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练习声

改变从打破沉默开始,而发声需要不断练习。 我们是一群认同性别平等的青年人,希望与同路的你一起,从关照我们自身的生命体验开始,思考与讨论性别议题,练习如何创想、协作、发声,为争取性别平等的思想与实践带来新的元素。 期待你将这里看作一个「练习本」,大胆分享你的觉察,通过一次次的试错和反思,在推动性别平等的进程中,与我们一起找寻自己的位置。[email protected]

娜娜西的自白:8岁起,我被爸爸多次性侵(上篇)

娜娜西的话

大家好,我是终于和你们见面了的那个遭遇了“假边缘型性暴力”(注1)的女孩,你们可以叫我娜娜西。在日语里,它的含义是「无名」。

这篇文章的故事,既是我的故事,也是众多普通女性的故事。

在刘强东涉嫌性侵案的舆论风波后,我开始想要公开表达一些对性暴力的个人见解。那时我偶然看到「飞鱼之诗」(编者注:本文的原发布公众号平台)的文章,联系了飞鱼,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计划发布相关文章,但我食言了,没有完成。那是我第一次尝试用长篇的文字写出自己过去遇到的事,对我来说还有些困难。

后来,飞鱼向我提议以同伴间“访谈”的形式创作一篇文章,因为这种实际上更接近朋友对谈的方式地表达出自,能够帮助我更好己的想法。这是个好主意,于是我又开始了写作,并发誓要将这件事好好地写出来并发布。

我将自己从被性侵、到迷茫、到走出阴影并成长的过程与其中的想法全盘托出,希望读者能够尽量读完全文,体会我们的不易,惟愿世人能对性侵受害者多关心一点、体贴一点、爱护一点。

鉴于本事件的特殊性,我想说明一下,我欢迎提出批评性意见,但不欢迎不友善言论。你可以留下那样的言论,但可能不会得到好听的回应,也可能不会被搭理。

【创伤预警:如果你是类似事件的当事人,或具有较强的共情能力,请三思而后阅,或分次阅览。阅读过程中若感到强烈不适,请立刻停止阅读并寻求心理援助。】


幼年的那件事

飞鱼:你好,感谢你接受访谈。能和我说说你的事吗?

娜娜西:我爸从我小学开始就多次不经过许可和我发生性关系。

飞鱼:爸爸?

娜娜西:亲生的。

飞鱼:从小学开始发生过多次?

娜娜西:对,最开始是小学,不知道几年级的夏天早上,应该是在二年级和四年级之间吧。之后就很多次,直到我升高中,他和我妈离婚并跟别人再婚,我和我妈一起生活,才安全了很长时间。但是不久前还有一次性骚扰。

飞鱼:能简单说说他做了什么吗?

娜娜西:我先说小学初中的部分吧,嗯……每一次都差不多,我记忆里不太分得清。他压着我或抱着我,即使我挣脱也会被拉回去或者他跟过来,让我没法动……然后强行脱我的内裤,到处乱摸乱舔,他还要强吻我,我偏过头紧闭嘴唇咬紧牙关也不行,一有松懈他就得逞了。他用阴茎蹭我身上,在阴道口外摩擦,还要插入肛门,特别恶心。他还要我配合他,要我摸他阴茎什么的,我说不要,把手背过去压在自己身下,但他反复要求,还抓着我的手去摸。还说一些下流话。

飞鱼:当时你还有什么应对方式吗?

娜娜西:做了一些没什么用的抵抗,主要是说“不要”“我不想”、推开他、挣脱他之类的。唉……

飞鱼:没抵抗的话可能更糟糕呢。

娜娜西:是的,所以我还是抵抗了……不过还是很沮丧。我觉得很恶心,而且他会边摸边说我妈太胖了没我身材好什么的,但我妈明明只是有点丰满,不算胖,我当时也就一消瘦小女孩,最主要的是我不想这么被拿来比,这也一定是借口。因为真正影响婚姻的是我妈有能力有素质,我爸就不怎么样,他们观念冲突,还有出轨什么的,有一回我妈意外看到有个女的给我爸发暧昧信息,他说是那个女的有精神病,故意想破坏别人家庭,才到处勾搭,自己是清白的。我妈是很宽容的人,也比较“正能量”,争也争过,但不爱深究,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但我不信他。

飞鱼:为什么?

