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爸媽吵架

小時候住在眷村,眷村的房子隔音並不好,有時說話大聲一點,鄰居可能就來關注。關注其實也算是一種關心左右鄰居的方式。當然還有一類鄰居就是看笑話或看熱鬧,這世上什麼人都有,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那時外公、外婆和小舅、小舅媽住在我們家對面(跟人家租的),那天我爸媽吵架,住對門的外婆聽見了也來家裡勸架,但完全起不了作用。我心想外婆都在,老爸還敢跟老媽吵架,可見他真是氣惱了。

那時候的我可能只有小學三四年級吧,父母為了何事吵架已經不可考了,但最令我記憶深刻的是母親打開衣櫃收拾衣物的那一幕,我始終沒有忘記。竟然在今天早晨想起,那股害怕媽媽離開的感覺似乎又湧進身體裡,小時的恐懼像海水般地侵襲,奇怪的是為何在這個時候想起呢?

爸媽吵架時,已經有部分鄰居聚集在我家門口觀看(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看),彷彿有人廣播似的。為了面子,我忍住不哭,但妹妹們早已經嚎啕大哭了,身為長女,我努力地想幫忙他們,可是完全使不上力,只能無助地看著他們吵的不可開交。爸爸還摔了椅子,從未看過老爸這麼生氣過,那個場景實在嚇人。

之後媽媽情緒激動地去房間開始整理衣物,眼看著情況不可收拾,我就開始哭了。

在孩子的心裡,母親或父親一方要離開這是比什麼都天大的事,哪還能忍住眼淚呢。於是我放聲大哭,拉著媽媽的手,要媽媽不要走。媽媽邊哭邊將我的手甩開,繼續把衣服塞進小小的行李袋裡。那時哪顧得外面的三姑六婆,我們幾個姊妹硬是抓著媽媽一路走到門口,接著只能看著媽媽甩頭而去,留下四個哭泣的姊妹。大妹性子較烈,對著外面「熱心」的鄰居大喊「走開」,他們才一哄而散。有時我真羨慕大妹的直性子,雖然她常常因而吃虧,在那個當下我真希望說出這話的人是我,才顯得當姐姐的有點魄力。

這一幕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我從未問過母親去了哪裡,因為我知道她應該無處可去,外婆家就在對面不可能在那裡,最有可能是去了阿姨家。第二天一大早媽媽就回來了,雖沒說話,但至少我們的心有地方安放了。

想起這事,也想到自己和老爺吵架時,也是氣的想離家出走,拿了車鑰匙到了地下室,卻不知道該去哪裡,最後待在地下室偷偷哭了一個多小時後,還是乖乖地上樓回房。更氣的是他完全沒有想攔我的意思,或許他也知道我無處可去吧,才能老神在在地不擔心。

好友拍攝,美麗的天空

女人在這樣的時刻常常無助地沒有人能幫忙,尤其吵架時更不敢回娘家,為了不想讓父母親擔心,最後只能委屈地回到自己的家,繼續做個賢妻良母。每當這個時候都會替自己感到悲哀,為何連個短暫地藏身之處都沒有呢?

想起母親或許和我一樣,雖然生氣想要離家,卻沒有可藏身的地方,於是仍然回到家裡,繼續做著她認為該做的事:相夫教子。

好像這就是女人的宿命,是或不是,沒人能輕易回答,畢竟她的身份不只是妻子更是個母親,為了孩子怎能說走就走呢?何況我們都還小,嗷嗷待哺,父親也需要母親,最後仍然回到宿命,過著平凡奉獻的日子。


是因為最近特別想起有關女人的問題,才讓我想起了這一幕?還是我的女人意識頻頻抬頭?看來我家老爺這陣子不好過了。X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