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歐巴馬(上)

(edited)

我跟吳耿幀一起在東四五條胡同散步時,路過一家小雜貨鋪,店舖內有個老媽媽帶著一個臥病在床的青年兒子過活兒,他兒子肢體有殘缺,無法下床,房間裡堆滿了啤酒,礦泉水,飲料,零食等雜物,空間很小,老舊的洗手台旁邊放置了一台古董電視機。老媽媽養的母狗沒有結紮,生過五次小狗,每次都一窩。我們經過時,看到剛出生的第六批幼犬,4黑3白,可愛極了。

胡同門口就是一攤積水,巴掌大的小幼犬在馬路上亂跑,老母狗看起來也沒體力一個個銜回來,只能無力地趴在雜貨鋪門前的便宜塑料門擋上看著他們7個小崽。

我問雜貨鋪老媽媽,他們斷奶了沒有,她說應該斷了,因為會喂他們吃乾饅頭與火腿腸。

我保持距離蹲下來看看,不久後有兩隻小狗慢慢跑過來,一黑一白,我伸出手指,他們兩個過來好奇地嗅嗅,又吐出小舌頭舔吻我的手心。我輪流抱起來看看,都是小男生。雜貨店阿姨在房間裡喊道:「小伙子,你要喜歡就抱走,雜種狗,不生病,特好養!」

我要了一個紙盒,裝上黑白二寶,給了雜貨店老闆娘一張一百元人民幣的鈔票,老闆娘掩蓋不住驚喜,她沒想到小狗還能賣錢,忙問我還要不要,剩下的便宜賣。

我說我不買狗,一百元是請你們喝茶的。

我跟吳耿幀一起走出胡同時,還聽到老大娘在後面喊叫:再便宜點賣也行!再抱一隻回去吧小伙子!!

那天是2011年8月17日。

我很喜歡小狗,從小到大不同階段都有小狗陪伴,他們分別是熊熊,Newton,Picasso,金剛狼。每一個都是最好的孩子,現在都在天堂當小天使。

這回一次抱兩隻回夜奔北京,打開紙盒,所有女客人都驚聲尖叫,萌翻了一片彩雲。8月的北京天黑晚,天空餘光沾染了整個四合院,五湖四海的女子們都為了這兩隻小可愛分泌了一片母愛,每個女孩兒都想溫柔懷抱這兩個幸運兒,我只能立下規矩,每人限抱三分鐘,超過的要處罰。各國美女們聽令排隊,輪流等候與小王子溫存,我感嘆一聲,潘安再世也不過如此,百般羨慕之下,自己也乖乖去排隊抱小狗了。

北京人有喝羊奶的習慣,我去超市買了一袋新鮮羊奶,一袋幼犬專用的狗糧,回家把羊奶放火爐一滾後趁熱放入少許狗糧,攪拌至微爛搗碎,放入新買的小碗中。

把碗放入院子中間,兩個小傢伙飢腸轆轆地奔跑上前,稀裡糊塗地吃滿嘴,一邊猛吃一邊發出咕嚕咕嚕的響聲,我看到輪流排隊要愛撫的眾卿們眼神都變成了粉紅色的愛心,一個一個往右滑,感嘆犬類的演化真是成功,如果換成商業角度來看待,大概是最成功的約會app了。

要給小狗取名字,一群人七嘴八舌,都說要配合這難得一見的黑白二寶取一對有趣的名字。有人說就叫「黑白二寶」,有人說俗氣點叫「小黑小白」就好。有人說叫「蝙蝠俠與羅賓」,有人說叫「包青天與白馬王子」。

我看到新聞正報導中美之間的新聞,標題是「溫家寶與歐巴馬會晤」。於是,我決定白色的叫溫家寶,黑色的叫歐巴馬,兄弟二人今天起就開始哼哈江湖了,一統胡同了。

小狗的成長速度非常快,他們很快就適應了客棧生活。溫家寶的個性比較灑脫,霸氣外露,任何人逗弄他都可以讓他立刻翻肚皮抖後腿。歐巴馬從小就有自我保護意識,賊溜溜的大眼睛很會觀察四周情況,一有不對勁立刻拔腿就跑回自己的小窩。溫家寶大概到了三個月大的時候還是一隻愛睡蟲,他有個神奇的能力,可以跑一跑突然趴下睡著,數秒內就會打呼。有的時候會有客人特別喜歡他,把他抱在懷裡輕吻,親著親著他就扭頭一睡,把客人嚇一跳。我都跟他們解釋他的別名是Sleeping Beauty。

