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3 articlesIn total 36924 words

國家、政府和政黨

兩宋遺風

以下是關於【國家和政府、政黨的區別】及相關延伸話題的簡單描述。該比喻雖然不能完全對應,但基本能說明問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用作簡單啟蒙,以期更多人從分清楚【國家不等於政府,政府不等於政黨】開始,走上覺醒之路。

關於換美元

兩宋遺風

去年對一些朋友的回覆,小白之語,簡單易懂。

左右为难

兩宋遺風

2020年美国左右之争非常激烈時的舊文,在網上留個印記。

關於「讓領導先走」

兩宋遺風

這是2020年的小隨筆,當下不妨重看。

普京的死胡同

兩宋遺風

無論戰場結局如何,普京都沒有未來。

1

新三國演義——影子、獨裁者與保守派。

兩宋遺風

因為俄烏戰爭,反賊們又一次分裂了。。

開打了,我錯了。

兩宋遺風

也許那個大爺真的已經老糊塗了。

1

普京賺大了。

兩宋遺風

什麼叫「兵不血刃」?普大爺告訴你。

1

時代不同了

兩宋遺風

徐八子和紅黃藍有什麼不一樣嗎?

上元安康!

兩宋遺風

漫長的春節假期臨近結束,閒聊幾句最近的熱點。

未來已來,你要囤什麼?(轉自牆內,作者「天風盜」)

兩宋遺風

對天風盜的文章感興趣的朋友,可以搜索微信公眾號《天風盜》

2022年的幾個預測

兩宋遺風

新年伊始,對於海內外反賊們普遍關心的三個問題起卦預測,分別是: 一、2022年中共運勢如何?二、皇帝能否成功連任?三、2022年台海是否有戰事?以下展開論述。一、2022年,中共運勢如何?卦為坎之遁,基本結論是:「極其艱難,但尚不會滅亡。」 坎卦,一看名字就知道不是好卦。

二十大前第一個可能的爆點來臨

兩宋遺風

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國政治最大的看點就是皇帝能否連任,沒有之一。這確實是非常非常重大的事件,對於博弈的雙方,都是生死存亡之戰,沒有後退和妥協的餘地。雖然說最終結局尚未出現,但一直以來,海內外的輿論普遍認為,皇帝的連任之路會有一定程度的波折,但總體無大礙,最終他可以得償所願。

皇帝下場簡析

兩宋遺風

綜觀歷史,集權者最終的下場,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在有生之年成功地保有權力,乃至順利地傳承了權力,開創了屬於自己或家族的王朝(時代);一類則相反,在活著的時候就被反對派打敗,最終輕則失去權力,重則身死族滅。是什麼原因導致了兩類完全相反的結果?

說說俄烏邊境

兩宋遺風

近來俄烏邊境的緊張局勢,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有傳言說俄羅斯將在明年初大舉進攻烏克蘭,說的有鼻子有眼。而在我看來,這純屬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先說一個基本判斷:俄烏打不起來。要說為什麼打不起來?很簡單,當前俄羅斯的國內外局勢,根本沒理由對外開戰。

安倍喊話的背後

兩宋遺風

日本前首相安倍最近喊話皇帝不要誤判形勢,我覺得有如下看點: 一、安倍再次明確了「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美日決不會袖手旁觀」,這是實話,不是忽悠人的虛張聲勢,因為從利弊兩端,都完全說得通。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我此前已經多次說過。若台灣被中共吞併,則日韓皆有亡國之虞,美國本土也再無寧...

世界疫情在明年農曆四月應該消停了。

兩宋遺風

曙光不遠

新變種應該不烈

兩宋遺風

南非出了新的變種病毒,一時全球惶惶,各種反應隨即而來,很多人唉嘆「疫情啥時候是個頭?」 看上去各國都很重視的樣子,莫非這個新變種真的很厲害?遂起卦,問「新變種烈否?」所謂「烈」的標準,是指其致死率,而非傳播率、感染率。得本卦為《山天大蓄》,初九及六五爻變後,之卦為《巽為風》。

大局已明,無需多疑。

兩宋遺風

美國正式邀請台灣參加年底的民主峰會而沒有邀請中共,這是向全世界暗示了美國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個動作是進一步的蠶食,給國際社會帶來的示範效應,及其引發的後續效果,將非常深遠。現在的態勢已經非常明確了,什麼「白等和皇帝都對談了、關稅要取消了、美國又要勾兌、中共又可以續命」之說可以休矣。

從彭帥到高歌,一路猛進。

兩宋遺風

彭帥的事情開始持續發酵,關注範圍已經從米兔運動和體育界外溢,連聯合國都開始呼籲中國方面提供證據來證明彭帥一切安好。以她國際網壇知名運動員的身份,加之美國準備在外交層面抵制冬奧,估計此事會掀起一波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勢頭,屆時皇帝的面子要掉不少。

超毛越鄧掃江胡

兩宋遺風

他要做千古一帝

雙白會

兩宋遺風

雙白會既然已經決定要舉行,那場面上就不會太難看。不要說白等這樣的老油條政客,哪怕是總統,也不會在這樣的交談中把場面完全搞砸。雙方能直接談,本身就說明了事情的進度條在哪裡。既然場面不會難看,那如果會後雙方要對外發表些文字的話,應該也不會難看,所以反賊們不用哭天搶地、捶胸頓足,不要讓粉紅笑話。

比賽遠未結束

兩宋遺風

六中全會的決議完整全文至今尚未發布,就已經發布出來的主要內容看,皇帝似乎並沒有取得全然的勝利,他和反對派之間的態勢,最多只能說是他有一些明顯的場面優勢,但遠遠沒有轉化成勝勢。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就像足球比賽,皇帝現在是壓著對方打,圍攻對方的球門,比分可能也是1:0領先,但比賽剩餘時間尚多,他並沒有完全拿下這場比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