娜娜西:他连我都不放过啊,而且他应该不是恋童癖,他没有任何偏爱小孩子的意思。他那是好色不讲究对象,更不讲究尊重,只要易得就行。不管那女的是不是真有精神病,反正他肯定不会拒绝,只会当作送上门来的肥肉。他有次还喝着酒当众大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呢。

飞鱼:原来如此。他在做那些事之前向你解释过什么吗?

娜娜西:他是直接动手动脚,有时候会先动后解释。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好多次说“没事的,不会插进B里面去的”。这就是原话。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小学六年级吧,有男同学骂脏话被老师阻止了,他还坏笑着跟老师说“妈B的意思只是妈妈的baby啊,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老师觉得是什么意思啊”,老师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可是我还信了。初中时网上的陌生男人对我污言秽语时又提到这个词,我才突然懂了“B”是什么意思。

对了,我后来和男友去宁波玩,要过夜,他还叫我不要在婚前发生性行为,说因为不是处女的女生会被嫌弃,会找不到老公,我气死了,他一边在我那么小的时候性侵我,一边叫我婚前不要做爱,所以这就是他做这种龌龊事而没有插入阴道的原因吗?“膜还在”就万事大吉了?他的道德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吗?他就不管自己女儿真正的死活吗?

飞鱼:很抱歉听到这些,但这不是你的错,我想他确实属于比较糟糕的那种男人。小时候的你听到那句话后有回应他吗?

娜娜西:没什么反应吧,因为当时就是很迷茫的状态,只是微妙地有点反感,觉得这好像是不对的事,可到底怎么回事呢我还是不清楚,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虽然我听不懂,可他又说“没事”又说不会如何如何,听起来好像这不算个事,我就犹豫到底要不要抵抗,结果他就钻了空子。

他想插入我肛门时,就一直拍我的屁股,催我快点配合,还说这些话,我一直不怎么配合,他就趁我犹豫的时候强行插入。然后我就会收缩肛门,不让他进来,万一失败了也可以像排便一样又把他的阴茎排出去……他就会好像受了委屈似的说我是不听话的孩子,然后再来。反复。

飞鱼:这些可以削弱他的歹意。你尝试过跑开吗?

娜娜西:一开始有啊,但再怎么跑还是在家嘛,毕竟衣衫不整的,而且有时候我妈妈在。

电影《嘉年华》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词条

妈妈的爱护

飞鱼:你妈妈在的时候他也做这些?她知道吗?

娜娜西:嗯,我没有告诉她,因为他说不要告诉妈妈,而且我自己也感觉到这是不能见人的事……我妈和我提到过精子、卵子、生殖器那些的,还说孩子是父母爱情的结晶,但小孩和大人之间是亲情啊,所以我就觉得这好像是爸爸妈妈做的事,不是我该做的,也不是该跟我爸做的,感觉自己没能阻止这一切发生,是我的错,是我背叛了规则、背叛了她,是我丢人。

飞鱼:你妈妈有对你进行性教育是吗?有没有教你遇到侵害时不要顾虑,及时告诉家长?

娜娜西:有,但她说的是如果陌生人摸我胸部或者下体,就要赶快拒绝然后告诉他们……我不确定如果是爸爸的话我应该怎么做。我小学时我爸还帮我洗澡,或者帮我拿毛巾之类的,平时还不避讳地舔我脚,好像亲子活动一样,他笑嘻嘻的,我真的以为是爸爸和我玩呢。做那些事的时候他也用暧昧的语气说“爸爸嘛”“没关系的”,搞得我一边模模糊糊感觉不对劲,一边怀疑是不是我想错了,我当时真的很难相信这种东西。

飞鱼:嗯。

娜娜西:反正他老是以爸爸爱女儿打掩护。我年龄比较小时爸妈会和我一起睡,即使我妈在同一张床上,他还是动手动脚,只是动作幅度小一点。

飞鱼:妈妈没有发现?

娜娜西:可能吧,而且每当我妈睡中间,他就会跨到我身边来,还会开一些玩笑,比如 “左拥右抱两个美女”“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之类的。大一点后我自己睡,他也会半夜来我的房间,说担心女儿一个人不敢睡,来陪一下。没人知道我害怕的不是一个人睡,而是我爸会过来睡我……最后他会直接用手托着自己的阴茎和精液出房门,遇上我妈了就说是遗精。

飞鱼:看来他理由都想好了。

娜娜西:我觉得他不是没有考虑。他从来不脱上衣,可是会把衣服掀起来让身体直接接触然后说很舒服之类的……我后来才明白,不脱是为了在紧急情况下能快速穿好衣服。他只脱我内裤而从不脱自己的也是,因为有时候我穿裙子,方便遮盖。啊,真的好恶心。

飞鱼:其他人呢?有人发现过吗?

