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峽隨筆life
大峽隨筆life

性格是波動狀態,分不清是外向還是內向;內心小劇場多到驚人,好聽點兒是思考型,難聽點兒是庸人自擾。所以愛寫東寫西。歡迎追蹤我的粉專短篇文字:https://www.facebook.com/lifeshen0938

德弗扎克:交響詩《金紡車》你難以想像的原著劇情...

《金紡車》是根據捷克詩人卡瑞爾.艾爾本的詩集原著譜寫而成,可是奇妙的是,故事本身都帶有些血腥殘暴,讓人怵目驚心...
http://www.sheetmusicfox.com/Song/34605/The-Golden-Spinning-Wheel%2C-Op109-Dvo%3F%E1k%2C-Anton%EDn#.W6SU8-gzY2w https://www.amazon.com/Golden-Spinning-Wheel-Op-109/dp/B003RKTHQI https://www.discogs.com/The-Czech-Philharmonic-Orchestra-conducted-by-V%C3%A1clav-Neumann-Dvorak-Symphonic-Poems/release/9859115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p01ypvxz http://www.sohu.com/a/149791746_452431

我相當喜愛捷克作曲家德弗扎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的音樂,大多數的古典音樂愛好者一定都熟知他的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以及大提琴協奏曲等等名曲!

除了膾炙人口的德弗扎克名曲,我更擁有了他的序曲交響詩全集。對這一闕交響詩《金紡車》 《The Golden Spinning Wheel, Op. 109》有難以忘卻的旋律印象,也是我最愛的德弗扎克交響詩。

樂曲的歷史及原作詩集

德弗扎克在1896年著手譜寫四闕管絃樂作品《水上妖精》《日中女巫》《金紡車》《野鴿》,音樂標題指定為「管絃樂敘事詩」,是根據捷克詩人卡瑞爾.艾爾本(Karel Erben)的詩集原著譜寫而成。

艾爾本是捷克詩人,他收集的波希米亞傳奇故事正是得弗扎克所喜愛的。但奇妙的是,故事本身都帶有「血腥殘暴」,讓人怵目驚心,至於這是個甚麼樣的劇情,請看我以下說明的故事大意。

不過音樂聆聽上卻沒有這一層顧慮,我們可以想像劇情,卻不用這麼心驚膽顫。

金紡車故事大意

一位美麗的平民女子朵妮卡被國王垂青。但是朵妮卡的繼母及姊姊覬覦榮華富貴,讓姊姊代替朵妮卡前去王宮。於是繼母及姐姐將朵妮卡殘殺並分屍,更還把一些殘肢帶到宮中。

後來朵妮卡軀幹屍塊在森林中被老人發現,老人命小男孩帶著用魔法製成的金紡車到宮中,用計向那位進宮姊姊換取朵妮卡的其他部位。

之後,老人拿到了朵妮卡全部散落的肢體,就用魔法將之復活。

姊姊將金紡車獻給國王,沒想到金紡車卻發聲唱出繼母和姐姐殺害朵妮卡的過程!
於是國王急忙去森林尋找朵妮卡,與復活後的朵妮卡重逢。

殘忍的繼母及姊姊被國王以同樣的方法處死,也將她們屍體丟棄森林。

紡車:是一個古代紡織、紡紗的工具,似輪子型狀。

這個驚悚的故事,故事本身好似宮廷仇殺劇,一點兒都不童話、也不可愛,說正經也不是,也似互不大合情合理...

其實德弗扎克看上此原著,是因為要「攫取人物強烈的性格來鑄造不同的主角主題」,這是德弗扎克親自說明的。
如果是這樣的原因,的確非常符合音樂需求,事實上也非常成功。

樂曲旋律

音樂部分並不會處理得如同故事本身殘暴荒板讓人無法接受,反而各個人物的配置旋律悅耳動聽,即使在處理殺害分屍的橋段,也僅僅覺得是如同暴風雨般轉換的自然,音樂只覺得有情緒起伏,豐富且飽滿。

華納唱片樂評:
「德弗札克為這些故事所寫的音樂,只在強調音樂中的地方特色,並不想把它們寫成驚悚的黑色變態心理劇,所以,不但聽不到恐怖的驚悚效果,反而是處處洋溢著優美的波西米亞鄉間色彩。」

此段樂評摘自:https://24h.pchome.com.tw/books/prod/DNAB7E-A9007188L

樂段細節

樂曲一開始國王騎著馬到森林打獵,大提琴拉出三連音的馬蹄聲,搭配大鼓、鈸、低音管和大提琴交互節奏漸強,模仿馬的奔馳開始,法國號奏出莊嚴的國王主題,這個旋律是貫穿全交響詩的主和弦。下一段隨著代表朵妮卡的弦樂輕柔和弦奏出,極富感情。這是開始不久的音樂高潮。

國王主題朵妮卡主題是全曲最讓人感到興奮及優美的,貫穿全曲。

當然其中各個場景變換,繼母及姊姊、老人、金紡車唱出冤情等等的劇情發展,每個環節交響詩都清楚交代不同的主題旋律,這是完整文學改編的交響詩,交響詩自然完全按照劇情故事發展演進,非常戲劇化,且具有豐富的音樂性。

唯最後繼母及姊姊被國王處死的部分,交響詩並沒有交代,最後回到國王的主題,樂團樂器齊奏,愉快結束整首史詩般的交響詩,圓滿燦爛結尾。

其實我們就算完全不清楚故事的劇情,也是非常好聽的絕對音樂,德弗扎克作曲法向來就是信手一段旋律,讓人陶醉其中。

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說:「我總是能從德弗札克丟棄的字紙簍裏,撿到一堆旋律並能做成一首交響曲!」戲稱德弗扎克的波希米亞民謠旋律採集及創作能力

我們可以這樣稍微分辨:

  • 聽到進行曲般的澎拜華麗聲響,就是國王。
  • 朵妮卡主題都是小提琴獨奏。
  • 單簧管與雙簧管是紡紗主題。
  • 繼母與姊姊是大提琴與低音大提琴
  • 老人的主題是銅管樂器及定音鼓。
  • 小男孩是長笛。
  • 在中段與尾聲,可以聽到如歌愛情的主旋律,非常動人心弦。

不過一部偉大的音樂作品,其實不能完全以上述方式去一板一眼的聆聽,有時候是不一定的,內容穿插的旋律是需要我們發揮想像力去體會,這就是音樂藝術的美妙。

整闕交響詩我認為並不會輸給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帶來的感動,時而感嘆為何會有這麼美好的音樂誕生,並在我的耳間飛舞。

整闕交響詩演奏時間約25分鐘上下,這是我非常喜愛的交響詩之一。

我把我的最愛推薦給大家!

Tomas Netopil 指揮 / 義大利廣播國家交響樂團


文2018.9.20
增修2021.10.28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