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2 articlesIn total 74154 words

「行政是」什么

李BOBO

传统的行政系统是让更多“没有独立想法的个体所形成的团体”更好运行的话,那么,肯定也会有更未来的行政系统去适配那些“拥有更多独立想法的个体所形成的团体”。

「政治」是什么?

李BOBO

当我们开始关心一个群体,关心如何让这个群体的存续变得更加可持续的时候,我们的尝试,也都可以被解读成在政治方面的努力。

赚钱与体验

李BOBO

我之前对赚钱的理解会有些片面,以前,我会认为每个人花出去的每笔钱都是在解决某个问题,自然的,每个人赚到的每笔钱也都是帮别人解决问题。比如司机赚钱是帮人提高交通效率的问题,医生赚钱是帮人解决病痛的问题,厨师赚钱是帮人解决果腹的问题.....

我爸妈都知道 | 区块链是什么?

李BOBO

春节的最后几天,和我爸闲聊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乍现,想到一个视频系列,名字叫做《我爸妈都知道》,第一集的内容是《区块链是什么》。

1

「春节」的意义是什么?

李BOBO

我们早已不再把“春节”理解成一个祭祖谢天的日子;同时,作为维系传统大家族的“春节”似乎也慢慢地在失去它的作用...

“文化建设”是什么?

李BOBO

当物质条件对人的影响越来越有限之后,精神文化就成了一个吸引人成为团体的非常重要的理由。

「自由而无用」有什么用?

李BOBO

「无用之用」的用处恰恰存在于“精神世界”,它为我们积累了更多的感受,知识和经验。 如果非要对这些抽象的对象进行量化,我觉得,「无用之用」的其中一个作用是在为我们积累足够数量的【概念】。

值得收藏!一篇文章看懂日本乡村生活

李BOBO

以视频和图文的方式,会从方方面面不同的角度来描述我所看到的日本乡村,既有日本乡村的氛围,也有当地的人文,以及风景,社区,个人生活。

看了国产抗日电影之后,日本人是怎么解释“靖国神社”的?

李BOBO

之前在日本的时候,和日本的朋友对“二战”这个话题有进行过讨论,其中也包括我自己个人特别感兴趣的“靖国神社”这个话题。

私域流量的应用典范!如何在Clubhouse上开一个有人气的房间?

李BOBO

这几天持续有关注Clubhouse,印象比较深的是看到一个频道开了3天3夜,真的是感叹它的生命力。然后我就有思考,什么样的房间,或者如何去经营,才会有更好的生命力,可以持续下去——我对“可持续”一直比较感兴趣,联合国不也是倡导“可持续发展计划”嘛。

日本朋友邀请我去看二战背景的电影,然后..

李BOBO

最近和日本室友宫武一起去看了一个叫做《在这世界的角落》的电影,电影的内容描述的是一个经历二战的普通日本乡村女性的普通生活. 故事非常朴实地刻画了那个年代的日常,比如劳作,务农,做家务,业余生活,去集市买东西,洗衣做饭.都是一些非常寻常的事情.但是这种寻常的生活,却因为战争的到来,逐渐被瓦解.

看了日本的农村之后,你觉得我们和他们还差多少年?

李BOBO

之前发起过一个项目,叫做《日本乡村旅居计划》,目的是让人通过旅居的方式可以更深入地和一个地方发生关联,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进行自我成长以及在地的振兴. 在北海道大学读观光创造专业的研究生火车作为第一个内测人员,上周来到了我所旅居的津和野.所以,最近的视频里可能就会出现一个新人的身...

女生远离城市,在自然里治愈生活

李BOBO

第一次知道Nori是因为听Kaku讲起自己妻子的故事: 有一次,他们两夫妇一起去山里摘野草莓。“这是狸猫的”,Nori小声地说:“这是狐狸的,那是野兔的……这是我们的”. Kaku觉得很奇怪,他以为自己老婆在开玩笑,为什么要给各种小动物分草莓?

中国小伙娶了日本老婆,隐居到日本深山过起了神仙生活

李BOBO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在北海道的深山里,kaku兴奋地拿起相机,一步一步地向前靠近……突然,那只野生棕熊似乎意识到什么,它转过头来,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冒失的陌生人……△kaku和野生棕熊近在咫尺,四目相对。“从那一刻起,我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kakuKaku是我们参与“x++...

在日本乡下种田,仿佛进入宫崎骏的动画

李BOBO

上一周,我发了一个关于在日本乡村种田的视频,结果很多朋友都很感兴趣.(详情可以点击这个超链接:《疫情期间,跑到日本乡下去种田?》) 但是那次种田其实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种田,而更像是一次生命体验,因为带我去插秧的是一位艺术家,在我看来,她把插秧作为一种认知世界的方式.

疫情结束后,去日本乡村种田吧

李BOBO

我是2020年1月底的时候来到日本的,然后因为疫情的原因就滞留在这边了,到现在已经100多天. 上一次旅居是完整地从秋天呆到冬天,这一次是从冬天呆到了夏天,最近植物都长出来了,感觉吸收了很多能量.上一次旅居的日记链接 如果说之前的旅居还属于一些对生活方式的探索的话,这一次的旅居可能真的有找到一种让自己满意的执行方案.

什么是更好的人际关系?