娜娜西:那样的场合不多,都是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突然亲一下或者摸一下。其实应该也不是没有被发现过,我记得我妈发现了的。

飞鱼:怎么回事?

娜娜西:我清楚记得的那次应该是初二或初三吧。当时他在我身后,是侧躺,背对着门。他听见动静就立刻抽出,所以我妈进来时应该没看到什么动作,但我的屁股和他的阴茎还裸露着,而且人很明显都是醒的。我没有反应也没有预判,只是感到有光和人进来了,才木木回了头,看见我妈在门口看着我们愣着。我觉得她知道了。

飞鱼:她做了什么吗?

娜娜西:不清楚。不记得是不是那次当时我妈就拉我爸去说什么了,好像是的。总之在我有点迷糊的某次,我妈把他拉到隔壁房,我听见有轻微的气流声说,哎,你不要再跟她做这些了。其实更早的时候我都怀疑我妈知道,因为有些暧昧的动作他不很避讳,鬼鬼祟祟许多年早应该被发现了才对呀……那些也可能是她也觉得父女之间的事不用想太多吧。但我妈在我面前完全不像是知情,我也不敢说这一定一定不是我的幻想。

飞鱼:可能她知道,但更想从你爸这边解决。

娜娜西:有可能,反正这事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持续了很多年,发生了不记得多少次。唉。可能当时就很沮丧了,因为发生了那么多次,每增加一次我都感觉更无力。后来我长大了,知道得多一点了,身体也长了,我想本来应该可以全部摆脱掉的……但种种原因就是使不出劲,可能让我有点自我怀疑吧。

飞鱼:怀疑什么?

娜娜西:怀疑我是不是太软弱了,连向妈妈求助都没有做到。怀疑我是不是太胆小了,没有拼尽全力地反抗、闹腾出大动静。怀疑我是不是太骚了,才吸引到连爸爸都这样对我。

其实我真的很后悔当时没有和我妈说,因为她肯定不像汤兰兰案里的那种为虎作伥的妈妈,只是她作为女性可能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关于性的暴力,尤其是发生在家庭内的,其实她还阻止了我爸的家暴,肯定不是会对暴力坐视不理的人。

飞鱼:你指的是身体暴力吗?

娜娜西:对,刚上小学的时候经常被我爸家暴,扇巴掌、用晾衣架打我、踢我,我妈出差期间他还让我写检讨贴在家门外。虽然他打完后又会说他很后悔啊心疼女儿啊什么的,但他依然很容易突然暴怒,家暴也依然会重复,那时我开始理解什么叫做鳄鱼的眼泪,尽管他还是一次次骗得我的原谅。

飞鱼:嗯,很多家暴者都会表示愧疚。

娜娜西:但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画面是我被打后跑到电话机前,想赶快向我妈求救,结果我刚拿起听筒,他就冲过来把电话一下砸在地上,那时我看到他眼睛红红的,青筋暴起,很恐怖,童年阴影。

飞鱼: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娜娜西:嗯,我妈反应很大,把他制止住了。其实我会给我妈打电话就是因为她每次都会阻止我爸打我,还会跟他据理力争,会冲他发火,不会求饶。她到现在还挺自豪这件事情,好几次跟别人说家暴如果不趁早阻止的话可能会失控,遇到家暴必须把它扼杀在摇篮里。我也特别感谢她,被我爸比较集中家暴的日子只有一年到一年半吧,后来他基本没动手了。

飞鱼:你妈妈做得非常对!

娜娜西:我觉得是因为我妈比我爸的能力更强吧……我妈那时候工资比他高,事业也比他做得好,买房是她提出的并且房贷也主要是她在还。我爸呢,在外想当老大而不成,在家也想当老大,会自以为是地说歧视女性的话,在有损“男人的尊严”的问题上特别易怒,但我妈只会看情况示弱,不会永远为他的“男人的尊严”让步,让他很有意见。我印象里他对我妈动手过几次,但每次也只敢动一两下,他打我基本也是趁我妈出门。谁知道后来他转向了性暴力。

电影《熔炉》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词条

迷茫

飞鱼:这完全就是结构性暴力呀。让我又想起了方可成那句话,只有当控制者利用了社会中已经存在的不平等,精神控制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我觉得精神控制以外的暴力应该也是这样的。你觉得呢?

