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beat》
《勞工beat》

在公民社會受壓而消亡之時,我們希望以自媒體的形式,構建一個讓工人發聲的空間,紀錄他們的抵抗,從勞動者的角度探討社會公義。2022年,香港。

清潔工的控訴:大圍站男廁 之 消失的密室

(edited)
《勞工beat》上回報導港鐵外判清潔工為爭取改善勞動待遇抗議,卻換來港鐵以「車站清潔獎勵計劃」搪塞。這回,小編帶大家一窺港鐵廁所清潔工的返工日常。

【編註:本文於2月8日首次發布,惟文中圖表有小錯處,現發布更正版,敬請見諒。】

如果你是清潔工,清潔公廁的用具,你會選擇放在哪裡?正常推斷應該會放在一個容易取得、方便、乾淨又安全的位置。Well,大圍站的男廁完全做不到這一點。

📍眼不見為淨

走進這個廁所,除非正在工作的清潔工手上已經拿著,否則你連一塊布、一個地拖、一個裝著消毒藥水的噴壺也不會看見。這些基本而常用的用具,原來因為港鐵下令「不要在顯眼處看見清潔用品」,全部都藏匿於鐵門之後。

港鐵大圍站的男洗手間。港鐵在尿兜旁設置了一個狹小空間,指定用作放置清潔用品。

在一排尿兜旁邊,還要是地勢稍微向下斜、尿跡較多的一邊,有一扇要摺疊才能打開的鐵門。開門走落一級、轉身,便通往一條窄長、黑暗的走廊。這裡其實是廁所水箱後面的罅位,工人要將每隔十數分鐘就要用一次的地拖、廁所刷、廁所泵、消毒藥水、水鞋、小心地滑警告牌、替換廁紙/抹手紙等等,「好似秘密咁收埋」。

港鐵大圍站的男洗手間。港鐵在尿兜旁設置了一個狹小空間,指定放置清潔用品。(相片由程展緯提供)

「其實呢個設計好戇居。一來攞嘢麻煩,二來……你睇下個地下?咁污糟嘅位擺清潔用品,仲要落多級,做咩唔好地地整個房仔或者櫃去擺?就咁擺喺枱面又有咩問題?」程展緯一語道出小編的所有疑惑。作為走站清潔工,程展緯見過屯馬綫各個站的廁所,發現此問題到處都在。

「要我哋咁樣捐落去攞嘢,當然係覺得毫無尊嚴啦。」這樣的安排最惱人之處,是港鐵只想要清潔的成果,卻不願直視清潔的過程和勞動的痕跡。廁所,最好一直都無塵光亮潔白;清潔工,若不是正在進行清潔,最好就連同他的工具也消失眼前。

📍用最低工資請人有幾cheap?

隨著2021年香港政府歷史上首次凍結最低工資,最低工資現時停留於每小時37.5元的水平,對上一次調整已是2019年5月1日。若以每月工作26天、每天8小時計算,港鐵的最低工資清潔工月薪只有7,800元,落後同類清潔工種四分一。即使連同假期薪酬一同計算(長工可獲有薪假期),月薪仍只得9,000元。

統計處的《2020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指出,全港僅餘16500人仍獲最低工資,當中清潔服務業僱員有3300人,佔整個行業的4.5%。按程展緯的估算,港鐵約有近500名外判清潔工(包括需要兼顧廁所清潔的走站清潔工)現時正獲取最低工資。若屬實,則清潔服務業內有15%的最低工資工人均由港鐵的外判商ISS及永順聘用。

數據摘自政府統計處《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 (2021年第3季)》及食環署回覆立法會(編號FHB(FE)094)。

港府作為港鐵大股東,港鐵又是壟斷性公共服務企業,在2021年即使受疫情影響盈利依然可觀。根據港鐵2021年中期業績報告,港鐵經常性業務利潤達9億,物業發展利潤更有31億。有勞工界輿論便認為港鐵理應亦有能力將待遇於政府外判工人「睇齊」。

但參考食環署回覆立法會的數據,截至2020年12月31日,食環外判潔淨服務合約非技術工人的平均承諾月薪已經達到11,855港元,而專責清潔繁忙洗手間的工友,時薪則為53元,可見港鐵外判工待遇落後政府外判工一大截。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