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8 articlesIn total 23869 words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一刀切

從我為什麼在這裡,不知什麼時候就問起"為什麼我出生在地球上的這個地方、這個年代?"是同質的陌生感。

未命名

一刀切

村上春樹說, 人不是慢慢變老的, 而是一瞬間老去的。每次別離,都感到這種一瞬間的真實, 彷佛用自己的年華送別他們。

薛西弗斯的神話

一刀切

「只有一個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那就是自殺。」

日記 2022.6.8b 整天下雨

一刀切

下了一整天雨,中午時份還發出紅色暴雨訊號,在辦公室看出去天暗得像黃昏六時多,那時正忙著週年慶影片,實際也沒有多忙,最忙的時候已過。午飯時間買了熱狗回座位吃,進大門時遇上J小姐,跟她談了5分鐘左右說說近況,她說她部門很慘呢,十幾個同事離職了,但上層並不打算再聘新同事填補空缺。

日記 2022.6.8 陰、雨

一刀切

星相書說,山羊座的人喜歡懷舊,這點對我而言完全正確。我時常會想起從前的人和事。想得多了,就會想找他們,看看當時的朋友們近況如何,過得好不好。然而,喜歡懷舊的人並不如我想像中多,很多過去的朋友,會驚訝我找他們,或是能記起一些當時很小節的事情。

日記 2022-6-3 睛

一刀切

端午節 放假在家休息。這星期太忙了,也是難得,在公司很久沒試過這麼忙了。換了管理,這上司其實是七八年前的舊上司,這七八年的女上司,對我們同事手上的工作其實完全不懂,真正的外行人,她只愛好在電話上說是非,對我們比較少理會,我們也樂得自由。可以預計,新上司不時會有新項目給我們,也是好的,感覺自己有產出。

日記 2022-5-12 雨

一刀切

連續下雨兩天。三個新同事昨日來辦公室探訪。新主管提議把原來的茶壺換成自動蒸溜水機,說省人力也衛生。暫時感覺也屬正常人。這陣子我忙於研究把2D照片轉成3D效果,研究了兩天,大概也能做出來。後來在網上有把人像表情動態化功能,便試著把爸爸和姐姐30多年前拍的舊照上載試一下,雖然有點不自...

日記 2022-5-5 睛

一刀切

上司被調離部門,同事們樂得耳根清靜,中年女人,高薪厚職,每天拿著電話不停高聲談話,內容充滿各式各樣、千奇百怪對別人的咒詛,製造噪音,真正工作上的時間沒有一成,被調離也是自找的。近兩年公司很多人事變動呢,很多離職、調職、入職。

日記 2022-5-4a 睛

一刀切

前幾天,妻問我有否遇過困難的時候找你幫忙或情感上有疑難跟你商量討論找安慰,事後你找他,他卻對你冷淡甚至不再聯絡你,有點打完齋不要和尚的那些人,我這種年紀了,這種人當然遇過不少,他們也不是罕見的。有時候,在我們看來是在幫助對方,在他們的角度未必是一樣,或是一樣,但回應的方式跟我們不一樣,人是很複雜的。

日記 2022-5-4 睛

一刀切

終於結束在家工作的日子。連看了幾套劇一套西班牙《紙房子》,一套台劇《華燈初上》,一套韓劇《豬玀之王》。紙房子講述一個稱為“教授”的聰明人組織一群罪犯分別從西班牙造幣廠和西班牙中央銀行把大量資金取出的過程。過程中夾雜友情、愛情和計謀,非常出色,人物刻劃鮮明。

一刀日記

一刀切

這兩天聽說疫情開始回落,好像是。香港大部份人,無論老少,這期間都好像很緊張似的,我則不怎樣緊張,就是他給你選擇,可以做,可以不做,那我就選擇不做,他一定要你做的話,也就做做看吧。自己做了最基本的戴口罩、勤洗手,也沒有什麼好緊張的,外國就當它是流感,各種防疫措施續漸都取消了。

人生難得的體驗 | 一個人的故鄉

一刀切

人和事物都不斷在變化,沒有一刻停留,驀然回首,有些人有些事都不存在了,人即使存在,已不是當年那個人,有些變得你甚至再也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你。

1

一刀日記 2021.11.05 星期五 陰天

一刀切

昨晚一個同學生日,我們4個中學同學到銅鑼灣一間泰式餐廳晚餐,有露天區,能抽煙,這種能抽煙的場所在香港絕無僅有了。當然這對很多人來說是好事,畢竟吸煙都不是好東西。我們訂了生日蛋糕給同學意外驚喜。在晚餐過程中4個同學喝著啤酒抽著煙聊聊天說說笑,挺開心的,很久沒試過了。

關於傷痕 - 給前度

一刀切

雖然你給我的傷痕確實很深,可是我也站了起來繼而追尋到自己的幸福。不高興吧?這些我不管了,成年人都得為自己的幸福負責,但願有一天,你不再自以為是,不再這麼自私,你就能真正幸福起來,

1

一刀日記 2021年11月1日 星期一 晴天

一刀切

狗狗真是有感情的,接走她時,能明顯感覺她不捨。

Hi-Bye-Friend

一刀切

最近認識了一個說法,Hi-Bye-Friend。還真是挺傳神的說法。這說法雖然說來輕鬆,有時其實也是沉重的,尤其是忽然驚覺,對方是認識了好一段時間,甚至十多二十年,這時就更為沉重了;更尤其是,對方是一群人,而不是一個人,這時又沉重好幾倍了。