娜娜西:是说包丽事件的那个吧,我也读过,感触特别深,很多人总觉得性暴力案件都是个别的、小众的,但并不是,你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绝大多数事件的发生都是存在不平等问题的,而不平等其实到处都是,只是权力还可以阻碍事情的曝光,或者在事情曝光后利用一些资源做“反转”,甚至会让当事人得不到支持而陷入自我怀疑,弄出可被用于“反转”的证据。我很后悔没有早点接触到这些,在迷茫和妥协中徘徊了那么久,还怀疑自己那么久。

飞鱼:你的迷茫和妥协也是结构性的一部分。

娜娜西:我有这个感觉。

飞鱼:如果解决方法的入口是可以轻易access的,我们也没必要说这是社会问题了。

娜娜西:对对对,其实我觉得,伤害我最深的不是当初那些未被许可的性行为本身,而是在很长的时间里感受到的对女性的恶意、对受性暴力的女性的恶意,而又很难碰到正确的方向上去,我觉得那才是主要的。

我总听到别人说那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类的话,反正他们总是说你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可没有人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做,也没有人肯拉我一把,你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变成自己反复想那件事,希望找到答案。

飞鱼:你觉得社会对女性的规训不明确吗?

娜娜西:对,就是这样!它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对你做各种教育,就算有时候它看起来是冲突的……那个短片《Be a Lady, They said》里就提到了很多,太真实了。我打个比方,有的男生找女朋友,又希望她清纯,又希望她性感,其实都是为了他自己,希望女生既“干净”,又只为他而放浪,这挺不尊重她本人的,但以前不懂,只觉得理想女人的形象好矛盾。

这些事件就更别说了,他们会怪你穿衣暴露,如果你一点都不暴露,他们就会说你看起来太柔弱,但他们平时不就是要女生柔弱吗?他们一直这么教的。我小学有次皱个眉头都被男同学笑母老虎,表妹喜欢运动还被大人笑女汉子以后没人敢娶,她才六岁。虽然加了个“玩笑”的包装,但这不还是男权思想教育吗?表妹的动画片、故事书里也有好多性别问题,我陪她看过一点,那让我很不自在。

我知道自己反复琢磨那事挺自虐的,很多人说,睡你又不会让你少块肉,搞不好你还会爽到,不明白有什么好矫情的。确实,单纯的性行为确实不会让我少块肉,可是性暴力问题根本不是这么简单吧!

《就算敏感点也无妨》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词条

飞鱼:你前面说到你会怀疑这是因为自己胆小或者轻佻,你认为这是性暴力问题的一部分吗?

娜娜西:是的。我想,我到底是他的女儿,如果我拼尽全力地反抗,闹出大动静大麻烦,他说不定会放弃,可是我没有,所以我每次都在问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这件事跨越很长时间,我后来已经长大不少,但还是没有拒绝掉,我觉得小时候没能反抗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那让我怀疑自己所有的怀疑都不真正存在,是我想多了,是我立牌坊。

飞鱼:不说性别,你那时也只是小孩子,就算后来长大了,也没有成年,生活是要依靠父母的。你有顾虑这些吗?

娜娜西:有,这本来也是应该顾虑的事,我也很清楚“顾虑”是个最让人不舒适的状态,但理论上知道不是我的问题也没能帮我摆脱这个状态、摆脱“是我的问题”的想法,我感觉想摆脱它太难了。

飞鱼:你说到你爸爸对你使用过身体暴力,还不止一次,那你的“没能拒绝”会不会是因为害怕被打?

娜娜西:这个……我不太确定,我觉得好像也不是吧?因为第一次我是真的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知道怎么办,可能也没想那么多,之后的虽然渐渐在知识上了解了这件事是什么,也还是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就,当你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既然他命令你那么做,那你可能有点倾向于听话?我自己感觉没反抗成功主要是三点,一是因为这是性侵,我又是女的,二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三是因为他长辈我晚辈。

飞鱼:影响更大的是哪一点?

