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安

記者/譯者

台積電市值超車騰訊:半導體是「新時代的石油」?

(edited)
今日的半導體,和過去的石油一樣,都是維持經濟生產的關鍵原物料或基礎零組件,也都是非常重要的戰略性物資──Aramco 常年不墜的市值,和台積電近期突飛猛進的市值,大概也都反映了這個事實。
台積電超車騰訊,成為全球市值第九大的公司。

看到同事傳來這張圖,我才知道黨一句「網路遊戲是精神鴉片」,害中國的騰訊這幾天股價大跌,市值居然被台積電超車了。

細看這個全球市值排行榜,其實也很有意思:除了美、中兩大國之外,能登上排行榜前十名的,只有沙烏地阿拉伯的 Aramco 石油公司,以及台灣的台積電(註1)。

由此來看,近期有媒體會把半導體稱為「新時代的石油」,確實並非沒有道理(註2):今日的半導體和晶片,和過去的石油一樣,都是維持經濟生產的關鍵原物料或基礎零組件,也都是非常重要的戰略性物資──Aramco 常年不墜的市值,和台積電近期突飛猛進的市值,大概也都反映了這個事實。

台積電位於台灣新竹的總部,以及時常在總部大樓附近出沒的小黑。
台積電總部的博物館裡,參觀動線最後寫著台積電的使命和定位:長期且值得信賴的技術及產能提供者。

而且很有趣的是,台積電和 Aramco 一樣,如果不是因為貿易戰、晶片荒,或是石油危機這樣的地緣政治危機的話,一般人其實平常根本就不會知道這兩家公司的名字,知名度和其他榜上有名的大品牌(比如 Apple、Facebook),根本就無法比。

這種現象,或許也再次反映了晶片代工、和原油生產,所帶有的「基礎設施」特性:它們雖然非常重要,卻通常隱藏在日常生活的表面之下、或存在於產業鍊的前端,因此不會直接面對消費者,所以除非出問題了,否則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

不過就像台積電在台灣家喻戶曉一樣,Aramco 這間公司,在阿拉伯世界其實也是響叮噹的:之前在科威特學阿拉伯文的時候,Aramco 這個詞(أرامكو),居然就被列在初階阿語課本的單字表裡──不知道未來有天,「台積電」會不會也被收錄進台灣華語課本的單詞表裡?

在科威特讀書的時候,有次特意去了一趟科威特石油公司總部,一方面朝聖、一方面也感謝供我吃穿、給我獎學金的油田。
科威特的沙漠裡,經常能看見這種油管,很具象地呈現了科威特這個國家的經濟命脈。

同樣巧合的是,Aramco 的身世,其實也和美國脫離不了關係:雖然 Aramco 已經在 1988 年被沙烏地阿拉伯收歸國有,但這間公司最初其實是一間美國公司──「Ar-am-co」就是「Arabian-American Oil Company」 (阿拉伯美國石油公司)的縮寫,而台積電創立之初,也延攬了很多從美國返台的技術人員,某程度上也是家「台美混血」的公司。

自從創立以來,Aramco 就一直是左右中東地緣政治的關鍵角色、時常捲入地緣政治之中──甚至可以說,這間公司和石油資源,就是西方強權近一個世紀以來,不斷介入、經營中東的原因之一。

如果從去年至今的發展來看,台積電在世界的地緣政治之中的角色,似乎也愈來愈像 Aramco 了。

然而半導體終究不是石油,也不是「從地底冒出來」的,在地理上並沒有這麼難以動搖的「固著性」,而美國、日本、德國,也確實都已經傳出要求台積電前往設廠的消息。

不過再話說回來,台積電的廠房、技術和經營模式,真的有這麼容易複製到其他國家嗎?還是說,專業晶圓代工這種「服務」,其實也和石油一樣,帶有一定的「地理固著性」,深受一個地方的自然環境、文化因素的限制?(比如最近很流行「必須要有既聽話、又優質的工程師願意賣肝的文化」這種論述。)

更重要的是,對台灣的生存和繁榮來說,台積電帶來的到底是機遇,還是危機呢?感覺半導體的經濟地理,真的會是接下來幾年的熱門題目⋯⋯

註1:不過今日要判定一個企業的「國籍」,倒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比如台積電就有一大部分的股份,掌握在外資的手上⋯⋯

註2:把半導體稱為「新石油」的文章或報導,可以參考以下這幾篇:

China Turns Semiconductors Into The ‘New Oil’ While GM Runs Out Of Chips

Semiconductors are the new oil

台積電創辦人、前董事長張忠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肺炎疫情與波斯灣國家:勞動結構轉型的契機?

海灣國家“石油上癮”,但戒得了嗎?

台灣的半導體之刃還能揮舞多久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