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職場二三事

每當我們說出可以約診的時間是兩個月後,就會聽見患者不可思議的驚呼:太誇張了吧!

每個人在職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眉眉角角,久了好像也都習以為常。我的工作因為會遇見許多不同的患者,因此每天都有著不同的驚喜,也總有一些令我們感到傻眼的患者。

這兩年診所看診時間減少,所以在約診的時候,都是考驗我們這些助理理智線最大的挑戰,往往約診簿看了老半天還找不到近期的空檔時間。每當我們說出可以約診的時間是兩個月後,就會聽見患者不可思議的驚呼:太誇張了吧!

是的,我也覺得誇張,這卻是真實在我們牙科上演的事實。不是醫師的醫術有多麼好,而是醫師有點年紀了,看診時間縮減不少,面對患者我們實在很為難。

當初會減診,最主要的原因也是醫師年紀越來越大(老),體力不比從前,加上其中一位同事罹患癌症,人員並不是那樣充足,即便這位同事已經恢復工作,總是不好加重工作量,唯一的辦法就是門診量減少,才有可能平衡,於是在前年開始執行減診。

圖片取自網路

我們的醫師,他們是一對夫妻,通常休假時會一起休假,無法用輪值的方式看診。而女醫師她比較溫柔,手很輕,喜歡給她看的患者比較多,也都願意等待。除非牙齒已經有狀況的患者才會來現場碰運氣。


會去牙科就診不外乎是蛀牙、洗牙、牙周方面的問題,還有則是做假牙這些項目,通常做假牙是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有一定的療程。有些患者為了想早點看到牙,和我們約診的時候都會表示什麼時間都可以,我願意配合等等。助理們就會幫他們把後續的時間全先排定好,有些人在第一次修牙印模後,接著再約下一次的時候,卻告訴我們那天不行,因為要做什麼什麼事,常常讓我們措手不及,還要為了這位患者去挪動別人的時間,或跟別人換,當初不是說好會配合嗎?這時候完全忘了自己說過什麼。然而都已經開始製作假牙模型了,中間也不宜隔太久,再怎麼萬般不願意也只能幫他喬時間。遇上這樣的患者,真的很浪費時間,光是排定時間就要討論很久。像我如此沒耐心的人,有時真的很想罵人。所以這艱難的工作常常丟給腦袋比較靈光的同事處理。

另一種人則是在約診的時候,會直接跟我們說:我這個很簡單啦,很快就弄好的,幫我插一下時間嘛。儼然他自己就是醫師似的,還知道如何判斷醫情。所謂“一下子”還是得需要時間判斷跟處理不是嗎?或者又會告訴妳,我的牙齒很緊急不能拖這麼久啦,我想趕緊處理。我想說的是難道別人的牙不緊急嗎?別人很早以前就排定的時間,你卻想要來插隊,如果是你願意嗎?

常常問題在於他自己把看牙的時間拖了那麼久,等到牙齒痛了才來叫急。看牙後還要求我們盡快安插,不能等,只為他自己,被自己拖延的時間卻要我們負責,對不起!這樣的患者,真的敬謝不敏。

這年頭什麼樣的人都有,雖然清楚他們的需要,但醫師畢竟是人不是神,無法滿足每一位患者,若一再如此要求,醫師的壽命恐怕要減半了。

我們的醫師現在處於半退休狀態,自然收的病人不多,倘若每個人都得排進去,勢必要在這兩者之間犧牲一環,這就是取捨。而我們常在這一塊拉扯著,每日的工作都讓我感到焦灼不安。遇上脾氣不好的患者,更是讓人氣得牙癢癢的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默默地將苦水往下吞。

有時我們醫師聽見約診的時間後,還會幫腔的說:「好像約太久了吧。」事後我們都還得教育一下醫師,請他別當個豬隊友,千萬別在患者面前讓我們為難。醫師聽了也只能笑一笑說:「糟糕,說錯話了。」

曾有個患者跟我們喬不攏時間,甚至生氣罵人了,我們也只能說著不好意思、對不起,也無法跟她對罵。可是當她一看見醫師,那副嘴臉馬上七十二變像是孫悟空似的,好聲好氣又笑著溫和地跟醫師說話,看到的當下,真想罵粗話,可惜我又不會罵粗話,否則........真是圈圈叉叉。

總之這就是我職場上的日常,雖然辛苦,但也有好笑有趣溫馨的部分,只是令人生氣的事總是記得特別清楚,我可能是比較會記仇的那種人吧。X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