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tor
Blacktor

熱愛奇幻與科幻創作,偶爾會進行同人二創。具體來講比起寫長篇我更喜歡寫短篇,可能是因為短篇創作的閱覽數不是0就是1,至少比起長篇連載的0/0/1/0/0/0/1要讓人來的心安,但儘管如此我這幾年仍然有在進行長篇連載就是了,欸嘿ᕕ( ᐛ )ᕗ 【我的部落格】http://blacktor.pixnet.net/blog 【EP】https://episode.cc/about/blacktor

【科幻中篇】《生化人與機械蟲》-5(完)

5.

莫耳接獲消息,說龍隨同扎伊采夫與他的助理一同轉任其他機構。他早知道有這麼一天,畢竟龍兵-貝塔是聯議會直屬機構下的產物,他隨時會消失,聽從議會的命令到各處服役--只是莫耳沒想過這天竟然會來這麼快。他有點生氣,畢竟為了龍的問題,莫耳還特地去找了簡單易懂的人類學入門電子書來看,盡管他一點都沒看懂,但至少他能在龍面前稍微耍耍術語、假裝自己有點學識,然而龍卻一聲不響地走了。當下莫耳情願自己別再撞見他,以免到時候還要打上一架。

然而不久之後,他開始懷念那名天真的大個子。他多麼想親口對龍說:"當你覺得自己是人類的時候,你就是啦。"

可惜一直到莫耳率隊突襲那家店為止,他都沒能在得知龍的消息;同時,那間店也早在莫耳一行人抵達時人去樓空。他什麼事都沒做成,只能成天對著桌上的小餐盒發楞,期盼有天自己還能看見龍的身影從哪扇門後蹦出來--

「算了,那種傢伙......。」莫耳喃喃自語著,隨後便在心中期許著龍兵未來能找到個更好的工作。也許是圖書館,像龍這樣的性格肯定很適合在圖書館打雜。

正當莫耳走出失落的同時,龍已被送入千里外的精密檢查站中。他有點懷念在維安機構中的日子,可是那已是過去式,龍兵犯下了所有軍人的大錯,他該被處置、永遠地消失在世上,如今龍已不再妄想任何越矩之行,他達成了、也放棄了成為人類的執著,現在龍能做的只有等待。

經過冗長的檢驗,泰坦研究所確定龍體內的流質體中樞已有百分之十轉移至寄生生物中,雖然並未消失、卻也不知去向,後來扎衣采夫一行人直到龍的入艙期限前也仍舊無法將其奪回。龍與寄生生物成了共同體,它們保持著一股單向運作,由龍提供能源、小蟲負責消耗,好比恆星受黑洞牽引,那個小小的無底深淵不知會把龍帶往何方。

它的正名為『流質體燃耗器』,是政府廢棄的軍用生化人制衡方案之一,為的是避免過去曾發生的動亂再次上演,不過可笑的是,如果那顆小玩具要是無法在兩秒內穿透流質體核心,它就會自然湮滅,況且也不是每個生化人都必須依賴流質體運作,它的存在有時不過只是手術後的殘留物。那東西的尺寸既不能大、也無法分析內容,就像那家店的老闆所說的,它是個有攻擊力的偵測器,但程度跟隻蜜蜂差不多,因此不久後,獨立式燃號器計劃『A1型獨立反制方案』就讓群集式的『A5型群集反制方案』給取代,而前者也從來就沒有正式派上用場過。但龍現在卻成了它可笑的成功案例。

博士向議會報告,小蟲的吞噬速度一直沒有明顯的成長,假如按照過往的紀錄來看,燃耗器必須耗上三十的標準日才能讓一個城級生化人陷入機能缺失,就現況而言,龍的損失速率只有平均值的百分之三十二,這說明了他至少還能撐上三個月,這段期間也是龍所能活動的最後期限。至於該事件的發生主因,在傅利曼護理官暨研究員與姚輔導官共同進行的側寫紀錄上解釋,龍兵種-貝塔版-397號的自毀慾形成因素相當的複雜,有可能是因為貝塔版無法適應和平環境而產生的焦慮所導致、亦可能是397號自身的基體缺陷因某些特殊事件而開啟,然而,傅利曼護理官並不排除全生化人本身生存有的"回歸渴望",即是對擁有常態軀體所產生的嚮往,是一種重生妄想。

