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與妳去過的101,我看見除了風景以外的妳

牆面上的大型壁畫,是一張老人眉頭深鎖的表情。我想:這是老化,不是不快樂,我們都希望看待事情有兩種面貌,而我們學著願意去看好的那一面。

這篇是很另類的遊記。

 我看見除了風景以外的妳。

 妳曾經是那麼的不快樂,而我只想讓妳忘記怎麼悲傷,記得如何快樂。

 出了捷運站,我們在一幅巨大的圖畫駐足。

 牆面上的大型壁畫,是一張老人眉頭深鎖的表情。

我想:這是老化,不是不快樂,我們都希望看待事情有兩種面貌,而我們學著願意去看好的那一面。

 

妳,我的母親。

 妳有另一個名字叫:月月。

 因為母親的角色對妳而言太沉重了,我們是比朋友更親密的友人,妳喜歡那樣的自在。

 


妳的視角。


妳的眼眶裡大概塞滿了一棟很高的大樓,我追著妳的視野然後仰望延伸,眼前的101大樓就這樣直達天際,像是魔豆的故事般充滿著一種幻想。

 

妳曾經是我的巨人,如今妳已經不為了成為誰的。

我覺得那樣很好,妳只做妳自己,不必為誰失去自我。

 

妳是那樣思想開放現代卻又如此壓抑的傳統女性。


魔豆倒了!妳也自由了。

 

而我是妳征戰過後留下來的朋友,這麼說來我們有革命的情感,這輩子大概無法真正割捨了。

 

 


 妳是我好朋友中年紀最小也最大的。

 前者指的是妳的單純、幼稚,可愛與不可愛。

後者當然是隨著時間我們都會擁有的記號。

 

我忘不了第一次和妳去101大樓玩的那一天,當時妳就像個孩子一樣,什麼都好奇,什麼都感到興奮。

 

妳專心看著大樓內陳設的油畫展,望得出神,我捨不得打斷。

 突然間,妳轉過頭來和我說:「妳畫得比較漂亮」。

 我驚訝且完全不覺得這是事實地說:「怎麼可能」!況且我畫的是水彩。

 如果說藝術是美的一種印象,那麼我想妳是喜歡我和妳一起畫畫時的那份記憶。

 


 101這附近到處都是富麗堂皇的百貨公司,妳光是遊走在這幾棟大樓裡就感到滿足。

 在我刻板印象裡最冰冷的水泥建築在妳壓抑釋放出的笑容裡有了溫度。

 

 


 妳比我更像背包客般精力旺盛並探索著一切,妳的手機裡裝了許多這裡!而我的腦海裡裝了許多妳。

 

 我從來不知道101有這麼好玩,也從來不明白和月月出遊讓我格外珍惜和體貼。

 月月妳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在我心裡面偷偷叫過妳好幾次「媽媽」。

只是我們都很傻,妳是灑脫地什麼都不想要了,我是傻地什麼都還在眷戀。


 


月月告訴過我她年輕的許多故事,談戀愛的,打工的,上課偷吃王子麵被老師罰站的。

 

但她說最多遍的卻是一個我叫爸爸的男人,一個愛與不愛都糾結的故事。

 


 

和月月變成好朋友之後,我教她屬於我們年輕人玩的事,她則是什麼都沒說,但卻默默地已經用了她的走過的大半輩子教會我許多事情。

 

她也愛玩現在流行的、新奇的、有趣的,而且學得很快。

 

我想月月根本不適合在傳統的家庭裡成為別人的妻子、媳婦,甚至是母親。

 

 


 有時我很惋惜沒在妳年輕的時候和妳成為好朋友,也許那時我還只是個襁褓中的嬰兒吧!

 現在的妳有著像孩童般好奇的眼光卻沒有像年輕人的體力。

 妳托著下巴撲通地凳在我們休息的椅上,我看著妳覺得有幾分可愛。

 

 我們一起留下了一些足跡,這是我們一起探索的路。

 


 妳的腳背浮著一絲一絲的淺紫色血管,每當妳迴避鏡頭,我就會低下頭來捕捉我們倆的腳步,並好似看見妳那段不怎麼輕快的青春年華。

 


 

 我和月月是背包客,一對不能走怎麼遠的背包客,妳的膝蓋不好是事實,但沒讓月月真正走遠的卻是妳對於一切還放不下的心。

 


 也許下一次,月月會再帶我出門,帶我用另一個興奮的視角看熟悉的城市。



【寫在月月之後】:


其實這篇文章是我六年前寫的,我幾乎沒有修改,讀來自己有些感動。

感動的原因,是因為我好像隱隱約約又記起了當下想珍惜把握住的情感。


最近回去翻找自己過去,很久、很久以前寫的文章,看著、看著我發現許多感受,許多記憶都被留下了,雖然很多文章的流暢度和用語我自己看了都嚇一跳!


「哇!當時怎麼可以這麼認真寫,還寫這麼爛啊!」


不過,我很感激自己持續寫著,即便十年後,我也可能會覺得自己現在不夠好,但又如何呢?


別為著未來的不確定性看清自己的現在,因為「未來」兩個字本身就包含了不確定性。


迷失的時候,看一看自己很爛的樣子,看一看自己這麼爛還抱有初心的模樣,會覺得有點可愛。


最剛開始寫部落格只是想留住當下的感覺,一些拍得很醜,甚至有些模糊的照片,一些毫不通順的隨筆札記或塗鴉,依然有辦法替我做到。


文字的本身是什麼?

如果是寫給別人看的,讓人好讀、看懂很重要。

但如果是留給自己的,我覺得有辦法留住感受就好了。

文字也好,照片也罷!最美的,未必是記憶最深刻的,謝謝那些不美的自己。


活著的人不用過多的霓虹,更不用洶湧的歌舞,眾生沐浴在此時此刻,心悅誠服,明日迎接新生再起的太平。—何逸琪《微塵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字創作,請幫我點擊文章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您的肯定將成為我的創作基金,鼓勵我持續創作。

假若您願意且有多的餘裕,亦可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或按下「支持作者」贊助我,感謝您支持創作有價,再此獻上誠摯的謝意!

我將於Matters上持續發布文章,期待我們能以文會友。祝福您日日好日,順心平安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