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青春期的記憶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醫院裡可以看見那些阿兵哥

人家都說青春期的孩子最彆扭難搞,也最不容易溝通,更有著叛逆的性格,而我也不例外,但因為我媽實在太兇,不敢叛逆,只好做個彆扭的中學生。

因著彆扭,青春期的我很討厭坐公車,原因在於他人的眼光。很怕別人「看我」,在車上常常不知該把眼光投向何處,萬一跟其他男生眼睛對上了,臉都不知該往哪兒擺,於是低頭或看窗外是唯一會做的事。偏偏讀高中時都得搭公車,如果有伴一起搭車還可以轉移注意力,當我只能獨自一人搭車時,就是我最難熬的時刻。

好友拍攝

父親在我高中時,在公司發生了點意外,造成一隻手受傷,因而住院。那時住在虎頭山附近的陸軍醫院忘了是803還是804醫院了(事隔快40年,而且現在也不在那裡了),母親那時還得照顧家庭,尚有年紀較小的妹妹需要照料,無法一直在醫院陪著父親,只好由我和大妹每一天輪流看顧父親幾個小時,所以放學後就直接從學校搭車去醫院探望父親。探望結束又得坐公車回家,怕坐公車的我因為父親住院,卻要轉更多的車,那時真是讓我痛苦萬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醫院裡可以看見那些帥氣的阿兵哥,我猜他們應該也希望看到我吧(應該說只要是女學生都是他們希望看到的吧)。

軍醫院有許多阿兵哥駐守在醫院,這些阿兵哥在醫院協助什麼業務我並不清楚,總之就是會在醫院看見這些阿兵哥。他們對於年齡差不多的女孩通常會給予較多的關注,即便不美,也有可能被注意。當過兵的男士們對多年多年以前的一句話應該不陌生:「當兵二三年,母豬賽貂蟬」。(我雖然比不上貂蟬,但一定勝過母豬。XD)

相對於現在的兵役制度,以前的假期不多,不像現在的阿兵哥,幾乎每個星期都有假可休,要約會也容易多了,真的很幸福。

高中的我,與正在當兵的阿兵哥們年齡相差不多,也正是少男少女對於戀愛有著憧憬的年紀,我當然也不例外。

在父親住院過後幾天,有一位阿兵哥拿了一封信給我,頓時我整個臉都紅了起來,也不知道該不該拿,猶豫半天,這個舉動應該也讓對方也很緊張吧。最後我選擇收下,反正收下也不代表任何意義。

父親看見了還取笑我,實在令人生氣,竟然沒有斥責要追求他女兒的男生。父親以前帶過兵,興許懂得阿兵哥的心理,還算年輕的父親覺得這也是人之常情,況且自己的女兒有人追求,應該也是件值得開心的事吧。

其實這一件往事早就在我的記憶裡被遺忘,也許只是短暫地擦身而過的故事,根本沒刻意記得,沒想到在娘家無意間發現以前的日記,才把這段記憶給連上。少年時的青春記事雖然青澀,卻也帶著一點酸酸甜甜的滋味,縱使是現在,回憶起來仍然令人有著無限懷念。只能說年輕真好

當然現在也很好,總要學著喜歡現在的自己,年歲雖然一日一日的增加,若不能習慣這個年紀,怎麼能過得快樂呢。我期待自己是個無論什麼年紀都能活得自在,能喜歡歲月靜好的自己,也能喜歡經過歲月淬煉的自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