娜娜西:在当时主要是第一点吧。小时候带过我的外公外婆、我妈妈都是会耐心教我的,不会随便对我发火,我也还比较听话,所以当时对长晚辈的问题还没有特别大的体会,以为只是我爸特别不讲理爱欺负人,而且我妈不还帮我怼过他吗?

一家人的问题确实让我担心,怕大人要么不管这事要么不要我了,但其实这个当时也是因为跟性有关……我在书里看到过老师帮小朋友阻止家暴,小朋友并没有被家长抛弃,但因为我感到性是和一般的家暴不一样的“丑事”,不愿意说我小小年纪就做过这种事,会被嫌弃;也怕损害我爸面子的事告诉别人会带来危险。再就是觉得难以置信,虽然事情都那样了,确实被自己爸爸性侵了,还是有点震惊在里头,让我很懵,不敢轻举妄动。

我跨不过性这个坎,很多时候我脑子里也都是那些模模糊糊的性别观念,就是什么,男人就是好色,女人没能拒绝是她的问题,这种。

飞鱼: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像这样去理解自己的“没能拒绝”?

娜娜西:因为看起来,拒绝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呀!想要,就同意,不想要,就不同意,这看起来不能更单纯了。特别是他也没有先把我揍一顿,也没有说不答应就揍我,这样我都没拒绝掉,难道不是自己的问题吗?而且我也有找到一些他无辜的证据。

飞鱼:那是什么?

娜娜西:我后来回想起了一件事。实际上在那之前,他就有更加模棱两可的行为,比如接吻。某次课外培训班的老师提醒我们,第二天是某个和家人有关的节日,记得回家对父母说“我爱你”,但那时我妈不在家,所以我只对爸爸说了。然后他的眼神变了,笑容很诡异,看着我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说这话!”然后抱住我,把舌头塞进我的嘴里。我好难受。当时我看了一眼日历,是2月14日,然后我就想,他只是误会了我的意思,而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会造成误会,是我想得不周到。不过后来这帮助我确定这件事是2003年,我翻了万年历,2003年2月15日是元宵节。

飞鱼:正常的家长会联想到男女之情?还会当真?

娜娜西:不知道……对了,还有就是我当时的睡裙很宽松,可能从袖口露出了胸,让他想多了。

飞鱼:你当时的身高足够让他从袖口看到什么吗?

娜娜西:哇,不够吧……你好像发现了盲点,哈哈,这个论据被推翻了。但是,也有可能是坐着的时候或躺着的时候看到的吧……

飞鱼:那你好像觉得积极发生性行为是轻佻,但很明显你不愿意接受这些事情,而且你当时就明确表达了拒绝,为什么还会觉得自己轻佻呢?

娜娜西:因为拒绝没有成功吧。我感觉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然后就想,万一我做得不够是因为我本来就愿意做,或者拒绝的意愿还不够强烈呢?

飞鱼:社会上确实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不过这会不会有点唯结果论?

娜娜西:也是呀,只要结果是性关系发生了,就总能说是“同意”啊什么的,这明显不合理。我当然明白不是那样的,这“同意”不是真实的,可我克制不住……我想,这是因为我从小时候就有听过一些关于性开放的负面词汇,而且在说女人时就格外有卑贱的意味,让我很害怕,我不想当卑贱的人。初中时也在网上看到一些黄色广告,总是在说什么女孩们其实骚浪贱,她们是愿意的,只是在矜持,在假装拒绝之类的。再有就是,万一是我扭曲,我对自己爸爸有爱恋呢?我觉得不是,我想说不是,可这东西真的没有办法客观地、完美地被证明,又一直被社会追问,然后我就感觉被它吞噬了,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

飞鱼:怀疑主义是没有尽头的……

娜娜西:我有找一些证据,例如据说我小时候会说幼儿园的男同学是我男朋友,而且我小学就开始更多关注男同学,所以我觉得自己是个从小便想着男男女女之事的不洁女。

飞鱼:这只是性心理发展中的一些正常表现。

娜娜西:但我就是长期以来都无法接受自己。就算我妈妈说过这种事要告诉她,就算我自己能隐约感到即使是爸爸也不应该这样对我,我还是没有办法很简单地把这些事说出来,不是吗?还有一件事,初中时,我对一个男生有好感并主动表示了,还让他妈妈知道了,结果被告状,我妈说我竟然搞到别人家长那去了,不要脸。我想开口,但什么也没说。其实我不知道她听到的是什么,但很伤心,那之后也不敢跟她倾诉这些烦恼了。

飞鱼:这真的让人心疼……

娜娜西:也许是我太小心翼翼了,我很怕再被家人否定,可她毕竟是我妈妈,心是好的,如果她没有主动找我了解,我就应该自己去找她的。我还是很后悔那时没有和她聊过。我让自己一个人了,我一个人真的没法应付那些对女性的恶意,实在是太重了。

电影《熔炉》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词条

陌生人带来的二次伤害

飞鱼:你遇到的那些对女性的恶意是什么样的?可以说出来让我们注意一下吗?