幼犬的進餐頻率很高,原則上要少吃多餐,我們從早到晚會分好幾個時段給他們兄弟餵食,他們也逐漸養成了習慣,一看我去冰箱拿羊奶就乖乖坐在廚房前面搖尾巴,舔舌頭,標準的貪吃狗模樣。常住的客人也慢慢摸清楚我們的作息,一到了餵食時間就乖乖坐在四合院四周,準備觀看小可愛喂食秀。一開始給他們倆共用一個大碗,每次都是一放地上兩個毛絨絨的小頭就急著鑽進去,原來狼吞虎嚥是真的,貓會虎嚥,狗會狼吞。後來怕他們吃得太急,我去買了兩個碗,也是一黑一白,給他們分開用,煮好的食物平均放入兩個碗,間隔一人的距離分開放。這個時候就看出倆兄弟個性的不同,溫家寶貪吃,他都會把自己碗裡的食物吃一半之後就跑去吃歐巴馬碗裡的羊奶泡肉,歐巴馬傻傻地就跟溫家寶搶著吃,結果又變成狼吞虎嚥,溫家寶吃完了之後又趕緊跑回去吃自己剩下的一半,歐巴馬就像個呆瓜一樣舔自己的空碗,完全沒吃飽的模樣。

心疼歐巴馬沒吃飽,就給他多留一點,卻總是被溫家寶分食。久了之後歐巴馬就是那個穿衣顯瘦,但是溫家寶才是脫衣顯肉的傢伙。

溫家寶從小就好吃,沒想到長大以後歐巴馬好色。鄰居的母狗經常大肚子,都是這個色鬼的傑作。歐巴馬的好色程度讓他變得膽大無畏,最猛的一次,我看到他跑去騎一隻母的雪橇犬,體型大概是他的十倍大,完全不知道他嬌小的身軀是如何領導這個活動,母犬還非常喜歡他,我要靠近就兇我,我只能遠遠等待他們完事。

六個月大的時候,小狗狗的運動神經元基本發育完成,兩兄弟在客棧內從早到晚都在玩捉迷藏,一下是黑追白,一下白追黑,拳諺說「貓竄狗閃」,真有道理,兩小狗的奔跑速度非常快,但是可以在快速移動中瞬間變換方向,很神奇。雖然如此,四合院的門擋高低不平,木門也經常開開關關,有時候會聽到他們奔跑時碰撞,發出「噹!」的一聲,若有老和尚撞鐘的啟示,都是他們在飛撲時腦袋瓜往門上撞出來的響聲。撞了之後繼續奔跑,毫無顧忌。

有一段時間,大家就叫他們「鐵頭雙寶」。

溫家寶的名字畢竟比較政治敏感,我們雖然隱藏在胡同深處,但在北京城中,「天子」腳下,魚目混珠,所以我關起門叫他溫家寶,出門遛狗時就喊溫大寶。歐巴馬的名稱就很受到胡同居民的接納,久了就常聽到街角曬太陽的大爺大媽喊道:「唷!看這美國總統的皮毛黑亮黑亮,圓頭圓腦的真好看!」

鐵頭雙寶在七個月大的時候,我應邀去泰國曼谷做一場演講,那是我們第一次在Hostelworld得了亞洲旅社的特色獎,恰逢他們在亞洲總部四年一次的大聚會,所以我趁這個機會去玩了半個月,這是他們倆兄弟第一次託給其他員工照顧。回來的第一天,溫家寶開心搖尾巴,亢奮地整個身體都在震動。歐巴馬展現了不一樣的態度,他除了開心,亢奮之外,看得出來還有一點哭泣,低鳴,並且一直咬著衣角袖口不肯放開,他明顯比弟弟還要依戀大人。缺乏安全感時嘴裡咬著東西不放這件事情從那一天起就變成了他的習慣,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十個月大時,兩兄弟已經是精力旺盛的小野獸了。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有領地意識,任何進入客棧的客人都受到他們用共產黨的方式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當時有一個美國奶奶Nancy,精神特別旺盛,她是一個每天都來櫃檯續房,續到後來我們都幫她自動延長住宿時間,直到她最後要離開那天主動通知我們結帳。Nancy是美國白人女性,她自己說經歷了非常多次婚姻,有時候賺錢,有時候賠錢,自己講完都會笑,她說不是不告訴我們到底有幾任婚姻,而是她自己不記得了,她在等待下一次的離婚,所以現在先把握單身的時間出來旅行。Nancy每天早上都會在院子中間做健康操,鍛鍊肌肉與心肺功能,所以她雖然已經當奶奶了,還是很有朝氣,每天都很有活力。

