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9 articlesIn total 14607 words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旁白視角) 達爾帶著僕人四處尋找,還是沒看到希蘭的身影。「怎麼會這樣?她這傢伙......到底去哪了。」達爾十分心急,四處張望。他嚇到臉都快發紫了,希蘭以前頂多在皇宮或花園遊走,怎麼現在直接消失了?如果臉真的發紫時大概長這樣。他獨自縮在牆角思考,卻仍沒什麼進展。

生活短篇故事-可怕的演說比賽(上集-以前的演說比賽)

小花的隨意寫

今天的故事,是一個對我來說,超級可怕的故事。9月15日,我等了很久,每天都在翻日曆倒數。今天,是我要演說比賽的日子啊!說道演講,其實已經不是我第一次上台了。三年級時,語文競賽中多出了演說這個項目。當時我聽從導師的話,參加了這個未知的比賽。誰知道,累死人。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陳楊點點頭,深吸一口氣,面帶微笑的說:「哇玉兒,妳推我進大坑耶。這把寶劍的故事可長了呢!」 玉兒笑了笑,道「沒關係,他好奇嘛。」 「也是。那故事開始囉。」 「那把寶劍,是極光劍。當然啦,極光劍的尖端那些,哦...光,就是極光。為何是紅色光,因為是在虹山上取的。

生活短篇故事-在大劇場表演糖果屋的我(下集)

小花的隨意寫

上集說到,我帶著腳傷回到了家。我的心情有幾分焦慮,明天就要表演了,如果明天還是不舒服,不就無法上台了嗎?只不過,我沒有繼續擔心,因為疲憊的身軀已經非常想睡了。到了隔天早上,我們依然要非常早到學校集合。上了遊覽車,到了演出場所。那裡有非常多人,工作人員、聲樂老師、合唱團及樂團都到了。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頭好暈...頭好重喔...... 「達爾少爺,我先去拿點飲料,麻煩請您先照料一下公主大人喔。」玫倪笑了笑後離開了房間。達爾把書放到了我的手上, 「啊!好燙。」達爾把手收回去,看向我。「她當時臉色蒼白且發熱,手臂發燙,眼皮已經快闔上了。

生活短篇故事-在大劇場表演糖果屋的我(中集)表演前的大意外

小花的隨意寫

到了第三天的總彩排,我們到了正式表演的地方彩排,為的就是要讓我們熟悉場地。大家依然準時到達學校準備上遊覽車。但我卻忘記帶了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健保卡。要有健保卡才能進到表演地點表演及彩排。我只好打電話給媽媽,請媽媽幫我帶來,而其他人都先上了遊覽車,我在學務處等媽媽。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是什麼事情啊?讓妳一大早來我家。」張敏邊趕上玉兒的腳步,邊疑惑的問 「還記得上次的故事嗎?你要到仙界取回記憶之書。」玉兒向張敏說明 (妳不說我還真忘了呢。)張敏想著。那天的事情發生的實在突然,讓他回到家時甚至懷疑跟玉兒和陳楊是不是自己太無聊所想像出來的。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咦咦?!」我看著書的內頁,內心五味雜陳。達爾看我表情怪怪的,掩蓋失望的神情問我:「怎麼樣?喜......喜歡嗎?」他小心地問。我若有所思地抬起頭,望向滿頭霧水的達爾。「嗯......哦......」我看著他,心裡滿是開心及有趣。但我隱藏起來,就是想測試達爾的反應。

生活短篇故事-在大劇場表演糖果屋的我(上集)練習

小花的隨意寫

上個禮拜,我們為了表演,練習了近一個禮拜。舞蹈老師已經幫我們五年級排練有一年的時間了。五年級是跳現代舞,六年級學姊是和一些五年級學妹跳芭蕾。但因為疫情的延後,要表演時六年級學姐已經畢業了,所以只能找四年級的學妹來跳芭蕾的部分。以前就已經學過舞碼的我們(五年級),練起來算輕鬆,但學...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都幾點了還不起床!」零兒推開張敏的房門大喊 他實在不想醒來,剛剛做的好夢就這麼被打斷了。唉!夢境正精彩呢,被吵醒後還要面對有如恐龍的零兒。(妳媽媽的。沒學過進門要敲門,別人睡覺不要打擾嗎?)他心想,假裝沒聽到零兒的說話聲。......還是回應一下好了。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玫倪打開門,一位帶著醒目的橘髮少年站在門外,他明亮的黃色眼睛盯著幫忙開門的玫倪。「請問希蘭公主在嗎?我是達爾。」哦,是達爾來了。「在喔,請進吧。公主等很久囉。」玫倪笑著說,湊近達爾的耳邊說: 「公主今天受到很嚴重的打擊,希望您可以幫忙我們開導小公主。

生活短篇故事-我吃的巧克力不是巧克力

小花的隨意寫

這件事情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那天,我們全家和小舅舅及舅媽去百貨公司逛逛。我們吃完晚飯後,上樓去逛逛附近。我和妹妹看得很開心啊,好多專櫃都讓我們感到驚奇。媽媽試了水果米酒,嘴裡喊著好喝時,我和妹妹則被一個專櫃吸引了。那是個專賣高級巧克力的專櫃(兩個店員還在聊天呢),看著滿滿的巧克力,我們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安娜被醫療人員抬走了。知道無法挽回,只能帶著傷心的神情送走她。我努力打起精神,轉頭問玫倪 「接下來的行程是什麼?」我問 「嗯...我們先回房吧。」玫倪帶著關愛的表情笑著說 「嗯。」我跟在她身後,走回房間。明明回到了熟悉的房間,卻感到一絲冷清。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張敏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已感到無比疲勞。這時,他突然清醒了一些。他的手機響了。拿起一看, 「這是誰的手機號碼啊?」他一臉疑惑的看著手機,這個號碼他從未見過。他在考慮要不要接聽,忽然!手機響起一種耳熟的溫柔嗓音 「請問是張敏嗎?」對方又甜又柔的聲音傳來,張敏就感覺到臉頰發燙。

