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beat》
《勞工beat》

在公民社會受壓而消亡之時,我們希望以自媒體的形式,構建一個讓工人發聲的空間,紀錄他們的抵抗,從勞動者的角度探討社會公義。2022年,香港。

清潔工控訴低薪造成剝削 港鐵以「評分獎勵計劃」敷衍

藝術家程展緯積極連結同工,控訴港鐵每年坐擁幾百億客運和物業發展收入,卻仍以最低工資招請外判清潔工,更未有在疫情下好好保護清潔工人的健康。換來卻是港鐵祭出一個僅值2000萬的「車站清潔獎勵計劃」,工友評分達標方可獲得津貼,用公關試圖買回掌聲,搪塞工人的要求。

📍「卧底清潔工」

得知港鐵現時仍以最低工資(每小時37.5元)招請部分外判清潔工後,素來關心勞工議題的程展緯便應徵屯馬綫的清潔散工崗位,希望透過以親身經歷揭露清潔工人的苦況。

幾個月來,程展緯與同工攀談結連關係,認識他們的背景,亦了解工友對自己的待遇有無不滿。同時,他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發文,喚起公眾的關注,又聯同工會搞行動,甚至就資方未有向工人提供合約副本和懷疑歧視職工會的問題告上勞工處。

法寶出盡,揭發的問題也不少:除最低工資之外,還有工作量大但人手不足、工友防疫裝備不夠、站長慣性要求清潔工幫忙買飯、乘客缺乏衛生意識等。港鐵現已取消了替站長買飯的做法,但面對各種針對外判清潔工待遇和職業安全的訴求,仍是不為所動。

反而,港鐵略過了工友、工會和承辦商,直接向傳媒宣布會投放2000萬設立「車站清潔獎勵計劃」,按月向清潔評分達標的工友發放800至1200元的「獎金」,用公關試圖買回掌聲,搪塞工人的要求。

2月3日,程展緯連同清潔服務業職工會主席黃迺元到九龍灣港鐵總部遞交公開信,抗議港鐵推出獎勵計劃以求了事,漠視工友訴求。

收穫這樣的結果,應該會感到洩氣吧?程展緯卻不以為然:「反而要俾工友知道,件事唔係無得改變,我哋發聲其實係成功逼到地鐵回應,亦攞到公眾支持。只係地鐵由上而下嘅決定,將我哋嘅訴求變質。」說罷,他便暫停訪問,步進清潔工的休息室,與工友討論「獎勵計劃」的好壞,了解他們的看法。工友的反應不出所料:他們覺得港鐵只是在迴避問題,亦認為評分獎勵難以公平地實行。

雖然現階段工友對整個議題的認知,仍與倡議者有距離,但程展緯相信,向他們解說問題所在,以行動和他們結伴爭取,工友便可能從經驗中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工友們其實知道程展緯的真實身份;據他說,連某站站長也有跟清潔工解話,說:「唔使驚,佢係嚟同你地爭取改善㗎。」幾個月來,程展緯目睹工友的態度,由感恩有人出頭但不覺得會有轉機,變成慢慢意識到主動發聲可以帶來(哪怕很些微的)改變,比如是上月「成功爭取」的面罩。

理直氣壯爭取公道,是最渺小的個體也擁有的力量。

📍無稽的評分計劃

從外人看來,「車站清潔獎勵計劃」惱人的地方是港鐵以為出少少錢「獎勵」就可以卸走以最低工資剝削工人的問題。從工會看來,最不滿的地方是一直被港鐵無視。即使程展緯是以工會會員身份行動,甚至聯同工會開記招,港鐵也不願與工會直接磋商。甚至連此獎勵計劃,港鐵也只是受到公眾輿論壓力後才透過傳媒公佈,彷彿視工人如無物。

那從清潔工看來呢?無稽之處有三。首先,車站是否清潔取決於非常多因素,以簡單而無客觀標準的評分決定工友能否獲得「獎勵」,等同「入晒工友數」,非但造成更多壓力,更將工人原本應得的報酬變成額外施捨的獎勵。

能令港鐵站看起來不清潔的原因多的是:乘客亂拋和不妥善處理垃圾;廁所不停有人用,要不斷清潔地板,地板未及乾透便有其他人進來,形成繁忙港鐵站的廁所永遠都有許多灰黑腳印;站內範圍太大,但人手不足,沒有足夠時間抹好每一處,有些工序都只能得過且過才有可能準時收工;垃圾桶設計失效,內桶邊裝上螺絲釘,理論上是方便將內桶提出,但螺絲釘卻會刮破垃圾袋,如果袋內有未包好或倒清的食物和飲料,那就GG了。

程展緯從垃圾桶夾出未有正確處理的口罩和珍珠奶茶,質問道:無公德心的服務使用者造成的不衛生、不整潔,為何要清潔工來揹鑊?

第二,承辦商從未為工友提供有關清潔工作的培訓。翻看清潔公司永順提供給工友的「工作指標」手冊,雖然列出各個需要清潔的位置,但每個位置的內容清一色都是一張黑白照片加幾個模棱兩可的形容詞。根據小編非正式統計,出現得最多的形容詞組合就是「光潔/潔淨、明亮、無塵」,說是「講咗等於無講」也不為過。要是以這些指標評核工友,那恐怕也過分主觀。況且以港鐵現時提供的資源、裝備和人手,程展緯認為根本沒可能做到:「有邊個地鐵站可以四處都潔亮無塵?無,但係做唔到嘅責任唔係喺清潔工身上嘛。」

第三,港鐵未有交代獎勵計劃細節,只是公佈大堂清潔工如果評分合格,便每月獎800元,評分良好便獎1000元,而廁所清潔工的獎勵則為1000元或1200元。「咁好似我呢啲走站工人呢?我計邊個站嘅分?」程展緯問道。(編按:走站即需要在同一條港鐵綫上的不同站工作的員工。)「仲有啊,我哋唔係個個都有固定工作崗位㗎喎。如果我兩日洗廁所,四日做大堂,咁又點評分俾我?」

各種跡象都顯示,港鐵的所謂獎勵計劃只是一個倉促的公關動作,為了耍走爭取尊嚴待遇的工人。難怪程展緯笑說:「整個咁無厘頭嘅計劃出嚟,好似佢哋自己都唔知呢度其實係點樣做清潔咁!」

📍以港鐵之道,還治港鐵之身

小編自製評分紙給程展緯,讓工友也可以為自己的勞動狀況評分。

既然港鐵有評核工人的興致,那工人也自然有評價港鐵的道理。小編採訪時即興弄了一張評分紙給程展緯,他邊填邊說:「一粒星即係好唔gur?咁我填粒空心嘅星,代表我超級唔gur!港鐵的誠意……我俾七舊烏雲佢!代表佢好無誠意,連諮詢我哋都無就推出個咁求其嘅計劃。」

本業為藝術家的他也鬼馬的畫了個港鐵公仔,控訴這間壟斷性公共企業:「我們在冒險!你個死人地鐵(卻)找人旁觀我們(的)風險!」當時程展緯漏填了認為自己的工作值得甚麼工資,小編再問時,他想了想,回答道:「六十蚊啦,六十先夠生活到。如果我要洗廁所嘅話就八十蚊啦!」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