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後遺症

本以為確診結束就應該是結束了,沒想到難過的還在後頭。咳嗽、身體疲累、沒力全都沒離開,應該說,咳嗽一直都在,身體的疲累感卻是在解隔之後才出現,面對一整個星期都要上班,加上體力尚未恢復,上個星期實在很痛苦。O魔確診真不能看作是一般的感冒,因為它們真的很不同。雖然不是每個人的症狀都一樣,但我們診所就有兩位同事有這個後遺症(我是其中一位),還是得多加注意才行。

然而染疫真的會讓思路變得更遲鈍嗎?原本就不算靈光的我深受其害,最近都寫不出個什麼,思緒好像卡住,腦部好像有一層什麼東西罩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腦霧?

不論是不是,我都當作是了,不然也找不出原因。就將思緒堵塞的罪怪在染疫上吧,誰叫它令人如此難受。

好友拍攝,沮喪中欣賞美麗的花朵吧


這次染疫讓我有很深的沮喪感,不禁想著:難道確診也會帶來憂鬱嗎?在我即將出關的前一天,我家老爺篩出陽性確診。我心想沒關係,反正老爺本來就想陪我確診,算是如了他的願。沒想到我家老爺要解隔離的前一天我兒子也確診。我簡直要崩潰了,明明防護已經盡可能做到滴水不漏,為何還會有確診發生呢?何況有幾天我還特地讓他在外過夜,就是怕他染疫影響婚紗拍攝。(還好,拍攝完才染疫)

女兒在我染疫後沒幾天就開始有症狀,我本以為她應該也會確診,卻怎麼篩都是一條線。(難道是天選之人?)

公司怕她確診讓她先休息一星期,甚至還去驗PCR,結果都是陰性。後來卻因老爺確診,公司建議她暫時還是與家人隔離,於是被迫得出去住,免得被傳染。

女兒一開始先去朋友家住,但總是外人家,也不方便一直叨擾別人,待身上確定沒有任何病毒及症狀,接著再去奶奶家避幾天(八十幾歲的老人家更要特別小心),等哥哥解隔後才能回家。

就這樣女兒在外頭流浪了一個多星期,現在還得繼續流浪,連生日都沒辦法幫她過。做母親的心裡除了感到心疼外,還有著自責。

我自認為已經努力將家裡各處噴酒精消毒,還是擋不住病毒的侵擾。

或許是隔離將我們綁的過於緊密,一開始我與老爺關在同一個房間,空間不大,距離過近,都帶來不小壓力,加上我自己的焦慮,和老爺說不到三言兩語就吵架,讓我精神更是疲憊。

總之這個病毒把我家搞得雞飛狗跳,現在只希望它快快離開、快快消失,好讓女兒能趕緊回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