娜娜西:一个是猥亵,我好几次遇到过陌生男人的猥亵,虽然我从小就一直被教育说要防这防那,不然就不洁身自好,我当然防了,但……我想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偶然,或者只要我做得再好一点再好一点就不会遇到,但肯定说服不了啊,那么多经验摆在那里。很多时候也没有办法,因为就比如在地铁上被人用下身顶了几下,又摸了一把,你刚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开装没事了,你又没证据,再犹豫一下他可能就下车走远了;有时候你找工作人员也不一定解决问题。哪怕是这样,还有人怪我们女生?而且我在外面被那些男的猥亵时可是穿得严严实实的,我长得也不好看。想对所有受害女生说,谁要是说这要怪你,千万千万别信那些鬼话。

飞鱼:对。其实有调查说他们更容易选择那些看起来比较普通的女生。

娜娜西:是,你得让自己一看就不好惹,不然总有男人想惹你,搞得好像这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其实他们这种基本上都是惯犯,不知道骚扰过几百几千个女生了。总之,我现在在外面会尽量找个背后可以靠的位置,或者后面站不了人的位置,这样就不会有人在你背后做小动作了,虽然很多时候做不到,地铁太挤,站哪坐哪没得选。

最糟糕还是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对受害者的谴责,他们说着伤人话,却好像不以为意,不知道是真不了解这些事,还是说他们就是那种人,反正我真的觉得很可怕……如果你是个男的,完全没有被性侵过,也没有被猥亵过,那些话可能你听听就算了,不会往心里去,可是如果你是女的,你就比较容易受到恶意,然后你就对那些和性别有关的各类事情比较敏感,就又会发现到处说的都是因为女的怎样怎样不好才会遇到这种事情,而男的总是会被原谅。

飞鱼:嗯。许多男性觉得,过激的谴责是少见的极端情形,不过激的谴责是没什么了不起的,结果就麻木了。

娜娜西:比方说有一次在网友闲聊群里,有个人一直信口开河,误导别人还觉得自己知识渊博的样子,我就反驳了一些错误的点。然后他先是乱凑一些专业词汇,用莫名其妙的逻辑来不断反问我,阴阳怪气的,又问我性别,知道我是女生后又说什么“以前一直觉得你很有逻辑很有理性,没想到你是女的,不过现在我就不吃惊啦”等等等。他还把一些罪名往我身上套,说我性格阴暗,我的家人肯定因为我而生活不愉快之类的……

飞鱼:这真的很恶意。

娜娜西:我说我在家庭问题上并没有错,而且请不要转移话题,结果他连续好多个问句,全都是“真的没有?”“怎么可能没有?”“你再想想?”“你真的就一点错都没有?”之类的……最后我被一步步逼到想发飙,忍不住说了这事,又怕暴露真实情况,就没说性侵,说猥亵。我说,我爸猥亵我也是我的错?结果他说哦,原来你遇到过这种事,怪不得心理阴暗!

那一刻我觉得好绝望,这种冷血和攻击明明很不合人之常情,可是线上线下都有好多类似的情况存在,他们难道没有心吗?为什么我们要承受这些?难道被性暴力是我活该吗?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词条

飞鱼:肯定不是的。二次伤害确实很过分,不过也有很多人在声援受害者,你有没有看到过?

