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你的正義不是我的正義

我們心中所謂的正義都是同樣的正義嗎?

前一陣子有個新聞,關於鹹酥雞與唐寶寶的新聞,也讓我憶起多年的往事。雖然我發生的事與這個事件不太一樣,但與這個新聞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那是發生在很多年前的某一天,我記得是星期六。我從娘家要回婆家的路上,那天沒有騎機車,於是我帶著行李搭公車回家。

當天因為我的腳痛,無法久站,上了車看到了博愛座,心想博愛座不就是給老弱婦孺這種需求的人坐嗎?而我既是婦人,此時剛好也是弱者(那個當下因為腳痛,不正屬於婦人及身體不舒服的弱者?),於是我堂而皇之地坐在博愛座上。

那天的陽光極好,我坐的位置是只有一個人的座位,玻璃窗透出的光線有剛剛好的舒適感。我恣意地看著窗外的景物一一自眼前閃過,其實我蠻享受這樣的時刻,雖然容易暈車,但偶爾搭公車也不惶是個感受生命的體驗。

接著上車的人越來越多,座位不夠,已經有許多人站著,當然也不乏有年紀較大的人,因為我的腳痛,所以無法起來讓位,雖然心裡緊張甚至有點惶惶不安,還帶有一點點心虛,畢竟那時的我還算年輕,但我仍然顧及我自己身體的需要,於是盡可能地把撐得強大些,繼續坐在博愛座上。

當時有一位乘客,他對著站在我座位旁的老人家並指著我說:「她應該要讓位給你」,那位老人家什麼都沒說,也沒有回應,他並沒有要求一定要坐下,因為他的身體狀況看起來還不錯,也許他覺得沒坐也無所謂。但他身旁這一位,唯恐天下不亂,他不斷地跟這位老人家說話,也不斷地指責我。我坐在那個位子上如坐針氈,在位子上坐立難安。當時我真的很想開口告訴他,我是因為人不舒服才不能讓位,另一方面又覺得根本不需要向他解釋太多。就這樣一路坐到了中壢下車,憋了一肚子的氣,心裡真的覺得既委屈又難受。用「憋屈」二字最能表達我心裡的感受,真心覺得發明這兩個字的人太偉大了。

然而這個社會上就是有這種以為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自顧自地指責別人,殊不知他人的狀況為何。只因為他們相信眼睛所看見的表象是沒有問題的,就任意責怪別人。有些人有潛在的疾病,並不是肉眼就能看到,如果能多一點同理心,是否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呢?

經過這個事件,每當我看見有較為年輕的人沒能讓位的時候,我總是替這人想著:也許是他人不舒服才無法讓位吧。

至少不至於生氣指責。

但這樣的事屢見不爽,如同這次的鹽酥雞事件,不是當事者的網民留言批評,這實在是不必要的舉動。畢竟我們不在現場,無法判斷當時的情況究竟為何,如果過度介入,豈不是讓原本單純的事件變得更複雜,甚至引發另一種傷害。

是否在介入批評時能多思考一下:你的正義也是別人的正義嗎?

不論哪一種事,都應該秉持一顆愛人的心,至少不要對別人以關懷(愛)之名行毀謗(責罵)人之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