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期待免於汲汲營營,只想記錄50+的人生,為自己多留一些色彩。文字或許平凡,但在於分享生活、觀點,並能盡情享受在當下,是我想追求的優雅!

請假

  我終於還是請假了。

第五天的快篩比起第一天的還明顯

人很奇妙,明明身體不舒服,請假後卻又有滿腹的罪惡感,好像沒有把同事的辛勞放在心上是錯的,因而感到有負擔。

有時候不好意思請假,正是因為想到自己要分攤因同事請假的工作量而感到疲累,所以想體諒他人的辛苦,只是當自己真的不舒服而請假時,就會有這種內疚心境悄悄爬上心頭。

是不是覺得如果去上班也是可行,並沒有不舒服到完全不能上班的程度?還是對於以照顧自己為優先的想法太現實錯了?不論是哪一種,都不該出現在這個時候才對。

其實真正讓我下決心請假最主要的原因是,基於那天上班的情況,兩位同事必須離我有點距離之外,甚至我也得刻意避開她們,在工作場合這是很難做到的事。況且其中一位同事的女兒即將在幾日後前往美國參加兩個星期的交換學生,我也怕傳染給同事若又再傳給她女兒,因而延誤或讓她無法順利出門,我可就是罪人了。

她們昨天因為體恤我,讓我坐在櫃檯,但在櫃檯需要掛號、約診,這些都需要「說話」,只要說話就容易咳嗽,讓我心裡更有負擔。和患者約診時還不時咳嗽,連患者都替我擔憂。既然不管怎麼做都有風險,最好的辦法則是請假,我人沒出現至少大大降低傳染源。

通常醫護確診很難請假,何況人手不足的時候,更加困難,但又怕因此而傳染給其他人,的確令人感到十分為難。

請假一天這是我唯一想到的辦法,而且身體因為確診而感到不適也是真的,並非無故請假。雖然他們必須多分攤工作量,我也無計可施。

真的請假了,心裡卻感到惶惶不安,這其中的確隱藏著放不下和自責,若我也能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考量,或許就不會任由罪疚感襲擊我了。

壁貼

後記:

這是確診第三天時寫下的文章,而今我應該已經順利轉陰了(不想再篩了),只是咳嗽還是與我時刻相隨,真令人煩心啊。這一波新冠的病毒還在高峰,請大夥要特別小心防範喔,中了沒有任何好處,還要忍受身體的不舒服,划不來。

因為就算轉陰的我還是動不動就會喘,而且還很容易累,要補一補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