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能夠得到快樂的選擇

重生的經驗告訴我:「請做可以得到快樂的選擇。」唯有經歷中的快樂感受,會讓人感到無悔。當我帶著愛而非全然的恐懼躺在病床上時,我的淚變得勇敢,而非完全的肝腸寸斷。
Alex Alvarez on Unsplash

兒時的我經常看見父親為了工作忙到深夜,甚至沒有回家,那時的我真不懂工作究竟為何方神聖,竟可以搞得一個人廢寢忘食,甚而甘願棄身邊一切不顧,擁立工作成為自己的全世界?

然而,人也會討厭自己創造的世界嗎?記憶中,爸爸老是抱怨工作勞累、應酬多,但說到後來還是那句:「唉!我的人生別無選擇。」大人的世界聽起來好痛苦,年幼無知的我曾萬分期待長成大人的模樣,因為我以為長大以後可以不用聽大人的指揮,做自己開心的決定!

當然,我長大之後沒有花掉一千元買糖果吃到蛀牙,也沒有給自己買一台變速腳踏車在街上狂飆.....,孩提時代的夢想轉眼雲煙,如今我也長成了大人的樣子,好幾回我也覺得身不由己,想起父親那句:「別無選擇」,越想越覺得人生好苦、好無奈!不過,我並不想認同,隱約中總覺得若我服了爸爸的那句話,我的人生就真的別無退路了。

一年前,與我纏鬥多年的罕見疾病病情突然急轉直下,眼下唯一的活路就是「骨髓移植」,別無選擇的時刻終於來臨了嗎?其實,答案再清晰不過,我依然有所選擇,我只是害怕選擇,並奢求著不做取捨便能擁有重生的機會!

病人充分理解歷經一場重大手術可能會死,也可能會重獲新生,是一種對生命的敬意與豁然!接受了這點的時刻,我這才釐清生命的本質—本是生死對應。沒有不死的人類,只是大多數的人都在尋求以怎麼樣的方式死去才能接受?若死亡是生命的終點,追求存在世上時的快樂才顯得更重要!

上天讓我經歷了別無選擇的時刻,生老病死的確得按著自然界的規矩運作,在那樣病入膏肓又無助的時刻,我不想做選擇!腦海不斷地浮現—「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這樣做選擇又有什麼意義呢?當我無情地認定自己的選擇毫無價值時,那時正是父親所說的「別無選擇」了吧!

外在環境不能隨心左右之際,至少還有心態可以轉變!憑藉著樂觀的想法及上蒼眷顧,我何其有幸度過了手術的高風險期。重生的經驗告訴我:「請做可以得到快樂的選擇。」唯有經歷中的快樂感受,會讓人感到無悔。當我帶著愛而非全然的恐懼躺在病床上時,我的淚變得勇敢,而非完全的肝腸寸斷

活下來的人必須不斷地做選擇!這是必然的,也是一生的功課。生病的人並不會因為大病一場而瞬間茅塞頓開,更有可能因此變得心慌意亂,那些卡在內心的糾結還是得靠自己慢慢地解。這一場別無選擇的病讓我體會—人無法以有限的能力去保證每一個決策都兼顧各方效益,我們需依賴著自己內心的價值觀去做衡量取捨,並學著不參考世俗標準去給予事物權重。金錢、名聲、健康、生活、快樂.....,每個我們所看重的部分都可以成為下決策的關鍵指標,只要對自己誠實,只要這項選擇不會太讓你感到「別無選擇」,就是好選擇。

我的優先答案是健康與快樂,其餘的就當成附加價值吧。因為我想信任這樣的自己—當我快樂時,不會去質疑過去;當我快樂時,不會去埋怨現在;當我快樂時,我會喜歡自己、喜歡生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