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tor
Blacktor

熱愛奇幻與科幻創作,偶爾會進行同人二創。具體來講比起寫長篇我更喜歡寫短篇,可能是因為短篇創作的閱覽數不是0就是1,至少比起長篇連載的0/0/1/0/0/0/1要讓人來的心安,但儘管如此我這幾年仍然有在進行長篇連載就是了,欸嘿ᕕ( ᐛ )ᕗ 【我的部落格】http://blacktor.pixnet.net/blog 【EP】https://episode.cc/about/blacktor

【科幻中篇】《生化人與機械蟲》-1

1.

「嘿,那是什麼?」龍問。

到任已半年的龍在三名同事的陪伴下首次來到了鬧區。鬧區根植在那座碩大的城市底下,夜晚的她有著近乎庸俗的璀璨,從奢華的沙龍、到胭脂粉味的風俗場,這座鬧區緊挨著航空港與陸路棚,便利造就了理不清的複雜--那就是他們要帶龍去見識的大世面,成為都市人必修的一門社會結構學。

然後他看到了那東西。一道極為平凡的招牌與一個生冷的詞彙吸引了龍的注意,他思索著,腳步不自覺地停了下來;而後,龍的同事們也隨紛紛將目光投入其中,端看那塊寫著『精工引擎專賣-內售擬量子寵物』的看板。正當成員之一的亞倫還在那喃喃著、質疑著那塊板子下頭開著的是不是什麼騙人玩意兒的時候,莫耳與昂列就先一步氣勢滔滔地走入店內,他們想比其他人更釐清眼前的新事物,因為莫耳與昂列認為這狗窩沒有他們沒弄不懂的東西,過去如此、未來也將如此。

那間小小的門市以一面復古的木條飾牆與一扇不協調的自動門作頭,一側櫥窗中擺著的是張絢麗的仿紙質海報,但那張海報也僅僅只是換湯不換藥,因此來者終究無法看透此店的玄機;然而一走進店內,原以為封閉的牆面卻成了一面大落地窗,外頭的街景一覽無遺,大部分的商品都放在裏頭,沒有任何隱瞞。那地方出乎意料的大,看起來像是維修房改裝而成的,些許機油味穿插在柔光中,此時店內的玻璃展櫃裡擺放著一批批有頭有臉的零件,它們有如飾品般被供在聚光燈下待買主選購。

此地很難說得上是裡表如一,最先注意、卻最後進去的龍認為此地跟他想得不太一樣,甚至有些怪異。在難以解釋的層面上來說,龍將這間店歸類在有品味的那群實體店鋪中,只是其中穿插著過度裝飾而產生的俗氣感,此地雖然高檔,卻掩飾不了那道致命的破綻--錯誤的商品內涵,除此之外,現在龍必須警慎思考自己是否要毫不猶豫地跨入門內,因為那裡顯然不歡迎像他這樣的生物。

時過半餉,亞倫與昂列在店內晃了一遭後又回到了龍身邊,他們現在就跟龍一樣困惑,只是說不出到底原因何在,不過事情有好有壞,姑且不論觀感如何,這一趟探索總算也是更新了他們的都市地圖,所以也不算太失望,倒是此刻莫耳卻早已和店員相談勝歡,對店內的一切絲毫不感興趣。亞隆想,他們肯定很熟識,不過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於是他又問了一旁昂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對方聳聳肩,說只知道他們倆似乎是朋友,一見面就談個不停,完全不管他在旁邊做些甚麼。

--終於,龍鼓足勇氣跨過了第二道欄杆。毫不費力,但此舉卻在龍的心中造成了不小的波瀾,可是他認為自己能在店中找到什麼,為此,他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龍碩壯的身體刷過門框,一陣電子訊號回傳至櫃台,此時店員看了看台下的小螢幕、接著又偷偷探了剛進門的龍一眼,年輕店員的表情複雜,像吃壞肚子似的難堪。

