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克勒斯
卡里克勒斯

“因为哲学,你知道的,苏格拉底,如果你在年轻时有节制地学习哲学,那么它是一样好东西,但若你超过必要的程度继续研究它,那么它能把任何人给毁了。”

圣灵已经淋到你了

在硕士入学一年以后,我对身为慕道友的室友X说希望能够每周都记录他去教会的感想,以此形成跨度长达一、两年的灵性生活的记录。记录一个人的成长是有意义的,尽管不能保证在这过程中,他确实成长了。不过,我和他在这件事上都失败了,在说完这话的一天后,我们就都忘了这事。这并不意味着丢失了我和他的主动纪录后,他就在这事上毫无成长的证据。我毕业论文话题做的与相信相关的哲学话题,这些追求论证的、有宗教信仰的哲学家们试图用理性说服他人。当我和他分享我的论文时,他便说信仰不是这样——他好像是一位有所体会的修行者面对着扶手椅哲学家那般毫无惧色,事实证明,他就是有所体会,但他以前并没有这般坚定。

我和其他的两位室友,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从来不厌恶他的信仰,其中的原因是我们自己也曾在基督教里深刻体会到了某些东西,为一些东西而感动。X不是严肃的人,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他的信仰上开玩笑。这些玩笑没有那么冒犯,不具沉重感,轻松又愉悦。比如我经常讥讽他的信仰不坚定,在信仰上体会得太浅,因为他会因想考公务员在表面上放弃信仰。不过我们剩下的这三个人,遇见他也是很幸运的。这么想可能是因为我被一些虔敬的信徒们所“欺骗”,如果我们的室友是位严肃的信徒而不是X,我们的生活可能没那么有趣。

X属于加尔文宗。在来济南上学之前,他就与济南的教会建立了联系。他信教完全是因为他来自基督教家庭,他父母都是基督教徒——这样而来的信仰容易受到哲学家的批评,他们运用名叫“揭穿论证”的论证,认为你的信仰并非出自事实或真,而是来自环境的影响。X的家位于温州这座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城市。从信仰基督教的人数占比来看,温州的百分比是最高的。美国社会学家杨凤岗曾说他在看别人的田野笔记时,对发生在温州的一些神迹奇事有着深刻印象。X也和我们说过,他母亲信教是因为基督教能够驱鬼。在他妈妈信教的年代,被鬼上身在当地很常见。她母亲就是被鬼上身后,表现出了类似歇斯底里的状态,被基督教解救后得以皈依。

X诚实地向我们坦白他的信仰状态,尽管不知道他是否把这些信息分享给他的教友们。他用词相当严谨,对我们还有那些询问他信仰的师友们说,他还不是正式的基督教徒,只是慕道友,因为他还没有经受洗礼。在他看来,受洗需要真正相信上帝,而他还做不到这一点。成为一位基督教徒是艰难的吗?无疑是的,这不仅体现在信仰者诚实地面对自己,确实相信这是真的;并且要面临众多人的误解,在某种程度上,舍弃一些利益,比如你不能又想要入党以更便利地寻求一份好工作,又公开保持自己的信仰。显然,我们相信他所说的,因为他的生活无疑体现了这一点。教会每周有四次活动,两次读经会、一次祷告和每周天下午的聚会,这些活动会占据不少时间。他不愿意全部参与这些活动,只参加周天的集会,去的一部分原因还是他母亲会在每周这时候打电话问他去没去。他和我们说他与上帝有隔阂,虽然自己明白拥有信仰是很好的,但这似乎与他无关,尽管传道人苦口婆心地劝说这是他相关的。在教会的时候他也会装模作样地说出自己是一位罪人,但他知道这只是在口头上说说。在内心深处,他觉得自己还不错,没有做过那么多的错事。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他还有一些骄傲。他会恐惧、害怕待在教会,因为怕自己对耶稣的理解有误而被别人发现,心里有不同意其他人所说的,也不敢说出来。

转变发生在22年九月。他与先前就认识的一位传道士住了一周,观察他的生活方式,同他一起出去,晚上看着他祷告。回来后,他就和我们分享,他最近感受到上帝了。不过,他说这并不是因为这位传道士,也不是理性、论证。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原因的话,就是上帝找到了他。这带来了一系列微小、不容易发现的转变。他开始谈论起自己信仰的经验,就像他反驳我那扶手椅哲学家的态度那样,而不是像以往,只谈论宗教现象:诸如信徒的生活是什么样子。那天,他还说了更多,他说,那来自一种对死亡的恐惧、一种好像随时会被夺走脆弱的生活的恐惧。他在上帝面前弱小、卑微,承认自己的罪过,然而却可以依赖着祂,减轻那些恐惧。

我得说X这样的转变相当突然,迅速到从一个领域完全跳向另一个领域,在此之前,他还对犹豫要不要跳进去,跳进去有什么后果。现在的他会说,信靠上帝不是凭借着读经、参与活动,而是真正相信。他用一位哲学家的故事来说明自己的转变,这位哲学家在乘车的时候还在思考究竟要不要信上帝,下车就信了。我之前说这种转变微弱地几乎不被发现,因为他的生活、性格没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当他认真分享完自己的灵性生活后,就像往常看完文献一样,转而就打开了电脑玩游戏。

我的另一位自称是文化基督徒的朋友和我说,他曾经见过一位真正的基督徒。当时他在北京实习,那天正好下雨,那位真正的基督徒看着这雨,临走前和那位文化基督徒朋友说“圣灵已经淋到你了”。现在我相信X离受洗的资格不远了,他自己也这么乐观地认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