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a Tang

育有一對兒女的媽媽。 在每天的工作、育兒生活之間,找個小空擋喘息、思考。 寫作讓我與自己對話,理出藏在冰山下的思緒。 在文字的堆砌間,也逐漸堆砌出自己日漸清晰的面貌。

停不下來的鼻子

經過吸聞、咀嚼,香料美好的香氣像是光粒子,一路從鼻腔、味蕾竄升大腦。在那一當下,我只想閉上眼,腦中喟嘆:『HEAVEN.....』

前晚第一次嘗試煮紅酒燉牛肉,沒想到完全成功!

能夠在家生出這樣的好味道,真的很興奮。

從小對味道便極度著迷。不論是精油、香氛、香料,甚至櫥櫃、物品、衣物、貓咪後腦跟腳掌、兒子的脖子還有女兒的腳丫,只要是打中我的味道,便會一股腦的『追味』。以前在英國為了一罐當時覺得『命中註定』的玫瑰乳液,差點趕不上飛機。同行的我姐到現在還氣得牙癢。

所以香料的食物也非常打動我。如果只是好吃,那是味蕾、口舌感到舒暢,開心地咀嚼吞嚥。但若是香氣濃郁美妙,那又是完全不同的境界。

香氣的影響是真實存在。

透過鼻腔,進入大腦皮脂及邊緣系統,進而影響交感及副交感神經,也喚請了腦中的情境及記憶,身心靈好像都被氣味帶領至另一層空間。

經過吸聞、咀嚼,香料美好的香氣像是光粒子,一路從鼻腔、味蕾竄升大腦。在那一當下,我只想閉上眼,腦中喟嘆:『HEAVEN.....』

女兒也是『好味之徒』。每次幫她噴純露止癢,都像貓遇到貓草一樣找來找去的吸聞,吸完一副醉樣的放鬆閉眼。鬧脾氣時噴一下,也能明顯鎮定放鬆。

看來母女都有一副狂熱執著的鼻子,所以對葛奴乙追味的癡狂,我懂我懂。

香料確實美好,但真正入味卻需要長時間燉煮,那驚人的香氣才會全然的『綻放』。如果只是醃肉、灑在蔬菜及肉類上烘烤,其實比較像調味,增加一些表面的味道而已。

只是長時間的燉煮顧爐實在麻煩,這道紅酒牛肉燉完還要冷藏12小時收汁入味,等於要花兩天時間完成。

人生是不是好難啊,但其實煮的過程香氣四溢,也是很療癒。下次我應該還是興致勃勃嚕起袖子煮起來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