「老兄,那傢伙什麼來頭?」店員對莫耳一番耳語。

「前陣子來的看門狗。怎麼,你欠他錢啊?」 

他覺得龍正在盯著自己,那雙眼睛正發出致命雷射。可是店員知道他必須問清楚,至少和友人好好確認過才行:「喴,是那東西吧?"那玩意兒"。」 

莫耳愣了一會兒,然後輕聲斥責:「你這是在汙辱他,渾蛋!」 

對方的音量又放低了些:「你知道他是,你明知道!」 

兩人你來我往地爭論,就像兩個婦人在茶餐廳中談論見不得人的八卦一樣。

其他三人發現他們倆的舉動怪異,然而他們並不想主動干涉莫耳與他友人之間的事務,因此也就沒進一步去探聽,但盡管如此,莫耳依舊十分擔心龍、或者亞倫與昂列聽到那些言論。特別是龍,他不想壞了那位大個好不容易才萌生的人性,於是莫耳不時地以餘光確認他們的狀況與位置。

"乾脆直接出去,這樣更好,隨便找個藉口還能省下更多麻煩。但我們為什麼要出去?"莫耳想著。

兩人僵持不下。時機敏感,店員也知道接下來他們還有得爭吵,後來索性就拖著友人到了鐵門後的工作室把事情攤開來說。 

這次店員的音量可大聲了:「你媽的生化人咧!」 

「是又怎樣,小安?」 

「不怎麼樣,但你為什麼要帶他進來?你看到店外裝著辨識器了嗎?你懂不懂這條街對"生化"有多敏感?當了官就把這些事給忘了是麼?」

「怎麼個敏感法?我可從來不知道這條街是新裔禁地啊,還開著生體檢測站咧!敏感!」

店員小安左顧右盼了一下,接著他試圖低調地解釋自己的反應:「聽好,我不是有意要歧視他們,但最近底下有股反動聲浪,你了嗎?這潮流不是我決定的,大家就是不喜歡那東西。」

莫耳顯然對友人的反應大為不滿:「你也給我聽好,生化人也有普世自然權,政府保障他們的一切權益。你能當他是異星客、或稱作新裔,再不然你也能低俗點直稱他生化人,但就是不能把他叫做"那東西"、更不能像篩跳蚤一樣把他攆走,他娘的又不是克隆出來的!」

「搞不好他也是個克隆體,好唄?......拜託,老兄,請你行行好,快帶他離開吧,我並不討厭生化人,真的,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種人......我只是怕這間店的商品惹他不高興啊。」

「什麼商品?殺蟲劑嗎?哈,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小引擎竟然有殺蟲功能!」

「擬量子生物啊!」那串字並不好念。

「封在玻璃罐裡的小玩意是要怎麼讓他不高興?問候他母親?」

停頓了幾秒,小安這才知道莫耳講的是什麼:「是擬量子,不是擬電子!這兩個的東東是不一樣的!」

莫耳一直以為這世上最能惹高科技生氣的東西就是那些罐裝能量寵物,看來他搞錯了。「好吧......一個酷炫的名字,所以呢?」

「白癡,擬量子生物是......」。「一種偵測器,」店員小安的話被一道低啞的聲音打斷,那位衣著俗麗的高大老頭從後頭的廁所走出來,他的言語聲如炮鳴巨響,自負且高傲,「會跑會跳、還能幫你把生化人咬的哇哇叫。小安,快回去顧櫃檯!然後你,你想買一個做紀念嗎?百分之百純人工改造,無過敏金屬、不含放射性元素,出門必備、居家良物......啊,也許你能買來送給你的"生化人朋友",他一定會很驚喜的。」

「你們賣這東西?光明正大?」莫耳瞪著眼,一時間還不敢相信他所熟悉的小狗窩中竟然有這種稀奇的產物。這件事情讓他驚喜、同時也令他十分難堪,因為幾年前莫耳還參與了擬量子產物的掃蕩任務,但如今它卻出現在此,在一個平凡到難以言喻的小店中、花點小錢就能購得。

