徙逍
徙逍

成功就是做真心喜歡做的事而感到幸福

對話

「聽說村子裡那個沒耳朵的小孩死了?」

「是噢,可憐的孩子,生下來沒耳朵,腦子又不好,父母不要他,還是阿嬤一個人把他帶大的。」

家庭美髮師正在和客人談論那個沒耳朵的孩子。

「誰會愛那樣的孩子?長得像隻瘦弱的小老鼠,又動不動就哭。」客人說。

「總是個孩子嘛!哪個孩子不想人愛、不想人疼?」美髮師說。

「也只有妳還把他當個人看,難怪他只肯讓妳在他頭頂上動刀剪。」

「那孩子可不笨,誰對他好,誰對他不好,他心裡很清楚。妳不要以為他腦子壞了,感覺不到,他只是不會表達罷了。妳說他愛哭愛鬧,哪個孩子不愛哭愛鬧?世間的人啊,即使外表已經長得像個大人了,也很少有真正長大的,何況他只是個低能的孩子。」

「聽妳這麼說,我倒是想起不知道誰說過這麼一句話,人的童年其實要到五十歲才真正結束。」

「哦?妳這句話有意思,還滿有道理的。像我那個死鬼老公,一天到晚愛吹牛,一點責任感也沒有,比個孩子還不如。我就老愛罵他,『屁王之王,沒屁頭殼暈』,我看他的童年要到死才能結束,欸,真是悲慘的童年。」

客人聽了哈哈笑起來。

「妳別笑,說真的,不成熟的大人比不成熟的孩子還難搞。不成熟的父母只會給那個造成最少負擔的孩子最多的愛,你不覺得嗎?很多大人只疼那些他們心目中認定的好孩子,不好的孩子就隨他去了。」

客人搖搖頭說:「話也不是這麼說,有些孩子實在是壞得令人咬牙切齒,做父母的也沒辦法。」

「那都是父母從小給寵壞的,怪誰?」美髮師手一甩,嗓門激動得大了起來。

正說著,美髮師的兒子走進來。

客人笑問:「這妳兒子呀,這麼大了,帥哥唷!」

「帥有什麼用,不會唸書,一天到晚只曉得上網、打電動。」

「現在的孩子都嘛這樣──」客人說。

美髮師轉頭,含笑瞅著兒子高瘦的背影,柔聲叱他一聲說:「見了人怎麼不叫,啊?叫阿姨。」

他忙著找遙控器開電視,漫不經心叫了一聲「阿姨」,連回頭正視個一眼都省了。

客人笑說,好乖!

「這孩子,一回來不先去吃飯,又看電視,一天到晚杵在電視機前面,不然就是關在房裡上網、划手機……」

客人笑說:「現在的孩子都嘛這樣──」

美髮師又轉頭喝叱兒子:「都幾點了,還不去吃飯。」

「好啦。」他不耐煩應了一句,仍坐著不動。

美髮師向客人告個罪,到裡間添飯挾菜端到兒子面前給他吃。

客人笑問:「妳就這個兒子呀?」

「還好就這一個,再多兩個不把我給磨死才怪。」

「他多大了?」

「高一了,懶得要死,什麼都不會,每件事都要我追在後面幫他打理,連吃個飯也要我操心,看以後誰家女兒上輩子沒燒好香,嫁給他做牛做馬──」

「這妳就錯了!現在年輕人不時興做牛做馬嘍,他們啊,喜歡做威做福,到時候呀,累死的是妳這個娘!」

美髮師沒仔細聽客人說話,她全付精神都擺在兒子身上,看不過兒子吃得滿桌子,正費心在給他做牛做馬。

客人搖搖頭,笑了笑,嘴裡不知咕噥一句什麼。

「蛤?」美髮師操完孩子的心,回頭笑說:「對不起,妳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沒什麼。我是說,妳真好命,兒子這麼大了,過幾年娶了媳婦,抱了孫子,就沒什麼好操心的了。」

「欸,還早呢!沒給他磨死就萬幸了,哪敢奢望等到那時候呀!」

才說呢,美髮師那寶貝兒子,眼睛忙著看電視,一隻碗啪咑掉在地上,鏗登匡啷打斷了她們的對話。美髮師噯唷一聲,跑過去,吃力的彎下臃腫的身子為兒子善後。

客人把眼睛轉回鏡子,露出一抹難測的微笑。

ALL RIGHTS RESERVED

喜歡我的創作嗎?別忘了給予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在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