生活短篇故事-撞到膝蓋的鼻子

小花的隨意寫

之後偶爾會有像這樣和我生活日常相關的短篇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喔!(大部分是以輕鬆悠閒的事件為主)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就是這裡!」玫倪用手指著前方,我們飛奔過去。不過,似乎太遲了。安娜趴在地上,頭朝向服裝間的門,背後的傷口不算大,但流出的鮮血,早已將她的衣服及周遭的地板染上駭人的鮮紅色。我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象,心中的恐懼.害怕.憤怒.悲傷.悲哀.心疼,甚至絕望,一次湧上,所有情緒呈現在臉上。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張敏打開水龍頭,水嘩啦嘩啦地流下。「哇!燙死了。」他一個出神,流下來的燙水燒到自己,忍不住大叫 「笨蛋!一個男生會被燙水燙到?可真神奇啊?」零兒在客廳聽到,大聲的嘲諷他 (連這也要管?我又沒有請管家來家裡。......她是不是以為我會給她薪水。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嗯?怎麼還沒回來?」我喃喃自語。安娜已經去了十分鐘,卻還沒回來。(這裡離服裝室沒有很遠啊。)我心想。突然!「希蘭公主!請您快跟我來!」另一個侍女玫倪打開房門緊張地喊 「發生什麼事了?玫倪?」我聽了,也「假裝」緊張。為什麼是假裝呢?由於我很喜歡演戲,所以很常和侍女玩劇本版的扮家家酒。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啊呵!好想睡。」張敏吃完晚飯,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我洗好碗了。誰要先洗澡?」零兒從廚房裡走出來,望向一臉疲憊的張敏 「哦...都行啊...不然,妳先吧。」張敏慢慢的說,他現在帶著滿滿睡意 「喔好,」零兒說,並走到『她的』房間 「幫忙擦桌子唄。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今天的晚餐,顯得沒那麼冷清。「唉......」張敏長嘆了一口氣。零兒放下碗筷,問他: 「怎麼了?晚飯不好吃嗎?還是銀行存款快沒錢?還是找不到工作?甚至被炒魷魚?」零兒提出一大堆猜測,但是看張敏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個都沒有猜對。晚飯很好吃,豬排咖哩配蔬菜湯,再加上涼拌小黃瓜,已經讓他滿足了。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我從衣櫃裡挑了一件可愛的粉紅色緞帶洋裝和一個鑲了幾顆小寶石的星星髮夾。「您的淡黃色頭髮和衣服很配呢!」安娜笑著說,並接過髮飾,幫我裝飾頭髮。「當然囉!畢竟,我對時尚穿搭很有興趣嘛~!」我笑著回答,還比了個時尚雜誌上,模特兒的姿勢,惹得安娜掩著嘴,笑出聲來。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我走到窗戶邊,拉開淡粉色的窗簾。「既然有茶會,那華曼街上一定有很多人吧。」我心想。只見一片狼藉,街上幾乎沒有人,連所有攤子都停止營業。這...跟我想的完全相反!我想像的,應該是滿滿人潮,歡笑聲不斷,叫賣聲不斷,熱鬧的華曼街啊?!我的好心情直接跌入谷底,安娜也湊過來看了看,對我說:...

公主與兔子的約定

小花的隨意寫

今天一大早,我就被侍女安娜叫醒。「希蘭公主,起床囉~」安娜溫柔的聲音說道。沒錯,我是一位公主,紐希蘭(不是紐西蘭喔)公主。媽媽是紐布蘭,爸爸是蘭斯洛。很神奇吧~在我國傳統中,當女生嫁到男生家時,男方姓氏要換成女方名字的字尾,而女方也可以依照喜好或和男方的協調下,將名字改掉。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上一篇的『張敏』不小心打成『張勉』,非常抱歉!主角一樣是張敏,沒有變喔!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他來到一間平價餐廳,點了餐,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這一切都好像故事裡才會出現的劇情,是那麼神奇,那麼突然。不過,當他遇到玉兒時,就算這是假的,他也會喜歡這個女孩,她的溫柔和美貌,使張勉深陷其中。正當他在幻想時,餐廳的門開了。這個舉動似乎很正常,但走進來的,是個大美人。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張敏領悟到了這件事。「 是的。」玉兒回答他 「OMG!我無法接受。」張敏誇張地說 「兄弟呀!你要變女孩了,我會想你的。」陳楊假裝悲傷的說 「我又沒有要離開,你不要說得這麼......悲傷好嗎。」張敏苦笑道 「嗯......不過,要去仙界,必須要有法力吧?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這件事,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當時,世界分為兩等分,有一般人住的人界,也就是『人莊』,另一個是神界,住著許多神獸,還有法術的存在,別名是『仙靈界』。而我,原本是住在人莊的邊界,後來,被一名奇怪的馬夫移到仙靈界的村莊裡。村長叫恆經,幾個月後不知為何被帶走了。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

現在,很安靜,張敏坐在一旁,玉兒則在想事情似的皺著眉頭。「 妳怎麼會帶我來這?」 張敏問 「 這事說來話長。你 .......要聽嗎?」 玉兒問 「當......」張敏話還沒說完 「玉兒,我來了」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門開了,一位身穿短袖長褲的男子走了進來。

無名的奇幻武俠小說

小花的隨意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