其它貝塔版是否都擁有相同的問題?扎衣采夫給與否定的答案。根據現存的三十七個貝塔版的狀況來看,他們在各個單位的適應狀況良好,也能發揮適當的工作效率,以『再社會化計劃』來說,算是相當不錯的成果,但唯有龍兵種397號產生了這種自毀傾向。他是個少見的樣本,一個不完美的完美個體,不難想像議會會下達冷凍保存的決議。

而後,也許他會就此消失在夢中、也許不會,一切就看他的小蟲了。

「你會跟阿法版的前輩們在一起。」扎衣采夫說。這項決議是非公開的,名義上龍將再度隨著扎衣采夫與傅利曼一同轉任到穀神星市的動力外骨骼研究所,實際上他會被封存在泰坦研究所的根據地-祁默谷裡。

龍的樣子很平靜,他躺在空著的冷凍艙裡,左右延伸著其它已有乘客的艙房,它們在些許起霧的玻璃後頭,作著關於這塊冰冷走道與炙熱煙硝的夢。他說:「我見過幾個阿法版的前輩,他們是體能特化型的,當時我以為他們會很可怕,但其實那些人的性格還不錯。」

「你們很幸運,貝塔版是公開的,而你們又是戰爭英雄,所以能有再社會化的機會。但你毀了這個機會。」扎衣采夫這時注意到傅利曼站在一旁,於是揮揮手要她走遠點。一直到傅利曼小姐困惑的離去後,博士看著操作版接著又說:「你是不是很懷念戰爭?告訴我,你接觸戰爭是什麼時候的事。」

「我六歲被召入改造計劃,莫約九年八個月又兩天後投入戰場。」龍制式地回答。

「又睡又醒的,不討厭嗎?」

「活的很充實,也沒什麼好討厭的......」龍正思考著要怎麼才算是笑,「莫耳隊長說,活著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而我一直都是活的,所以不會厭惡,反倒會覺得開心才對。」

「真是胡說八道,你根本沒搞懂自己在說什麼......」扎伊采夫呢喃著。他臉色凝重、冰冷如鋼,扎伊采夫未知情緒時唯一的處理方法就是擺出一張臭臉,就連現在也不例外。後來,他問:「這是我們最後的談心時間,也許你能多說點事情。告訴我,你為什麼想成為一個普通人?」

龍想了一會兒。「......我......我一直是個人,特定定義下的人類,但我不是一個社會所需要的人。」

「所以你想尋死?」

「不!我只是想學學他們......我不清楚......死?這不是我的目的,而且規則也不允許非特殊緊急事態下的自縊,我希望的僅僅是想要"像個人類一樣能被需要"。這是件不好的事嗎?我真是搞糊塗了。」

「太虛偽了,廢物。」

「我這輩子從來沒這麼誠實過。」龍深呼吸一口氣,接著說:「我不是小孩了,博士,論時間年齡我跟你差不多、生理年齡也早成年,我有我想作的事、想成為的人。我想變成人類,如同現實社會上的所有人般擁有一席之地,而不是被驅趕、害怕被某些東西傷害的影子。」說著說著,龍就閉上了眼睛。

「那只是一部分的人視你們為異己,像我就從來不覺得你與我有何差異,況且我需......」扎衣采夫沒把自己的話說完,他不允許自己說出這種俗套的話語,「......唷,也許沒有下次了,但我還是要說,再見、晚安了。」

「會有的,我保證。看好小蟲,你見識過它是怎麼搗蛋的。」

「哼哼,」扎衣采夫啟動了開關,「晚安,渾蛋。」

「明天見,爸爸。」厚重的艙門升起,黑暗來臨,僅剩一道探窗閃著他的眼睛。

扎衣采夫站在封閉的艙前讀著數,一個生化人入睡必須經過三十秒的程序時間,但為了避免更多狀況,他從口袋拿出了一個小罐子,對著裡頭螫伏不動的銀色蜥蜴說:「讓他睡吧,你的兄弟需要休息。」

......二九、三十。那將會是好長好長的一個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科幻中篇】《生化人與機械蟲》-1

【科幻中篇】《生化人與機械蟲》-2

【科幻中篇】《生化人與機械蟲》-3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