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峽隨筆life
大峽隨筆life

性格是波動狀態,分不清是外向還是內向;內心小劇場多到驚人,好聽點兒是思考型,難聽點兒是庸人自擾。所以愛寫東寫西。歡迎追蹤我的粉專短篇文字:https://www.facebook.com/lifeshen0938

當兵時的「駕駛」惡夢...

(edited)
Photo by Jackson David on Unsplash


我當兵時是大隊長的「傳令兵」,處理一些大隊長的公私雜事,並接手一些隊上的雜務(譬如主副食帳)等等,想想若是企業,還能有個祕書的頭銜吧!但當兵有個「傳令」的名號也還不錯了。

當大隊長的「駕駛兵」休假,我就要代理駕駛的任務。
(那時大隊上的每一個阿兵哥,除了伙食兵之外都必須要有軍用駕照。)

上校主管的車子很風光,那時是綠色的Nissan廂型SENTRA,雖然沒有將官的福特黑色天王星來得更體面,但到任何軍方單位,衛兵都會遠遠遙望並敬禮,即使長官根本不在車內。

感覺有種長官得道、雞犬升天的爽度。
(現在覺得真是無聊,但那時還是小孩子嘛!)

駕駛魂上身的大隊長

不過載送大隊長的差事,並非輕鬆...

因為大隊長的個性非常急躁、重點是對自己的開車技術很有自信。
他受不了我開車太穩當的方式。

每當我開車,他就在後方指揮:「對對對,從這裏鑽過去、切過去、對,靠左,哎呀,你被前車切進來了,因為你速度太慢!!快按喇叭!不要讓他!快,沒車就加速啊!!」等等,幾乎每次我代理駕駛時都要被他這樣高頻率的摧殘,簡直抓狂。

他不說話的時候我更是緊張,彷彿在忍耐我的技術,忍不住快爆發的感覺。

我清楚的記得,有一次他實在看不下去,自己上來表演一段的呢!(上校主官開車載一等兵,我有沒有很厲害....)我一路上都是這樣戰戰競競、七上八下的,委屈中帶著不爽,這種感覺不但像是當兵被長官找麻煩的那種壓力,還有加上被長輩碎碎念的這種無奈,從此我就不是很愛代理駕駛了...但這種事也不是我能決定的,畢竟我在當兵啊!

每個人對待開車的態度不同

我開車的習慣一直到現在都沒變,務求平穩,偶而隨心情快慢;但那種類似開賽車的模式我一直學不會,也沒有興趣學,因為操控車子我一直認為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件事,沒有很想把技術發揮的淋漓盡致這種意圖。

我想這就是「喜歡開車」跟「不喜歡開車」兩種人的不同吧!

我遇過很多愛駕駛愛操控的朋友,他們都很認真地把駕車這個行為放入「熱血」,充滿幹勁的去操作它,這應該是把駕車注入靈魂,賦予生命的表現吧!

我想我當時的大隊長就是這樣的人,只不過對於一個沒有放入感情到車子裡的我,它不過是個機器罷了,何必這樣瘋狂呢?

我們之間認知產生差距,痛苦自然而然無法避免了....

文2017.8.16
增修2022.8.16

註:無論有無注入駕駛魂,「行車安全」絕對是首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