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寫的好不好無所謂,享受在當下才是我要的!

禮貌的拒絕

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保持微笑,禮貌並客氣地拒絕

拒絕一向是件不容易的事,尤其當你拒絕的人是真的有需要,自己的拒絕就變成了一種狠心,這種感覺很難用文字形容。就像喉嚨卡了一根魚刺吐不出來也吞不進去,讓自己很不好受。

那天接近休息時間,有一位患者進入診間掛號。他看起來很年輕,身上的衣服有許多地方破損,神情有些惶惶不安,表情透露著些許痛苦還夾雜著一點猙獰,頭髮也略顯凌亂,看起來有些狼狽。他站在門口問道:「現在還能掛號嗎?」

那時已經接近休息時間,而醫師正在看診的病人也尚未結束,於是我們拒絕了這位病人的掛號。

看他的模樣,我一度以為他是出了車禍,衣服才會破損,但他並沒有這麼說,只說了他牙痛。

他略帶滄桑又沮喪地站在門口的這一幕,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拒絕他的我們似乎是很冷血的一群,這一點讓我覺得很難過。

醫師說妳們就跟他說因為約滿了所以無法看診,不要讓人家有直接被拒絕的感覺。

同樣都是拒絕,這樣的說法真的有比較好嗎?我不敢確定。

好友拍攝

我憂心的是,這位患者會以為我們是以他的外觀來判斷是否為他掛號看診,怕傷了他的自尊心。雖然我們不會以一個人的外觀作為能否掛號的依據。但這個畫面卻讓我心裡一直感到愧疚不安,好像我們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甚至還一直在為自己定罪。

會這麼擔心這位患者,就是怕他誤會我們拒絕掛號的原因,進而心裡受到創傷。或許是我想得太嚴重,但這並非不可能。

有時候我們在拒絕患者的時候,內心常常夾雜著許多複雜的情緒,有很多的為難,畢竟他們是因為不舒服才會來看診。但在時間拿捏與醫師是否能看診的衝突之下,讓我們常常無法做適合的選擇,只能以最符合當下的情況處理,像這樣的為難也是牙科的日常。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保持微笑,禮貌並客氣地拒絕。至少讓患者在被拒絕的時候,沒有加諸另一種不被尊重的憤怒感。

那位患者的神情歷歷在目,心裡的過意不去總是揪著我的心,真希望那天他有找到合適的牙科為他做診斷處置,而我只能這麼祈禱著,才能消除我心中的愧疚感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