貪婪房東小套房

一刀切

說了兩通電話後她帶我到一處唐樓,走四層樓梯到一個有陰暗長通道、左右兩邊各有四個房間的單位,她打開左邊第二個房間的門,把燈亮了,一股淡淡的潮濕發霉的味道,她叫我看看,就沒說什麼。

1

存在之笛

一刀切

當存在之笛被吹起 笛音 直扣人心 聽過笛音的人 休想 止息它的呼喚 聽過笛音的人 在塵沙中 看見宇宙的呼吸 在你我中 看見亙古的奧秘 東方升起的太陽 南面刮起的風 他們一個從西邊引退 一個又往北方轉向 理所當然?聽過笛音 世上 就再沒有理所當然的事 聽過笛音 就明白 一切都得來不易

關於我和自己的雜想

一刀切

我和自己指的是同一樣的東西,只是語言習慣上使用的位置不同,但也有點差別,譬如: 1.我自己做功課 2.自己香港自己救 3.做個真正的自己 4.做個真正的我 1. “自己”似乎就等於英文中的反身代名詞myself 2. 第一個自己等於"我們的"或"我的",第二個自己也等於mysel...

一刀日記. 2021年10月9日. 8號風球,不停下雨

一刀切

很久沒試過這種颱風帶來的意外假期。今天本應上班,早上六時左右掛起八號風球。天文台說中午初會改發三號,那時就要上班了,到中午初,就說,中午至黃昏或改發三號,到剛剛又再改說,要晚上有改發。還真是意外、意外又意外呢,一連三個意外驚喜,不知道如何感謝他們呢。

庭叔(下)

一刀切

真有點像余華《活著》裡的女主角為男主角所做的,我認為那是真正的愛情。

長情年代的一封信

一刀切

長情年代好友寫給我的信,我還珍而重之收藏著。他是我小時候的好友,我7歲從內地來港,一直保持著大家的友誼,我結婚時他也有來。到近些年,他也來港了,可是世界在變,人也在變,他是新移民,來港要從事一些勞力工作,我多次邀他出來聚聚,他也拒絕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從種種言談間,估計是怕我...

評書《人性的弱點》

一刀切

基於這個原則,一般來說,你去批評人,指出別人的錯處,結果通常是不如所願的。

產品自信

一刀切

話說前陣子搬新居,要選購一部電磁爐,於是到電器行去看看。去到找來店員介紹一下有什麼選擇,畢竟在這方面是外行。店員非常有耐心地推薦了好幾款。我除了關心功能外,也關心產品是什麼地方製造的,於是就問了幾個型號是哪裡製造的。店員就很老實對我說,其實要分哪裡製造並不難,你看見某些型號找不到...

庭叔(上)

一刀切

五年前,故鄉好友的爸爸因心肌梗塞逝世了,好友阿明打電話來告訴我。他說爸爸前幾天走了,喪事已辦好。消息也不是很突然,之前就聽說他爸爸入過兩次院,本打算做手術通波仔,後來又不做,以吃藥代替。因為我們同一條村,我們一家和他們一家也認識,我爸和他爸就像我和阿明一樣,從小玩大,後來我爸還和他爸一同做過事。

記一位素未謀面的網友

一刀切

互聯網的普及,令每個人乃至世界都起著翻天覆地的改變,現時拿個手機出來做到的事,在90年代看來像是科幻小說的情節。用手機按幾個虛擬按鈕就能買東西、看到地球另一邊的現場、跟遠在千里之外的人輕鬆交談而且是即時音像。還有一種是聊天室,來自世界各地不相識的人,能同時在同一個“房間”用語音溝通、閒聊。

生還是不生?這是一個問題

一刀切

跟朋友談到生育問題。朋友問我有否打算要小朋友,我說本來我是三心兩意,好像有沒有都可以,沒什麼定論,隨緣就好,但後來老婆說不想要,她大概是認為人生苦多於樂,生一個出來豈不是要小朋友受苦?我也認同這種看法。我說,關於要小孩這件事,我也認真思考過,要說有什麼理由需要生小孩,我想有三個理由比較有點說服力。

抽煙與尊嚴

一刀切

在眾多長輩中,我只能在外父面前大方地抽煙,這是我喜歡外父的其中一個原因。外父也是煙民,他較為開明,願意嘗試新事物,也喜歡看書,對我送給他的kindle用得十分滿意。我和太太婚後不久,外父就知道我也是煙民,便邀請我高高興興地抽煙,給我一支,竟然還替我點上,真是受不起啊。

書評 《香港居》劉以鬯 著

一刀切

香港居,讀來簡單明快。作者以第一身"我"作為敍事,"我"也是書中的主角,讀來親切。小說是當時在晚報上的連載,讀罷令人藉著文字,回到當時的社會文化中。書中的情節、用語、習慣、是非觀等等都充滿了那個年代的氣息。六十年代香港住房的困難跟今天不一樣而又有相似的地方。

影評《囚.inmates.2017》

一刀切

這是一部黑白紀錄片,曾獲多個獎項,是導演馬莉執導《人的困境系列》的第三部作品。據導演馬莉的訪問,這是由於用黑白更加附合她自己在那兒的印象,看來是一個挺有個性的導演。影片長達4個多小時,用聲音與影像展示出中國東北長春一間男精神病院的種種人和事,內容穿插著病者的自述、他們的互動和日常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