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isi
Assisi

我没有简介啊,别逼我

上海市民足不出户的日常

4月8日

我是一个爱看书的人,以前读过一本书,叫做《写出我心,普通人如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作者是Natalie Goldberg,作者鼓励大家去写作,不管用什么形式(电脑,纸笔……),于是我计划50岁出一本书。

不过事与愿违,借口各种忙,借口各种每日习惯,一直以来虽然每天写一点感悟和感谢但是始终都没有可能出一本书或者写下超过10页的完整内容。

4月1日开始,上海浦西地区开始“封城”,很多人称之为封城,实际上秉持着更严格的策略,叫做“足不出户”,用人话说就是关在家里不出门,小区里也不行(除非集体核酸或者去楼下倒垃圾)。


显然,4月1日是浦西全部地区启动封城的一个起点,但是更多上海市民其实更早以前就“封”了,我认识的不幸者中包含浦西封城开始时(4.1)已经隔离了超过5周的朋友(不幸密接,14天集中隔离,14天酒店,随后开始的居家隔离),包含3月2x日开始隔离的(到目前已经20多天),更多的是包括浦东,杨浦,闵行等地的各种10到20多天隔离的朋友们,还有就是我这类“幸运者”,随着最后一批大流开始了足不出户的日子。


今天已经是4月8日,隔离第七天,我下定决心要开始记录下这一切,作为我日常routine的一部分,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做到日更,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微信公众平台会把我封号与否,我把这份记录会保留在多个位置,留给自己一个记录,也给对一个普通足不出户的上海市民的日常有兴趣的朋友们看。基于网络审查以及各种网友的强大人肉能力,我不打算记录过多敏感和容易被抓把柄的内容。


你知道吗,当你居住的小区绿化还算充沛的话,早上的鸟叫声是非常悦耳且“热闹”的。这些天马路乃至小区里人迹罕至之后,小区里的鸟叫声似乎更大了,我的闹钟铃声是iPhone的一个鸟叫的铃声,原定于每早6点50,而实际上我每天大概6点半不到就会意识到自己醒了,因为听到了很多不同的鸟叫声,其中一些声音和我的闹铃似乎很像,这是一个哭笑不得的效果,6点半是一个很尴尬的时间,不足以早到可以到app抢菜,同时影响了我半个小时的睡眠。


抢菜大约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3月28日宣布“鸳鸯火锅封城法“之后,浦东市民有半天的”放风“时间解封买菜(有一位朋友本来已经隔离了N日,小区通知下午解封,凌晨5点以前回家……),想必大家看到很多网上抢菜乃至打架的视频。而浦西市民,有4天的时间可以囤菜,28,29日菜场的菜简直就是风卷残云,剩下就没有绿色的,后两天好一些,不过一颗西兰花从原来¥5,涨到了¥15.

第二阶段,大约是4月5日(原定官方宣布的解封日)开始的,自从解封无望之后大家普遍讨论的话题就是吃的问题,各种谣言满天飞,从4月8号到5月1号,乃至我最近听到的6月1号都有,每个足不出户都充满了恐惧,生怕饿死,生怕营养不良造成疾病,生怕老人和孩子熬不过去。

获取食材的方式主要有3种,

  1. 政府发放物资——可能来自于兄弟省市的捐赠,可能是集中采购等等。我所在区域目前收到的物资是“0”
  2. App抢购——一大早(据传5:50,也有说8:00)全家总动员登陆叮咚盒马疯狂点击“结算”,据我的经验,基本上是两种结果,一种是“运力不足”,另一种是“服务器忙”;
  3. 小区团购——这是我这些天下来感觉最靠谱的方法。有一些持有“通行证”的商家可以四处运菜,可能由于运输成本的原因,一般团购都有一个门槛,从金额到数量五花八门的计算方法。好玩的是每种物资都有一个群,蔬菜群,肉群,牛奶群……今天,我们成立了一个猫粮狗粮群。
  4. 非主流方法,包括跑腿,朋友/战友帮忙(在此感谢我的朋友“不软弱的猫”帮我父母找关系送了一些物资)等等,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如果有,应该感谢上帝的恩赐。


我不是一个爱刷手机的人,而这些天我花在群里的时间,是我往常的两倍以上,不光是各种跟团和接龙,更多的是想看看有什么“谣言”,我想很多人一样,本着希望早日解封,同时也担心为数不多的活下去的希望被截断,在最后一刻之前能够抢到最后一颗上海青,最后一板鸡蛋,最后一袋猫粮,就像3月28号浦东市民那短暂的数小时的争分夺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