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

突然了解游戏的奥,为什么我不能把写作当游戏?慢慢扩及人生。

诗歌|来吧,我们在封锁线的暗影中碰头

正如我猜测的那样,我母亲出生的世界,是一个被极度束缚的世界,是所谓“压缩”的时代。莉迪娅原本认为,只有空气和干草才能被压缩,但是后来发现——原来人也能被压缩。引自:她来自马里乌波尔 / Sie kam aus Mariupol 娜塔莎·沃丁 / Natascha Wodin祁沁雯 译


鬼火 

文/布林


如果不是这火苗

烧痛了你我的脚后跟…

我们怎会从狭小的盆景里惊醒

看到我们坐视不理的生活

像一座巨大的蜡像,一滴一滴

落着黑色的浑泪

满面疮污和血斑,让老人

和孩子,都窒息在闺房里

半饥半饱,长夜如浓烟啊…

这栋连接着无数邻里的居民楼

没有谁不被不幸传唤

我们的路一开始就是黑色的…

必须全力以赴的起跑

仍瞪着眼睛巡逻的卫士

忙着指鹿为马,来吧

我们在封锁线的暗影中碰头

看看谁能被赦免,谁能无惧火海里

生者的怒焰,逝者的沉默


最黑暗的时刻

黑塞


这是我们不理解的时刻!

它强迫我们向死亡的深渊弯倒,

把我们是所知道的安慰一笔勾销,

从我们心中把密藏的歌

连着血淋淋受伤的根一起拔掉。


可是,也正是这个时刻,它的重荷

教我们安于内心的休憩,保持沉静,

让我们成熟,变成智者和诗人。


但即使在我们下面

布莱希特


但即使在我们下面也还有

更下层

更下层下面似乎

还有

更下层,甚至

我们这些不幸者

有一天也会被别人

称为

幸运。



数字监牢 

布林


10000可以压碎人

0 也可以压碎人


旧有万里长城

今有封城清零


我们熬得住

巨大的疯狂


也躲不过

微量的理性


尤其挤在

二者中间


是个英雄也半阴半阳


化整为零终归是梦

而为梦买单的

是个无法暂停的,无理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