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Chen (陳雯莉)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親愛的朋友來我家早餐吧

「昨天睡得好嗎?」這是一句我們家早晨最日常的問候。每日一早,當早餐備妥,我和老公勝過先討論餐點,我們更關注同住一屋簷下的我倆昨日睡眠狀況,因為我們都是極需睡眠的人,尤其老公如果隔天有重要的事情,有時竟會徹夜難眠,這點讓我十分擔心。睡不好,別說吃早餐沒胃口了,連人整日的精神都會大受影響。


回想起前些日子友人來家裡借宿一宿的互動,我仍心有所感。那天,當我把最後一份完成的早餐端上桌後,正巧瞧見友人從房裡梳洗完畢走了出來,於是我極其自然地問道:「昨天睡得好嗎?」她內斂而沉穩地點了點頭說:「嗯,可以啊」,她的表情輕鬆自然,我也為此放了心。比起每日朝夕相處的家人,朋友的生活習慣總更難了解,我不知道她平常假日幾點起床,也不清楚她現在熱愛的早餐組合,如果硬要回想和她相識的學生時期,我大概只能從記憶裡翻找出她當時最常點的花生厚片吐司吧!


如今朋友們都出了社會工作,聚少離多,感情雖然是一見面就能完全敞開心胸的程度,但說起真正的了解對方,好像又絕不敢誇下這樣的海口。我很感謝能和珍惜的友人共享她借住的那一晚和那一早,即便短暫,卻好似濃縮了我們這麼多分隔日子以來的精華。我們聊了她之前赴加拿大出差的搭車驚魂趣事,也談了我貼在冰箱側邊的夢想清單,聊著、聊著,有時我們狂笑,有時亦享受著談話間的安靜。

那頓為友人準備的早餐,一部分是我們家餐桌上的日常,一部分則是我猜測她的喜好,我恣意妄為地想像某次和她一起出去吃下午茶時,她點的歐姆蛋和德式香腸早午餐是她的偏好(其實搞不好根本不是),因為不了解,所以探索,因為想讓她更能看見我們家的生活日常,所以選擇在餐點上不刻意鋪張,我依然是我,她依然是她,我倆大膽地藉由一頓餐、一夜宿經歷了共同的生活。「這不就是一起生活的樣子嗎?」我捫心自問地滿足笑了,她也是,但不知道是不是為著同一個理由,但無論如何,那種感覺真好。

大家都不幸福,也沒有不幸福。只是有很多愛。桃子雖然已不能吃,但我們得到了桃子形狀的幸福」,這句話是吉本芭娜娜在《食記百味》中寫著的一段感受,我尤其對這句話印象深刻,因為太接近生活的原貌,所以被安慰,因為道出了太多對人生的珍惜與豁達,所以感動。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好像就是如此,我和友人一見面的時候,即便寒暄與問候,亦無法把這麼多日子以來我們各自經歷的快樂和悲傷一口說盡,似乎也沒打算說完,但終究我們希望彼此得到幸福的模樣。

「嘿!謝謝妳!昨晚我睡得很好」,友人在結束拜訪之後,突然誠摯地對我說,那份驚喜之感就像是突然看見不在預期內的煙火大方綻放,我來不及拍手,也差點難以捕捉,我幾乎已經忘了當時手邊正在忙碌什麼瑣事,但我記得她溫柔的眼神,我說:「那之後有需要還可以來住喔!都有附早餐」,我倆相視而笑,並在心底響起了一首屬於友誼的旋律。生活究竟是什麼呢?它涵蓋的範圍太廣,所以當我想好好描述它的時候,竟發現自己無法一言蔽之,不過,若是能像那次友人來訪的一食一宿,我卻格外從容地能感受著彼此用任何方式說了這麼多關於「過日子」的這回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