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Chen
Lily Chen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讀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之所獲


真正重要的東西只需要記在腦子裡

我很喜歡一個故事 — 詩人瓦雷里(Paul Valery)採訪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時,問道「您會不會隨身攜帶紀錄靈感的筆記?」愛因斯坦雖然態度安穩,卻露出打從心底驚訝的表情。然後回答:「啊,沒有這個必要。因為我幾乎很少得到靈感。」確實,這麼一說,我也幾乎從來沒有想過「如果現在這裡有筆記簿該多好」。而且真正重要的事,一旦放進腦子裡,是不會那麼容易忘記的。(摘自:村上春樹的《身為職業小說家》)

上面這段話讓我有了啟發,並開始認真思考「筆記」這回事,回憶自身的經驗,我總習慣性以抄寫的過程來幫助自己思考,因為寫字可以讓我的腦袋跟著書寫的速度而放慢下來,所以筆記一直以來是陪伴我成長的身旁之物。顯然地,我並不是屬於聰明的那類,我極盡回想,多麼希望我亦能夠完全放下除了腦袋及五感外的紀錄之物,然而,筆記和照片卻往往成為我再度打開靈感的來源。

不過,我慶幸地能夠對於真正重要的事是無法輕易忘記這點深有同感甚至有時,我認為真正重要的東西只能存放在腦海,意會於心。冥冥存在而無法寓於言語、文字、圖像的那些感受,我們就不說也罷了!我們不以受限的事去定義無邊界的一切,一種模糊但能讓心跳清晰的真實是無需解釋過多。

我真的看過那一類的人,他們的樣子很像一隻自由的鳥,沒有拘束亦沒有時時刻刻的戰戰兢兢,他們就只是專注地飛,累得時候就停下來休息一會,他們的眼神溫和而不貪求,只是珍惜地欣賞每一處映入眼簾的人事物。

「要買本行事曆紀錄一些重要的事嗎?」我問。

「不用了,我要記的重要事不多,所以記在頭腦裡就好了。」他莞爾答。

我仍在想,重要的事如果太多,那麼就不是真的如此重要了!用腦子記不住的那些事,或許是記憶機制的自然淘汰,畢竟大腦大概也需要空間存放非重要之事以外的空白。

世代之間無法比較,亦毋須比較

世代之間沒有優劣之分。絕對不會有某一個世代比另一個世代優秀,或低劣的情況。世間往往會做老套的世代批評之類的事。我確信那是完全無意義的空論。每一個世代之間既沒有優劣,也沒有上下。當然傾向或方向性方面可能分別有差異。但質量本身毫無差別。或者沒有值得特別拿來當成問題的差別。(摘自:村上春樹的《身為職業小說家》)


「我們那個時代啊!可比現在辛苦的多了」、「我們那個時候,哪有你們現在好命......」,諸如此類的言論我相信許多人都不是第一次在耳邊聽到,所以大概也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我曾經很認真思考著不同世代之間到底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想到最後,我依然沒有什麼恍然大悟的結論,除了人文歷史背景有所差異,不同世代就是代表著「不同」、「不一樣」,這根本不需要被拿來做好壞的評比,立基點不同怎麼比呢?身為這個世代的我,同時感到慶幸也感到安慰,每個世代的確都有屬於它們那個年代不同的議題需要反省或進步,但我也相信每個世代都有不同的挑戰可以去克服或創造奇蹟,上天大概不會特別偏袒哪個世代或寵壞某個世代的人們,所以怨聲載道說自己生不逢時大概只是想懶惰的藉口罷了。在我看來對於世代的優劣的品頭論足,也許只是擔心的太多,用心去感受得太少,我警醒著告誡自己:「唯一要認知的就是好好活在這個世代,同時亦尊重其他世代的種種可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