「哈,有什麼好不能光明正大的?道德警察,我可是個守法公民,這裡專賣滾軸、驅動裝置、散熱器與"不定質量偵測系統"--擬量子?哈、哈哈,對,我把"不定質量偵測系統"代稱作擬量子,怎樣,我就喜歡取個響亮的名字,你管得著?況且兩者有差別嗎?反正都是為了防止"生化產物"的特異質量干擾引擎而造的輔助裝置,我勸你最好買一個帶在身上,以免哪天被藏匿人群中的"生化怪胎"給抓弄了。」老人家說道。

"那群傢伙簡直不可理喻。"莫耳想著,一時間怒不可言。他不懂這些反生化主義人士到底在想些什麼,更別說那一句句冷嘲熱諷,好像生化一詞玷汙了他們的耳朵一樣;莫耳想,也許這時候給上對方幾拳或許也不算過份,然而店主似乎早打定他沒辦法在這塊地盤上耍狠,於是就雙手插腰在那等著,看他什麼時候才要採取行動。現在,莫耳只有一種選擇,那就是像個喪家犬一樣離開這家店;然而真正的原因絕對不能讓龍知道,莫耳祈禱他永遠也不會明白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臨走前莫耳還送了一個不雅手勢給店主,順便問候了他祖上十八代,接著、很偶然地,莫耳依然給了店主一拳,手骨狠狠地削了對方的太陽穴。此非明智之舉,但他一點不後悔,畢竟這是那老頭應得的。

出了那道門,莫耳原本期待以英雄般的姿態收場,他要從容、果斷地帶著大夥離開這間破店,然後找機會把這地方給抄了,假以時日龍若問起關於這間店的任何事,莫耳只要回答"你說什麼?",好好裝傻一下便足以;當然,紙包不住火,但至少他不必再為今日的挫敗苦惱,一切恥辱恍如輕煙消散。莫耳等不及要達成這項無恥的勝利,而現在,就只差一個自若泰然的開頭。

「嘿,各......位?」莫耳注意到小安像塊銅像一樣站在那,那副萬事休已的表現似曾相識。稍稍轉過頭,他看見亞隆與昂列正縮在角落假裝探貨,也許該說他們是在看戲才對。

「那玩意兒聽起來好前衛。」龍對著一位矮胖的老先生說。

「一看你就知道是鄉下人,鄉下可沒那麼新鮮的玩意兒。」他回答。

「真的會咬人嗎?像蟲子一樣?」

老先生細心解釋:「別傻了,它叫偵測器,就是因為他會鎖定生化生物體內的特定物質,人類不在它們的排除範圍。」

他們倆相談甚歡,照這場面來看,龍該知道、或不該知道的全都聽進了耳裡,可是他毫不在意,言行舉止好像真的客人一樣。在此同時,店主頂著一臉瘀青走了出來,他肯定也是的十足的演員,因為店主對褐髮斑白的胖客人高聲歡迎,好像從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阿毛!」

「嘿!怪獸!」名為阿毛的老先生走到櫃檯前「被教訓啦?哪位仁兄這麼大膽?」

「生化人簇擁派,真是個瘋子。」。莫耳全聽在耳裡,但他可沒脆弱到需要覺得面紅耳赤的地步。

突然,龍搶在阿毛開口附和前說:「你的朋友勾起了我的興趣,我還真想見識一下那小東西。」

店長上下打量了龍一番,藉由一點細微的差異,他猜到了對方就是那位倒楣的不速之客。「有興趣?」

「當然有!」

但那天龍並沒有真的見到店內的招牌商品。

莫耳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龍在一位摸透自己底細的反生化人派面前裝故作無知,那位店主肯定以為他這是在挑釁,龍愚蠢的友善是如此怪異,就像個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一樣。就像個人類一樣。莫耳後來聽小安說,龍似乎又去了那間店幾次,他似乎非常渴望看看那致命的小玩具,甚至還為此消費了一些額外商品;或許這就解釋了龍的宿舍出現了浮動滑板的原因,莫耳還以為那傢伙從枯燥的工作中找到了一點娛樂,沒想到只是套交情後的副產品,也難怪那東西的乘客永遠只有雜書。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