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 • シャケ

···記錄··· 喜欢拍照

很忙,就只是很忙...

从那时起,他便开始自己“签名”...


小学时,当别人问起他父母的职业,都可以预约感觉到他想避而不答。后来,他和姐姐统一口径後,父亲的职业成了“商人”,母亲是家庭主妇。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年是有许多关于神棍的负面报道...


在机缘巧合下,大学因应课业需求,有幸到他家拜访,才得知他父亲是庙主,而母亲则从旁协助。记得以前对他父母的印象就是一直都很忙,忙到几乎每逢学校家长日,来替他拿成绩单的都是不同的叔叔阿姨;高中後他就干脆自己拿了。他是个标准的乖乖牌,就算成绩有时会游走在及格线边缘,他父母似乎依旧很佛系。


一天,看见几位同学围在他座位旁,走近才发现他帮朋友“仿写” 家长签名,签在那老师千交代,万交代也要让父母签名的回校补课家长涵。

“不怕老师发现吗?”

“诶诶诶,你不要诅咒我好不好~我妈知道我要回校补课的~就是忘了给她签名,我才不想被老师骂!”忘记签名的同学说到。

“哇!好咯!厉害!很像诶!你的家长涵该不会也是冒签的吧?”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是有被授权的。”他把签好的单子还给同学。

“哇!厉害叻!不怕老师打电话问他们?”

“打就打呗,反正我和我家人口径一致。” 他淡淡地回答道。


 “很忙”这几乎成为他父母的口头禅。很忙,因为要出去赚钱才能养家;很忙,有问题自己解决;很忙,所以学着自己看着办。渐渐地,他也习惯父母的‘忙’了。也这样,培养了他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性格,总是会为别人着想,毕竟别人也‘很忙’。不喜欢麻烦别人造就性格独立的他。在中学毕业典礼时,他曾询问他们能否到校一趟。而那天恰巧那天是祭祀的日子,所以他们也没到场。他参加了六年的活动团体,出演了不止六次,但他们总是太忙,没能出席。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感觉?没感觉,一个被抹杀了的...不需要感觉,就...只是很忙···那个...能理解 与 能被理解的 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