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藍
灰藍

貓奴 / 文具控 / 書蠹蟲 / 可用食物收買

吃甜甜,憶舊年

(edited)
我記憶裡最早的豆花。
台中羅家手工豆花

若說起豆花這個傳統甜點,最早的印象,應該是小時候,家裡附近會有餐車來賣,用廣播器喊著:島灰~島灰~,昭告其到來。

聽到廣播,母親會讓我提個小鍋子,下樓,穿越雙線車道,餐車就停在那邊。

老闆是位灰白頭髮、皮膚黝黑的精瘦老人。豆花選項不多,冰或熱,薑湯或半薑湯或甜湯,這就是全部了。

沒有琳琅滿目的配料,唯有花生一味。也沒有五花八門的湯底,唯有薑汁一品。

滑順的豆花、綿軟的花生,以及甜甜暖暖,帶點辣的薑湯。

這是我記憶裡最早的豆花。

之後負笈北上,這碗豆花就很少有機會吃到了。

有次回家,心血來潮想到,問了妹妹,才知道已經由第二代接手。

我感到有些安心,即便以往停豆花車的地方,平房已經變成了大樓。附近有些店新開,有些店消失。

至少豆花還在。

某個週末,和室友在家看電視,忽然看到了一個關於台中手工豆花車的報導。豆花車的形狀和記憶中的很像,然而,上頭的掛牌卻不大一樣。

一時之間,我無法確定這是不是我知道的豆花。

然後,影片裡傳來那個熟悉的豆花廣播。

瞬間好想吃豆花。

據說,人會下意識尋找小時候的味道。

小時候的味道,是最具體的鄉愁。


週末返家,心心念念想著要吃豆花。按照慣例,豆花車在家附近的時間大概是上午 10 點多。

當我正在刷牙,忽然就聽到一聲豆花廣播。

趕緊換好衣服,衝下樓,豆花車卻不在我以為的位置。妹妹教我沿著路往下找,果然,拐過一個路口,便看到讓人圍著的豆花車。

在初秋的週日上午,捧著一碗熱豆花,四肢百骸都暖了起來。

本文鑄有 writing NFT,歡迎 收藏


同場加映:東森電視的訪問影片

東森電視的訪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