徙逍
徙逍

成功就是做真心喜歡做的事而感到幸福

外婆

「聽媽說小舅請了個外傭照顧你們,怎麼沒看見?」我一進門便問外婆。

「我叫你舅舅帶回去了。你知道嗎?我差點給她悶死,還拿東西丟我呢,你說可不可惡?」外婆心有餘悸地說。

「怎麼回事?」

「就那天我叫她幫我洗被單,她笨手笨腳的,把被單洗了個大洞,我唸她幾句,她就不高興了,拿起被單往我頭上罩,想悶死我,還拿枕頭丟我,你都不知道那個女人多兇悍。」

「她聽得懂妳說什麼嗎?」

「欸呀,她怎麼懂,叫她做事還得比手劃腳咧,大概是看我的表情不耐煩吧。」

「她煮的飯菜你們吃得習慣嗎?」

「別說了,一樣菜也不會煮,教又教不會,三餐還要我煮給她吃呢,她食量又大,一餐吃得比我們三餐還多。每天就拿塊抹布,這裡抹抹,那裡抹抹,事情就算做完了。我看不是她照顧我們,是我照顧她。我都拖著老命照顧你外公了,哪裡還有氣力照顧她,乾脆叫你舅舅來帶回去自己用,我們用不起。」

外婆歎了口氣,沉默下來。

我想起去年外公外婆像皮球一樣給大舅小舅南北踢來送去的時候,他們那時候還有力氣拎著行李搭車,南來北往的找人收留。當時大舅雖然願意騰出一小間房給外公外婆住,但外公怕冷,執意不肯待在台北,又不准外婆離開他,兩老只好又提箱揹袋地回南部來,可南部的小舅媽又鬧著要離婚,除非外公外婆搬到外面住。外公外婆拉著行李無處可去,只好到我家來,媽看了直掉淚,聯同阿姨去找小舅理論,就這樣撕破了臉,到現在仍不相往來。

後來,小舅媽找人在騎樓下釘了個木板屋給外公外婆暫住,直到大舅小舅協調出一個辦法,雙方各出一筆生活費,讓他們住到這層公寓來,他們才算有了棲身之處。

「清原呀,你要記住,以後身上若是有財有產,千萬不要在死前給了兒女,先給了,他們就不要你了,懂嗎?」

「我知道,妳跟我說過好幾遍了,我會記住的。」

「欸,人老了,就沒用囉……」

外婆撐坐起來,細瘦見骨的手腳,支撐著一付駝得厲害的軀殼,她蹣跚踱進廚房,我尾隨在她身後,「外婆,中午我去買給你們吃,妳不用煮了。」

「你別亂花錢,我這兒還有昨晚的剩菜,早上又買了條魚要煮給你外公補身體。中午你留下來一起吃吧,我多炒兩道菜給你配飯,難得有人陪我們兩個老的吃飯,你就委屈一點,陪陪我們吧。」外婆呵呵笑出兩道淚水,趕緊背過身去,拿衣服擦了,「記得你小時候,還這麼小的時候……」她拿手在膝蓋上比了比,滔滔不絕地說起過往的事,我看著她老弱的背影,眼眶不禁滾熱了起來。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的創作嗎?別忘了給予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在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