李BOBO

对人际关系进行思考是有一天我发现“营造人际关系”对于每个人孵化自己的项目以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言,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在这个过程中,让我比较受启发的一个概念是来自美国社会学家马克•格拉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于1974年提出的弱连接(Weak Ties)理论.

如果你不喜欢老说废话的人……

李BOBO

“朋友的朋友局”是我在探索的一种交流方式。它在尝试解决的课题是:如何让“交流”发生得更加自然,更有价值,进而产生更多的成果。为了让这个课题能够实现,我们把“发言权”理解成了一种资源,通过自由交易,可以把“发言权”转让给能作出更好发言的人。

像蜘蛛一样生活

李BOBO

蜘蛛是我小时候非常惧怕的一种生物。因为有一次在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一只蜘蛛在马桶上爬,于是这种生物从此就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出于对菊花的担忧,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使用马桶。因此,“蜘蛛”也成了我特别在意的一个形象,一开始有些害怕,后来成了一种“关注”,再后来就变成其中一个我用来描述自己的关键词。

“文科”和“理科”分别有什么用?

李BOBO

最近在一次线上朋友局的活动中,有一个从小学文科的朋友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她觉得文科不切实际,自己小时候应该多学一些理科的东西,这一段时间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软件学习的广告,让她看了之后很焦虑。恰好在场的另一个人是程序员,他的看法是:理科是工具,工具只是为了协助去解决问题,在做产品的时...

4月4日全国哀悼,几乎所有网站都变黑白了……

李BOBO

今天是2020年4月4日,全国举行新冠肺炎哀悼活动。我看了一下,中国的很多网站都变成黑白的了。比如中央政府部门的官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比如地方政府的官网: 北京市人民政府:浙江省人民政府官网: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网:比如一些著...

“新冠肺炎来了”与“狼来了”

李BOBO

早上看到一篇帖子,内容是关于中国学术有造假的前科,以至于中国产论文在发达国家学术地位不高的事情。看完之后,对比最近发达国家爆发的疫情,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段子: 第一次: 小孩子喊狼来了,一群村民跑过来,发现狼没来。第二次: 小孩子喊狼来了,一群村民跑过来,发现狼没来。

学好外语是否就能进行“跨文化交流”?

李BOBO

莉雅是「生活出一个故事」互助社群的小伙伴,最近她提了一个关于跨文化交流的问题。下面是我针对“跨文化交流”的一些思考:我觉得跨文化交流,每个人需要做的准备大致有两点: 一个是技术层面的,也就是语言,你是否有精准的语言把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传递给对方; 另外一个是观念层面的,你所传递的信息,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你的价值观是什么?

李BOBO

Anna是「生活出一个故事」社群里的朋友,这里是她关于价值观的一些提问,以及我的一些思考。Anna:你好。你的问题,我问两部分来回答,第一部分是关于我的价值观,另外一部分关于如何形成自己的价值观。1.我的价值观的形成过程我觉得自己的价值观应该算是逐渐确立了。

疫情期间,我在日本乡村体验到的人间温情。

李BOBO

在疫情爆发期间,为了远离喧嚣杂乱的环境,我早早地来到了日本乡下,呆了一个多月了。虽然呆在乡村,但是还是经常会拿起手机刷相关的新闻,心情也难免会受影响。上一周正好赶上生日,同事说送我一个生日礼物,把我带到了田边,搬出桌椅,说:这叫做“自然办公室”。

如何处理你的人际关系?

李BOBO

之前和一个日本女生相处过。和她从认识到在一起的过程,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前期是一周一封信件,然后是即时通讯,后来是语音,再后来是视频,最后是线下见面:很缓慢,但也很安心,是一种踏踏实实的关系的建立。回顾和她关系形成的过程,给了我很多的收获与启发,这让我想起一首木心的诗:《从前慢》...

欢迎加入“生活出一个故事”互助社群!

李BOBO

朋友你好,我是BOBO,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之后,今天要给你分享的是我正在营造的名为「生活出一个故事」的互助社群,希望你会喜欢。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思考“社群”。简单来说,结论就是:“社群”对每个人而言都非常重要,一方面它是你个人生活环境的组成部分,另外一方面,它也可以帮你实现想法,发展事业。

“李BOBO”的自我介绍

李BOBO

按:计划从2020年开始,每年生日都重新做一次自我的梳理,以下是今年的部分,31岁。朋友你好,我叫李胜博,大家叫我BOBO,简单合并一下,就变成了“李BOBO”。我是一名跨领域的从业者,也是一个暂时无法归类的人,在探索未知的成长过程中,涉足过诸多领域,热衷于研究如何更好地生活。

我是谁?如何对待“身份”?

李BOBO

我相信很多有国外生活经历的人都会面临过"身份认知"的困惑:思考比如"我是谁",为什么"我是华人","华人"意味着什么之类的一些问题。我之前就有一个朋友,他有过各地生活的经历,比如说在福建生活,在成都生活,然后在香港读书,德国生活。生活中他有一个非常大的困惑,就是当别人问他是哪里人...

30岁,我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什么 | 环境营造

李BOBO

从20岁到30岁这十年,我在各种各样的领域进行过探索:写作,影像,娱乐,互联网,艺术,教育,出行…… 参考:《我在做什么:x++》 这种多变的生活方式曾经让我有一个很大的困惑,就是那些看起来完全不同的领域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呢?如果它们没有关联的话,那么,我的生活其实是没有积累的,不可持续的,也是没有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