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假有廟

生命是一個必然,世界必然創造生命,生命必然衍化感官,感官必然涌現意識,意識必然認知世界……看吶!巨蟒又一次銜住了自己的尾巴!最小的就是最大的,繞成一圈內外混一的莫比烏斯環,我在世界裡面,世界也在我裡面,我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我。

民族主義錯在哪里?

是一個人為他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驕傲錯了嗎?還是一個人冒犯他人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錯了呢?

  答案應當是很明顯了,冒犯任何人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都是錯誤的,尤其是在以你自己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作為藉口去傷害他人的時候錯的尤爲恶劣。因為你不止褻瀆了他人的民族和文化,也玷污了你自己所認同的那一個,這一醜陋的恶行暴露在衆目之下讓所有人都對你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產生了誤解。

  試圖用貶低别人的方式來擡高自己怎麽可能獲得榮譽呢?貶低只會招致貶低,傷害只會招致傷害,恶毒只會招致恶毒。哪有什麽天然的貴賤?要想獲得他人的讚譽就得先讓自己變得可敬,慣常歧視他人的恶徒會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嗎?那麽……這個人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呢?會是一個值得尊敬的民族嗎?會是一個足夠偉大的文化嗎?

  一個優秀的民族必定有足夠的器量去欣賞其他民族的優秀之處,一個優秀的個人必定有足夠的自信去承認他人的優秀之處,你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真的足夠優秀了嗎?我真的衷心希望你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的確已優秀到了值得被所有人敬佩欽歎的程度。

  察覺到了嗎?「認同」這個詞出現的頻率很高呢。為什麽是認同而非歸屬?一個人的民族和文化歸屬應當由什麽來決定?基因嗎?那麽甲民族的家庭領養了乙民族的孩子,這個孩子該屬於哪個民族?如果領養的是不知民族歸屬的孩子呢?基因又要純綷到什麽程度纔能算是或不是一個民族?有哪一個百分點甚或千分點是特别神聖的嗎?

  你看,基因決定民族歸屬的方法並不合理呢,建立在其上的純血崇拜就愈發的不合理乃至於邪恶了。人難道是狗或馬麽?越純血越名貴?哪怕是狗或馬,純血貴種的背後又是多少近親雜交之下病變畸型的罪恶?再仔細想想,置評他人純血不純血不已經是在恶毒地冒犯他人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了嗎?

  那麽到底是什麽纔能決定一個人的民族或文化歸屬呢?既然是「一個人」的民族和文化歸屬,那除了「這個人」自己以外還有誰有權力替他做決定呢?因此一個人的民族和文化歸屬應當完全由他自己的主觀認同所決定,這份出於純綷主觀的認同具有不被冒犯的尊嚴,一個人基於這份主觀認同所產生的榮譽感只要不傷害到他人就值得被理解和尊重。

  狂熱民族主義和逆向民族主義都是錯誤乃至邪恶的,因為這兩者都冒犯乃至傷害了他人所認同的民族和文化。前者可能是出於莫名其妙的傲慢?後者也許是出於莫名其妙的自卑?無論如何,這兩個莫名其妙都錯得離譜,錯得恶毒。

  逆向民族主義依然是民族主義而且是最為病態的民族主義,狂熱民族主義同樣恶劣但至少他們對他們所認同的民族還有愛,儘管是錯誤而又失當的愛,一個人只要還有愛就不至於無藥可救;而逆向民族主義者……這些可憐人除了戕害生命的仇恨以外心裏還剩下些什麽呢?如果他們還愛着一些什麽的話,無論是什麽,願他們所愛的也愛他們,幫助他們,如果做得到的話最好能夠解救他們。

  最後,我希望人和人們,「你」、「我」、「他」和「你們」、「我們」、「他們」,能夠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平等交流,在這個無限廣闊的世界裡讓每個人都獲得最大程度的自由。祈願世界和平,這不只是一句客套的空話,因為我就在這裡,就在此時此地的這個世界,這是我的世界,當然願他和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不要對民族主義做兩件事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