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8 articlesIn total 47869 words

读书笔记|《女性与权力》

Kasy_Jaelei

别捂我的嘴,我就要说!

清明不清明1

Kasy_Jaelei

“渡过某些无望的沼泽之后会留下终生的残疾。”——曾妍

羊圈观察笔记4.2|爱的供养2

Kasy_Jaelei

愛到最後受了傷,哭得好絕望。

讀書筆記2.2|《煙與鏡》

Kasy_Jaelei

你眼中的愛與溫暖。碎碎念。

讀書筆記2.1|《煙與鏡》

Kasy_Jaelei

我好像和你讀的不是同一本書一樣。好想像你一樣單純可愛,只會從字裡行間讀出愛和關懷。

1

羊圈觀察筆記5|深夜出租車5.1

Kasy_Jaelei

深夜的出租車就像一條船,既然有緣共渡,那麼我們聊一聊人生吧。

愛樂園幻夢1|日暮街角的溫泉

Kasy_Jaelei

夢裡一個圓滾滾的肚子

羊圈觀察筆記4.1|愛的供養1

Kasy_Jaelei

金曲歌后为骚骚亲一倾情演唱爱的主题曲。

燕山遊記1|法事

Kasy_Jaelei

往生極樂

羊圈观察日记3.2|保姆日记2

Kasy_Jaelei

她仍在寻找爱

水仙已乘鲤鱼去

Kasy_Jaelei

不经历锥心刺骨之痛,怎么可以轻描淡写说自己懂了无常。

燕山笔记5|睡不着

Kasy_Jaelei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十只羊,六百只羊,七千只羊,八万只羊……天终于亮了呀。

猪圈观察日记4|帽子

Kasy_Jaelei

零先生觉得他戴了绿色的帽子,最终他决定一直戴下去。

猪圈观察笔记3|表白

Kasy_Jaelei

“我好喜欢你,你很温柔,很适合结婚。”

羊圈观察日记3.1 |保姆日记1

Kasy_Jaelei

上瘾的人,是不是在用瘾对抗生活的虚无?

狗朋友日记2 | 六小时小龙虾聚会

Kasy_Jaelei

没有堵过朋友的马桶,不足以谈人生。

燕山笔记4.1 |小姨桃子

Kasy_Jaelei

若是你愿意,自由自在的,愿意做花鸟虫鱼也好,愿意再做人也罢,或者愿意做这人世间夹缝中的一缕幽魂也可以。

读书笔记 1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Kasy_Jaelei

世人皆苦,唯有自渡。

狗朋友日记|烂醉的清醒纪

Kasy_Jaelei

你愿意为长岛冰茶去几分冰?

老板的公子

Kasy_Jaelei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老板的公子就要高考了,公子自己倒是心态轻松躺平任踩,但老板的考前综合症挺严重,每天起得特别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抓着管理公子的金先生聊好几个小时,关心公子的吃喝拉撒交通作业试卷心态等等。老板让金先生做了详细的表格,安排好高考期间的吃饭住宿睡眠环境交通,具体到每一分钟。

山腰的神游

Kasy_Jaelei

凌晨时分决定去山上寺庙看城市夜景。穿过夜晚安静的村子,路特别烂,大坑小坑连环坑,King车速很快,大家不时被颠得跳起来。这种时候我们需要一首激昂的歌。不知道怎么大家突然很想听龙宽九段。可汗开始放《莲花》。在寺庙的停车场听歌,喝啤酒。我拍着山下的灯火,蓝色的车。

记忆的栀子香

Kasy_Jaelei

外婆家有两棵很大的栀子树,已经种了很多年了。一棵长在房子西面的菜园里,一棵长在前院,两棵花不是一个品种。长在菜园的栀子树依靠着一大块怪石,石头中间有水桶的凹坑,常年积着雨水,我们常常把抓来的小鱼和泥鳅养在里面,它们养着养着就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游进了栀子树的树心里。

暴虐的父亲

Kasy_Jaelei

她似乎一直都处于愤怒状态中:这种愤怒并不像小孩子发脾气那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愤怒。唯一的问题在于,她实际上并没有具体的愤怒对象。——《心是孤独的猎手》 我一直很愤怒,很长时期里,我不知道我的愤怒从何而来,对象是谁,但这种愤怒左右着我的人生选择,让我最终成为今天...

《花脸巴儿》

Kasy_Jaelei

花脸巴儿 偷油渣儿 婆婆逮到打脸巴儿 爷爷抓到扯毛根儿 开篇两分钟就是暴击。“官员:你可以行使你的权利,但是我没有义务向每个公民都把情况说到。记者:那负责人讲他公布的是一万多个名单,但这一万多个名单公布在哪里?就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了。官员:(轻蔑的笑)你干嘛要这个名单哪?

《如此》

Kasy_Jaelei

请听我讲 我是一位附和他人的歌者 提及到我 同你的爱人或是你的挚友 向他们讲起这个深色虹膜女孩追逐她痴狂梦想的故事 我 只想写出可以打动你们的故事 别无他求 如此 如此 如此 这就是我 我在这里 也许不堪 或者恐惧 我在这里 无论嘈杂 还是沉寂 看着你眼前的我 也许这躯壳里的我还...

小记1

Kasy_Jaelei

回想我的生活,我几乎在深渊边缘来回徘徊,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但就这样,我踩着落石稳住身形,也踩出了一条路,没有掉落。我想这也感谢我的母亲对我那点微薄的爱意——逼着我读完大学,让我有点资本能够活下去,以及我遗传自她的骨子里的那股狠劲——你想让我死,我偏要活着。

未痊愈的孩子

Kasy_Jaelei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旦心灵受了伤害,那么所有的智慧都不过是一把刀子而已了。”——《刺客信条》 吴先生很有魅力,从第一次我见他,就觉得他有一种脆弱感和破碎感,一种求死的绝望感一直缠绕着他。今年他看起来好了很多。他说,去年他准备离世,他妈妈给他发信息说:“我之前做错...

破碎的领导

Kasy_Jaelei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女领导才女士,是一位中年离异女性,离异原因也和很多人一样,无非是官场里的财色权交换引起了家庭的震荡。我认识她之时,她正在离婚拉锯战中。她神情忧郁,嘴边法令纹深深的,眉间也皱出一道深深的竖纹,但也带着对未来有憧憬的轻松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