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昭勇

相信經濟是世界的最大公約數,透過有意義的交換,不同的價值可以獲得提升,讓每個人的生活變得更好。

報導了一個公益項目後,可以怎樣讓它持續發生力量?

8月份,從台灣的北部前往東部採訪《台東・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曾經混過黑道,19年前一個轉念,成了台灣偏鄉弱勢孩童的守護者。

除了報導,做為一名記者,還可以為這個公益案做些什麼?可以如何讓這股正向力量持續下去?

這樣的報導,在綜合性媒體上的反應普通,在FB上有些特定朋友有相當興趣,就不知道在matters這個環境的狀況如何了?

上面是一則短視頻,放在youtube上,但好像無法嵌入呀[email protected]@

以下,是我在《聯合報》的聯合新聞網上的相關報導:


「有一種勇敢的風格叫黑孩子」,這句很不一樣的企業識別文字,掛在咖啡廳的牆上。

這家位在台東知本、台11線公路172.5公里處的咖啡廳,吧台後方,「黑孩子」3個大字迎面而來,有點Q版的黑字掛在襯底的紅色圓塊上,似乎在期盼著孩子的單純與曾受過的苦難可以在人生路上慢慢圓融。

黑孩子咖啡,是「孩子的書屋」在2017年打造的新園地,咖啡廳的營運,給了偏鄉的弱勢孩子、孩子的父母一個希望。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指出,咖啡廳可以提供4個就業機會,再加上圍繞咖啡廳的農場、中央廚房等,就可以養活8個人。他說,一間咖啡廳可以養活8個人,10間就可以養活80個人,如果成功了,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黑孩子咖啡廳

實踐自我 當孩子的「陳爸」

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
孩子的書屋理事長陳俊朗大家都叫他「陳爸」,他已經在台東知本地區創立多個書屋,提供弱勢孩子學習機會。 記者黃昭勇/攝影

19年前,經營酒店、情趣用品店的陳俊朗,經常是晚上10點營業到隔天早上7點,錢是賺了不少,但卻發現2個孩子跟自己愈來愈不熟,跟老婆的關係愈來愈尖銳,孩子跟他講話還有點衝。他突然想著「我到底在幹什麼」?

他思索著,這一輩子似乎都在滿足別人的期待,讓爸媽、女朋友、老婆、孩子滿足,但自己要的是什麼呢?為了滿足家人期待,無所不用其極的做一些事情、賺錢,但人生呢?

想通以後,陳俊朗發現人生沒有這麼複雜,就是一個實踐自我的過程,可以承認自己的優缺點,找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然後老老實實地做下去,最後無憾地跟世界說再見。

就是這樣的一個轉念,陳俊朗很清楚自己想要當一個跟孩子關係密切的爸爸。不僅是自己孩子的爸爸,也當台東地區弱勢孩子的爸爸。於是,他創辦「孩子的書屋」,找來老師、設計課程,讓犯過錯、弱勢的孩子有一個學習的園地。

就這樣,他成了孩子們口中的「陳爸」;19年來,喊陳爸的孩子超過1000人。

問題大人比孩子更需要幫助

幫助孩子沒多久,陳俊朗就發現,孩子會犯錯,多數是因為家庭的因素,如果孩子的父母沒有改變,孩子的困境也不會改變。

陳俊朗解釋,許多犯錯的孩子,是來自於家暴甚至是性侵的家庭,這些孩子的成長扭曲變形了,但是我們的社會沒有理解他們的處境。他說,這些問題大人只是「身體長大的小孩」,因為生命沒有出路、經濟沒有收入、家庭不愉快,又沒有能力改變,就只能欺負自己家裡的人。

陳俊朗表示,過去,偏鄉社區的家庭,幾乎有高達十分之一的家庭有這些問題。他說,問題在父母,就要從源頭解決。於是,孩子的書屋開始幫助父母,讓父母上技職課程、去農場工作、進中央廚房、烘焙坊,為自己的生命找出口。

說起來簡單,但這是一個需要極度耐心的工作。

習慣了作息不正常,現在早上7點要到農場,書屋的幹部得挨家挨戶去叫孩子、父母起床,但往往到了第三家,第一家的孩子又睡著了。犯過錯的孩子脾氣不好,不能只是愛的教育,還要有一定的經驗與能力,才能讓他們聽你的話。

弱勢孩童逆轉人生 需要你我支持

努力了19年,陳俊朗與「逆轉聯盟」更與「為台灣而教TFT)」、誠致教育基金會等友好單位一起努力,希望把孩子的書屋在台東的經驗,推展到全台灣。他說,現在已經有14個單位加入逆轉聯盟,再有4個單位加入就完成布局,有機會把成功的模式推廣到全台灣。

但光是在台東地區的努力,1年就需要上千萬的開銷,孩子的書屋與逆轉聯盟需要更多的支持。

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右)與童顏有機公司的童顏長潘思璇,在黑孩子咖啡廳討論如何一起為弱勢孩子的教育盡一份心力。 記者黃昭勇/攝影

2年前開始向孩子的書屋採購的「童顏有機」,創辦人之一的「童顏長」潘思璇有一對雙胞胎寶貝,由於孩子是過敏體質,因此對有機、品質要求更高。她說,童顏有機創業的時候,就立下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準則:公司營收的1%要用來幫助孩子的教育。

因此,童顏有機加入孩子的書屋體系,隨著業績成長,今年更希望可以擴大參與。擅長社群操作的童顏有機,決定拍攝影片,讓更多人知道「孩子的書屋」與「逆轉聯盟」的理念,給需要幫助的弱勢孩子一個未來。

陳俊朗說,童顏有機用採購果醬的方式支持孩子的書屋,是最棒的肯定,不僅給予財務上支持,更讓體系內的孩子、父母們看到一個有希望的未來。

孩子的書屋與逆轉聯盟,希望幫助全台灣的弱勢孩童逆轉人生。「這樣的孩子全台灣至少有10萬,如果經過我們的努力可以救起5萬個孩子,等於是救了5萬個家庭,」陳俊朗說,他希望自己的腳步可以再快一點,也歡迎有更多像童顏有機般相同理念的企業可以加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