫院,為少數有「醫官補」職位的臺籍人士,戰後當選前金區長,在二二八事件期間的1947年3月6日上午,他原先也要去市政府參加高雄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會議,所幸在鹽埕區長林迦的勸說下,各自返家才逃過一劫,後來除了開設醫院外,還長年擔任高雄市醫師公會及臺灣省醫師公會的理事長。

1950年代初期自美軍俱樂部旁水溝向陳內科醫院拍攝之街景(資料來源: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除了看診以外,陳內科醫院的業務很大部分是由陳水印的夫人協助,陳王笑女士是高雄高等女子學校(今高雄女中)首屆畢業生,成績十分優異,曾赴日就讀東洋女子齒科醫學專門學校,當時即是由她借錢買下七賢三路的這棟建築,才得以開設醫院。後來陳啟川、楊金虎競選市長時,都在此成立選舉事務所,陳水印夫婦二人也協助許多,這棟曾作為競選總部的建築還被封為「政治大樓」。

陳王笑回憶錄封面畫作是由陳水印所繪

七賢三路240號現況的四層樓建築樣貌,應是陳內科醫院時期所進行的翻修,在原有新高雄大酒家的量體上增建一層,平頂改為雙坡頂,立面的出挑雨庇移除,並將一樓以上的開口統一為長形窗戶,外牆貼附方形的馬賽克磁磚,呈現沒有過多裝飾細節的簡潔立面。

新高雄大酒家(中)老建築現況外觀

1980年代末陳水印醫師過世後醫院歇業,該處又經歷過茶藝館、小吃店、百貨商行、餐廳等不同使用的轉變。屹立八十多個年頭的老建築,不僅是二二八事件的歷史現場,並見證鹽埕的產業發展,更為高雄政治史上十分重要的地標,「政治大樓」的封號實在不是浪得虛名。


後記

我所生長的城市長期被冠上文化沙漠污名,但由於幼時受到鄉土教育的啟蒙,發現死板教科書之外的港都,其實越深入挖掘,越能感受到高雄豐富的人文底蘊。大概是從2019年起,在因緣際會之下開啟高雄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場景研究,記得第一次看到這棟建築時,直覺它的身世應該很不平凡,也認為可能就是昔日的新高雄大酒家,不過苦無直接證據,直到突然在腦海中將所有看過的史料拼湊在一起後,才揭開了層層神秘面紗,在媒體曝光後,現今這棟老建築也成為地方導覽的重要景點之一。

雖然目前翻閱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哈瑪星及周邊歷史風貌調查研究——以鹽埕地區為例」的報告書,在歷史性建築盤點的行列中竟不見新高雄大酒家,或許是因為當時調查的機構並沒掌握到關鍵資料,直接憑藉外觀將其視為等閒的普通老屋。這也告訴了我們,城市中許多角落還有不少的寶藏等待發現,需要更多人一同投入挖掘,嘗試在官方或是學者詮釋的內容以外,一步一步拼湊屬於這塊土地歷史的真相。

未來舊期望產權人與使用者,能理解新高雄大酒家這棟老建築的重要價值,進而繼續呵護難得的城市人文資產。

曾有「政治大樓」封號的陳內科醫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