Nancy特別喜歡鐵頭雙寶,尤其喜歡歐巴馬。她說歐巴馬讓她想起其中一任前夫,說完跟我眨眨眼笑一笑,我猜是一位非裔前夫。歐巴馬也喜歡Nancy,因為她會給他買很多狗狗的零食與肉罐頭。Nancy當時住在女生的上下通鋪床位間,大行李箱固定放在床前。有時候找不到歐巴馬時就會去那個房間看看,有很大的機率都會看到他睡在Nancy那個敞開的行李箱上面,睡在滿滿的衣服中。我們很抱歉這件事,但是Nancy說她完全不介意,她很開心歐巴馬喜歡她的行李,如果我們允許,她想走的時候把他打包帶走。

Nancy走之前加了我的FB,我們變成臉友。她接下來的幾年住過泰國,柬埔寨,西班牙,英國,現在回到邁阿密。她每個地方都住了半年至一年,結交了很多朋友,她也會經常問我歐巴馬好嗎?請我發歐巴馬的照片給她看看。

他們很快就要滿一歲了,兩個兄弟感情很好,一起長大,一起耍萌要吃的,很快就要一起出門逛大街泡妞把妹當流氓了。我也逐漸嘗試給他們吃不一樣的食物,除了狗糧,雞胸肉之外,蔬菜,馬鈴薯,地瓜,水果都慢慢嘗試。歐巴馬就是一個膽小鬼,他看到新的食物通常都不會吃,尤其是顏色或氣味比較特別的,他一定離得遠遠的。溫家寶是個吃貨,只要能放到嘴裡的他都吃。蘋果,香蕉,橘子,什麼都願意嘗試。他們的到達的一年後,八月天最適合吃西瓜,我買了一個新鮮的大西瓜,挖了一盤鮮紅色的瓜肉給他們吃,歐巴馬遠遠看著碗裡的西瓜不肯吃,溫家寶就充滿興趣地吃西瓜,一口接著一口把西瓜吃完,碗底的西瓜汁也舔得乾乾淨淨。

吃完那餐西瓜之後,溫家寶與歐巴馬就趁著我們不注意,從客人開大門的空隙之中跑出去玩。他們偷溜出去已經好多次了,一開始很緊張,每次抓回來都毒打一頓,但他們還是禁不住誘惑,一旦找到機會就開溜。但是那個下午只有歐巴馬一個人回來。溫家寶不見了,我當晚騎腳搭車穿越每一個胡同角落,進入每一個私搭亂建的屋內尋找,我喊破了喉嚨都找不到溫家寶。半夜三點我看著歐巴馬,問他弟弟去哪裡了?歐巴馬低著頭張大眼看我,鼻子短促地吐氣,發出嗚嗚的低鳴哭聲。

溫家寶走了,一走就是一輩子。我想一週內會回來,我想一個月內會有人看到懸賞來換一萬元,我想半年後會有奇蹟,我想一年後會有電影情節上演。結果都沒有,溫家寶這一走就是一輩子,歐巴馬也想他一輩子。不管人還是狗,生離就是死別,來不及道別的遺憾都是等待。溫家寶走了以後,歐巴馬開始吃水果,他開始嘗試弟弟吃過的蘋果,橘子,橙子,秋梨。他在三歲的時候開始吃鮮紅色的西瓜,他吃西瓜的樣子很像溫家寶,一口一口慢慢的吃,西瓜汁沿著嘴角流到碗裡,他吃完之後再把碗裡的西瓜汁舔乾淨。

我手機裡有一小段影片,是我在院子中間練劍,被一個客人側錄,歐巴馬跟溫家寶平常很調皮,活蹦亂跳,但是只要看到我練兵器,就會乖乖坐在院子裡看我,也許是刀劍的形狀,提醒他們體內演化的基因,但總覺得他們是喜歡看我練劍的。我想溫家寶的時候,會拿出這段影片觀看,這也是他離家出走之前最後一段的影像紀錄。

(原文發表於 2021/03/22)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