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門研究員 KUN
偏門研究員 KUN

老靈魂一枚,多重身分。 談城市也論建築,說人物也講史話。

[人物]南臺灣第一拳師—施濶口

一生堅決抵抗日本的施濶口,一句日文都不學也不講,曾因捲入特高事件而被捕。而迎來歡天喜地的光復不久,卻又因二二八事件及後續白色恐怖兩度入獄,槍口餘生的他一病不起,原本懷抱的祖國夢也就此粉碎,最終在1953年逝世。

前不久施明德先生辭世,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是當年紅衫軍運動的相關新聞,也才知道高雄曾經有過美麗島事件。但和不少人一樣,其實一開始並不清楚施明德與高雄的淵源。

1979年美麗島事件中在演講臺上的施明德(資料來源:韓乃鎮拍攝)

不過這次想多談一點的不是施明德,而是他父親施濶口(施闊嘴)。根據施明雄先生發表的文章所述,該家族為前金林投圍人,而林曙光先生的著作中,則說明是前金田寮人,並提及田寮的施姓多為天主教徒。然實際情形為何,可能要再看有無比對戶籍資料的契機。

施濶口舊照(資料來源:施明德文化基金會)

1884年生的施濶口,受其父施鉗對抗大戶人家壓迫的啟發,在從事農作及木工之餘,早晚勤習拳術,兼學古文書法。後來聽聞臺南石舂臼來了位澎湖「締師」(許締),能用雙拳快速搗糯米成糕,便每週從高雄挑一擔土產到臺南拜訪以表傾慕,長達三年之久,最終締師將拳術及醫術傾囊相授,遂使施濶口成為南臺灣名聲遠播的漢醫與拳師。

1930年《臺南新報》中慈德堂藥房廣告

從日本時代的報紙廣告得知,施濶口初期開設了慈德堂藥房,據點分別位在鳳山火房口46番地(今中正路112號址)及臺南西門町二丁目22番地(今民族路二段280號址),會選在鳳山或許是因為該地臺籍人口分布密集,而後者可能和許締的開業處有關,但從報導來看,施濶口似乎也會到處行醫。

1926年《臺南新報》報導施濶口的事蹟

約於1930年代初,施濶口將慈德堂藥房遷至熱鬧的鹽埕町,新址為一棟頗氣派的三層樓店舖住宅,後來更名為施濶口接骨院,據聞當時全市僅此一家擁有官方牌照。二次大戰後,施濶口再將接骨院遷移至高雄火車站前的店舖住宅。

1942年《高雄新報》中施濶口接骨院廣告

一生堅決抵抗日本的施濶口,一句日文都不學也不講,曾因捲入高雄州特高事件而被捕。而迎來歡天喜地的光復不久,卻又因二二八事件及後續白色恐怖兩度入獄,槍口餘生的他一病不起,原本懷抱的祖國夢也就此粉碎,在1953年逝世。

施濶口五子中,包含長子施明正、三子施明雄及四子施明德,都曾被政府當局扣上「涉嫌叛亂」的帽子,慘受牢獄之災,尤以施明德前後坐牢近二十六年最久。從施鉗、施濶口到施明正、施明雄及施明德,他們所流淌抵抗強權的血液實在令人欽佩。

高雄鹽埕大仁路及瀨南街口的店舖住宅舊有建築仍存

昔日位在鹽埕日丁目28番地的施濶口接骨院,大約是現今大仁路及瀨南街口這棟三間店面建築的其一,施明德即在此出生,過去記述接骨院多指於三信對面,1936年《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高雄市》中是直接標示於街角,1998年《戀戀鹽埕》一書則說是在原茂記水果行旁。

1949年高雄鹽埕大仁路及瀨南街口店舖住宅舊貌(資料來源: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綜合比較下,確切位置可能為大仁路140號或142號,日本時代舊有建築結構仍存,外觀有不同程度的重修情形,也因此失去很多人對它的關注。下回造訪鹽埕之際,別忘了街角還存在著一處見證社會文化及政治變遷的重要城市地景。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