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 articlesIn total 14146 words

几则随记

周诃

12.9 我总是无法平滑地进入一个新的状态。就像小时候每逢假期结束,老师都会要我们“收收心”,我也总是收不住,游泳的转身姿势很笨拙,起跑慢半拍,从一本书结束到另一本开始浑身不舒服,就是这样,我又半无奈半被迫地进入了新的状态,以一种很别扭又不情愿的态度去面对,当然了,向来如此。

随想

周诃

在梦中享受了一场音乐实验,数次的飞机降落轰鸣,着陆瞬间发出的巨响,除此以外还有口腔残余的橙汁味道,臀部和大腿开始僵硬,气压改变导致耳朵不适,这一切的叠加都发生在一场午睡中,实在是奢侈。在所有身体部位中最值得警惕的应该是食指,因为它渴望指责。

流水账

周诃

2021/11/18 我觉得人在懒洋洋的下午,面对着空空如也的时间表,看着地板上漂浮的灰尘和飞舞的纤维,他很难去想一些深入的东西。类似这样的平滑的日子我一过就是一个月,伸出舌头四处舔舔,但绝对不深入的感受每一种材质的味道,悠闲的感觉真的很好。

流水账

周诃

流水账 2021/4/2 时间太久,以至于我几乎想不起来上次写流水账是什么时候。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时间密度极高,一切变化都在猛烈的发生,半年就换了一个世界。翻开之前写的零碎语言(那几乎不能成为一篇文章),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在变慢,在逐渐变成一株植物,变成一个可以心安理得地看着日历一页一页翻过去的人。

覆盖

周诃

前日去买咖啡,被身后的人撞到了手臂,咖啡从杯中洒出,沾在虎口和食指上,黏黏的,用纸擦也擦不干净,那时候在想,原来我是被这样的东西覆盖着啊。咖啡,起球的毛衣,颈上的胡须,指尖的墨水,刮花的唱片,被水撒到的书,贴在脖子上的衣服商标,打碎的保温杯,一侧不出声的耳机,断了一小节的琴弓,大...

时隔八个月之后的一次回归

周诃

自打有记忆开始,我就很羡慕那些可以每天记日记的人,一是因为喜读名人日记集,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希望自己也可以有一本厚重的,以破旧皮革作为封装的日记,三五十年之后再打开,再读别有一番意味。二是因为我是一个总喜欢胡思乱想的人,与其说是主动去思考,倒不如说是许多奇怪的念头冲进大脑,往往把...

我愿意这样活过一生

周诃

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年纪,二十岁左右,未来像迷雾一样铺开,我几乎难以预言十天之后自己会在哪里,在做什么,又靠什么过活。但是往往就像那句古谚:“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反而是很热衷于思考所谓“梦想”。甚至可以说,思考自己未来的理想和美好生活,已经成为了我目前必不可少的一项智识游戏,...

来到matters五天了,我有一些想法要说

周诃

1.仅仅是打字吗?2月23日,我发布了一篇“新人贴”自我介绍与进入matters的理由,事实上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有所谓“新人贴”的说法,“网络写作”这个概念对我来讲同样陌生,无论是所谓的“分布式技术”还是“likecoin”,在之前的人生中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此类概念,所以上手matters实在是带给我不小的挑战。

周诃

所以我想,日剧动人,就在于它往往着重于描述一些平淡无奇的生活,平淡到至于让人有种错觉——这是否太平淡了?几乎就像正常的生活一样。但影视作品毕竟是影视作品,它需要让「事件」发生,但也有不发生的,像是枝裕和。你以为动人的是事件,其实不然,往往是那种平凡生活中的细节,才构成了那种独有的审美,怎样的审美呢?

一次想象练习

周诃

一些想法

周诃

狂妄無知,麻木不仁,憤怒,驕矜,皆來自於對自我的篤信。不會懷疑自己的人,也沒有獲得被信任的資格。有些書,讀完就會無意識的流淚,和書本身沒關係,在長達數週的精神壓迫下,大腦極度透支後,真的很難保持平靜。大學教育使人有正確的價值意識,知道權衡輕重。

转:《有人问我公理与正义的问题》

周诃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楊 牧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寫在一封縝密工整的信上, 從外縣市一小鎮寄出, 署了真實姓名和身分證號碼年齡, (窗外在下雨,點滴芭蕉葉和圍牆上的碎玻璃) 籍貫,職業 (院子里堆積許多枯樹枝 一隻黑鳥在撲翅)。

泅水指南

周诃

入水的那个瞬间,是没有意识的,像注射了大剂量毒品,从鼻腔到大脑都会微微发酸。靠着肌肉记忆把身体送出去,双肩高高耸起,双臂肌肉紧绷,以保证速度的最大化。盯着水底黑色的赛道,拼命摆臂蹬腿,肱三头肌像被浇上了汽油一样,拼命发烫。这时候我们需要做的是保持节奏。

过去的日记

周诃

3月1日 像是某种征兆,教学楼下终于开了第一朵白色的小花。隔天去的时候花不见了,难受了一下,站在原地望着它。旁边的人来回穿梭。我变成了另一棵树。3月5日 2013年的时候“因为爱,神愿意堕为凡人,野兽变得温柔,女人嫁给棕熊,男人娶回田螺,他们没有面具,也不伪装。

气味

周诃

在下午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古怪念头:要不要尝试着写一本关于气味的书?一整本,大概十万字上下,工工整整的分开章节,其他什么也不写——只有气味:不同地方,场合,人类,器物与他们特有的气味。通过对气味的描写,又写回我和此类种种的回忆,这不是很好的一个想法吗?

自我介绍与进入matters的理由

周诃

大家好,从今天开始注册matters账号,并在上面长期更新文章了。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大学生,主修工科,辅修哲学,喜欢读书,常常泡在图书馆中一天都不出来,享受阅读的静谧与美好。只是我本以为这样的生活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但现在似乎不行了,我终于开始被迫面对政治,像是被人钳住脖子。

一些拾慧

周诃

对灾难的预兆置若罔闻,对明显的巧合浑然不觉,对完美的结局充满自信:戏中人显然自己很少看戏,他们面对自己的命运毫无防备,罔顾历史,任由这门艺术传统程式把他们推向终局 记住自己或把自己想象成任何人,这并不难,你可以是好人,也可以是坏人,可以是妻子、母亲、市民甚至一个意图谋杀的凶手,...

身份

周诃

我始终相信,中国现在有两种人,且仅有两种。与种族、名望和财富无关,也与价值观、教育经历和所属职业无关。一种人可以无条件的掠夺另一种人,包括财富、尊严、权利和生命,另一种人只能被掠夺。这种分类大概可以概括为奴隶和奴隶主,且不包括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