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輕輕的,你走了


許久未上來這裡。本只想打開隨意瀏覽,看看一些偶爾會想起的人。

但突如其來的感受,太突然,還不習慣,為什麼我總是無法習慣,這些?

於是寫起了這些......。


習慣不了,卻拼命說服。

沒事的,沒事的,於是,我有天就可以相信沒事的,會再見吧?!

總習慣不了要說分離的時候,輕輕地,那個誰又走了。

他走在誰之後,我不想記,卻記住了。走動,人生就是這樣吧?沒有不散的宴席,聚散有時,悲歡有時,情緒擠壓著那些有時,漸漸地把有時變成真實。


*

有種輕輕,提起來輕輕的,放下也想要那樣輕輕的。

有種輕輕,像徐志摩《再別康橋》那樣輕。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個陪我看海的女孩,那個給我笑臉的女孩,如同海風很輕,溫柔的笑靨也輕輕的。


甘做一條水草。

水草也會想念游過身邊的魚嗎?

會吧!因為我相信水草是生命體。

生命即便來去輕輕的,也夾著的七情六慾,想起某個人的感覺也是輕輕的,像波瀾一樣要震動好一會兒,才能止歇。


為什麼徐志摩老寫那些詩,悟了什麼嗎?

老徐說的《偶然》,如同我們的相遇都是偶然,緣分說的就是偶然剛剛的遇見。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


怎有辦法就這樣,說忘就忘?

我記得你閃耀的星星,我記得每一回的相逢。

唯獨,離去映照在我的波心,成不了歡喜。

明白你去了各自一方,存在,閃耀。

照亮彼此的光,如今也去照亮別人,或閃亮著自己。

那很好啊!

離開亦本是偶爾。


*

有一天,我會不會說再見。

什麼時候會輪到我說再見呢?

習慣不了,人與情,冷暖

習慣不了,揮手看著路過生命的甲乙丙,走了,何時還會有丁?


你也來唱歌吧!

讓我們一起輕輕唱著《萍聚》:「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不必費心的彼此約束,更不需要語言的承諾,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對你我來講已經足夠。」

已足夠。

不能大合唱的驪歌,不一定全員到齊的畢業典禮,

但完好無缺,對吧!

有你,有我,各自在世界的角落。

你好,我也會好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您在一日珍貴的時光中,撥空閱讀我的文章。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字創作,請幫我點擊文章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您的肯定將成為我的創作基金,鼓勵我持續創作。

假若您願意且有多的餘裕,亦可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或按下「支持作者」贊助我,感謝您支持創作有價,再此獻上誠摯的謝意!

我將於Matters上持續發布文章,期待我們能以文會友。祝福您日日好日,順心平安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