娜娜西:有,但恶意还是太大。就拿刚才的例子来说,我说了那之后群里常发言的女生有声援我,还说自己也遇到过,是被继父猥亵,结果那男的又说,“啊?有那么多女生被猥亵过?还是家人?真的假的?你们这几个女生好奇怪哦,还是这个群有什么特别?”我实在太反胃了,最后退群了。

对了,他是中年男,我不太明白,难道他活了一把年纪都不知道大多数女孩子都遇到过猥亵么?反正那是我第一次在网上跟人说到关于我爸的事,以后不会再说了,至少不会拿来跟男权吵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管你多惨对方都会说你的问题。

其它的也是,比如在微博上我看到一些勇敢站出来发声的姐姐,可又看到她们被人拿着放大镜拿着扳手挑毛病然后痛骂。很多女生在上面反对受害者有罪论,可是很快你就会看到有好多人回复说什么男的也是受害者,因为你们披露性暴力事件会毁了他们生活之类……我真的无法接受,我们反对受害者有罪论,难道是为了让你们把施暴者说成受害者的吗?

飞鱼:唉。那种人的立场可能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你尝试去和他们交流了就很厉害了,就算结果不理想,那也不是你的错。

娜娜西:以前我是反对删评的,觉得侵犯言论自由,又觉得歧视女性以至于见到女生被侵犯了还冷嘲热讽的不可能是多数,结果有次我看到排山倒海的仇女言论,当然也有很多温和男权,我差点要崩溃,但后来应该是博主删掉了其中一些特别不友好的评论,我那一刻真的很感谢她们删评。我不觉得声援的那些姐妹不努力,我很感谢她们,只是阻力太大了。

飞鱼:这时候你一般会怎样排遣自己的负面心情呢?

娜娜西:嗯,我有,呃……当时就是,有自残吧,现在也有一些别的更好的方式。

飞鱼:抱歉,但你真的很不容易,也很坚强。

娜娜西:嗯,我是试着用美工刀割割手腕,当然我只是想割一下而已,伤口也不大,但快愈合的时候被室友看见了,高中的,一个很积极向上的室友,她眼神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什么的,我就不敢怎么样了,到冬天才又在手上试了几次。夏天就划划腿,因为穿的长裤只要轻薄一点就不会不自然……啊,但我真的想提醒所有姐妹,不要模仿!一个是下手轻了没用,下手重了又可能引起腕部韧带受损还是什么的,一个是有可能会感染破伤风之类的,很恐怖的。然后就是像这样,被别人撞见了,别人不一定会给你好的体验,你可能会更自责的,而且就算伤口好了也可能会留痕迹,我手上那个很小的伤口到现在都还有痕迹,亲密的人会发现。

对了,我看到网上说有人是会用这些方式来引起别人注意,我想说,千万别用这种方式,受害者应该都有所察觉的,很多人是不会同情受害者的,或者只是用同情的幌子去满足自负心、猎奇心,如果你没有好运碰到理解你的人,或者负面的那边实在影响太大,结果可能更糟糕,不要去赌这种事情,只要你还留着哪怕一点点点理智,还是要用更健康的方式去求助。

飞鱼:对!你说现在你有一些更好的方式来解压,是不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娜娜西:对,其实也很简单,上网看一些视频,比如吃播什么的,我喜欢吃巧克力脆皮冰淇淋的那种,咬掉脆皮和继续咀嚼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还有刮肥皂、捏肥皂片的视频,声音脆脆的,很放松。还有看别人做手工啦,特别是有创意、能引起你好奇心那种,你只要躺在那里什么也不想,看别人用那些你也不了解的机器,走那些普通的流程,做出一个有趣的东西,就觉得挺愉快的。比如手工耿,他已经是网红了,还有一个用各种东西做刀的日本人,他真的什么都能用来做刀,比如巧克力、面包、内衣、胶带……视频里也会插入一些滑稽的小动作,挺好玩的。

飞鱼:挺好的!

娜娜西:其实怎样解压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啦,我只是想说,如果你遇到一种东西,让你感觉舒服,它又无害,那你留意一下,下次有需要时就再用它解压,也许就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解压小技巧了。不要觉得自己在那到处想办法解压很可悲啊,或者方法太无厘头了显得自己只能通过这种特别小的乐趣活下去什么的,因为其实大家都是有这种解压需求的,可能别人的解压方法比你还莫名其妙,它就是看谁更适合什么样的途径而已。


注1:娜娜西所说的「假边缘型性行为」是飞鱼提出的用语,具体的含义见

https://mp.weixin.qq.com/s/qVORuiZwtc00cT8xlc9UJg


【本篇为整篇文章的上半部分,请继续阅读下半部分】


作者:娜娜西、飞鱼

编辑:阿青、飞鱼

排版:阿青、飞鱼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娜娜西的自白:8岁起,我被爸爸多次性侵(下篇)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