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a Tang

育有一對兒女的媽媽。 在每天的工作、育兒生活之間,找個小空擋喘息、思考。 寫作讓我與自己對話,理出藏在冰山下的思緒。 在文字的堆砌間,也逐漸堆砌出自己日漸清晰的面貌。

所有的喧囂,都拉得好遠好遠

(edited)
也許是帶著自己的孩子。我體會到當年在這落腳的省政府辦公單位員工,也許也是忐忑及期待的,帶著家眷展開新生活。身為少數族群,極權是他們的保護傘,讓他們能夠安然地在這片新土地安身立命。卻也是這保護傘,隔開了與外界的理解及連結。傘下的人,其實跟我們一樣,都只是想好好過日子,努力養大孩子的父母吧。

下午來到草屯的中興新村。說實話,早年對眷村的感覺挺複雜。基於本土意識,對眷村總是保持距離,不願靠近。認定那是極權、特權下的產物。不屑理解,抱持敵意。

但近幾年實際在社會打滾,體會到現在的台灣其實還是靠自己找出運作方式及遊戲規則,創造自己的機會及資源。極權的外省政權,確實發生過,但已步入歷史。我的人生經驗中,很慶幸沒有真的被特權剝奪什麼機會或是資源。

感謝這塊土地上對社會轉型付出努力及貢獻的人,讓我們得以在相對健康、多元的社會氛圍中成長並自立。歷史發生過的,不能否認,但也不必持續抱持成見。只要心存警惕,別讓歷史的傷害重演。

一進到中興新村,感覺是『寧靜而蕭條』。儘管連假不時有三兩遊客穿梭,但在這個歷史感濃厚的社區,所有喧嘩好似都拉得好遠好遠。不管是市場內的小吃店或美髮店、廣場上放風箏的家庭、公園盪鞦韆的孩子,每一幕好像都是三十幾年前的畫面。老舊無聲。

社區依舊整齊、綠意盎然,但住戶大多離去,留下穿梭巷弄間的胖野貓跟永遠的寧靜。

沒有鋪PU泥的操場。塵土飛揚,很有年代感
市場小吃,味道不錯

也許是帶著自己的孩子。我體會到當年在這落腳的省政府辦公單位員工,想必也是忐忑及期待的,帶著家眷展開新生活。身為少數族群,極權是他們的保護傘,讓他們能夠安然地在這片新土地安身立命。卻也是這保護傘,隔開了與外界的理解及連結。傘下的人,其實跟我們一樣,都只是想好好過日子,努力養大孩子的父母吧。

我的生日是在解嚴前一年的國慶日後兩天,想必在我出生那天,『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還是到處飄揚,舉國還沈浸在到現在都還是很抽象的『中華民國』國慶的熱血愛國氣氛。從小就覺得上天很幽默,為何我會出生在這麼微妙的土地,一個大家對於自己到底是哪國人永遠沒有共識的土地。教科書背的考的是中國的『中原』歷史,但對於來自福建閩南以及平埔族的祖先、台灣明清前的歷史、目前社會文化甚至民間信仰的來源,著墨甚少,甚至大多是空白的。

對於自己的來源認知極少,以及養育我的台灣卻被教科書輕忽,就這樣累積一肚子的不平衡及怒氣。但卻也平安、富足的長大了。

不管叫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福爾摩沙,這片土地都是最親愛的家鄉。我這曾經的憤青,好像也在中年這幾年,逐漸跟歷史的某部分和解、放下。也希望,以後的一代一代,會是與這片土地深厚情感的父母,教育孩子珍愛、認識、保護我們的家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秘境在雲林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